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今天我们事奉的路与要点

 

认识教会两面的光景

问:今天事奉主的路该如何走?要点是什么?我们在这个时代所要注意的又是什么?

答:首先我们要看见,教会在这时代的状况。对于这点,普遍有两派的看法。一派认为教会乃是进步的,在每一个时代中,都有不同真理的恢复,就如因信称义,成圣等。第二派,如达秘等弟兄们认为,教会加今乃是在荒凉的情形下。假如我们将头一世纪的教会生活,即使徒行传二章、四章的完全奉献、遵守使徒教训等光景,并以弗所书四章成全圣徒,以达到基督身体丰满的情形,与今天教会的光景比较,其间相差实在太远。有一次在英国,史百克请我到他家喝下午茶的时候,他问我对以弗所书四章的见解如何,并且问何时本章才能得到应验。按人来看,教会今天的光景与以弗所书四章相去太远了。

我们如果读保罗末后所写的书信,也可以看出当时的教会是堕落的。他在提摩太后书说,亚西亚的人都离弃我。(一15)彼得在彼得后书所描写的情形,也是一样。使徒约翰末了也说,敌基督的已经来到,要信徒儆醒察验(约壹二18,四3)。

跟随神今天的工作往前,维持身体的见证

以上两种观点都是事实。但今天神所要的,乃是得着一班人,在这二种情形下,站在神这一边,保守神的见证,与神一起来守住得胜者的见证。神在每一个时代,都有祂的工作,目的乃是要维持祂的见证。

列王纪中记载,建造所罗门的殿时,乃是没有声音的。建殿的材料,就是一切的石头、木头等,都是在山上凿成、量好的,然后送到所罗门那里。每一块石头、木头都是已经配搭好的。所以建殿时,锤子、斧头和别样铁器的声响都听不见(王上六7)。神今天在世界各地也是作同样的工作。

使徒行传是一本没有结束的书,全本圣经只有这卷书没有结束,其它各书都有结束。摩西五经、马太福音、启示录等等,都有了结,惟有使徒行传不同,其中许多问题都没有解决,没有交待。保罗后来如何、工作如何结束,使徒行传都没有记载。没有记载的原因乃是,今天圣灵还在工作。所以在今天的教会中,圣灵仍有祂的工作。

顺服权柄,接受肢体的丰富

神今天的工作,乃是恢复身体的见证;这身体的见证,不是一个道理,乃是一个实际。在这身体里,有成全圣徒的职事,也有属灵的权柄。职事与权柄之间有密切的关系。那里有职事,那里就有权柄。事实上,职事就是权柄。以弗所书四章提到身体需要有各方面的恩赐,目的乃是成全圣徒。为此,肢体若要得着成全,就需要顺服权柄。顺服权柄就是顺服头。今天姊妹蒙头乃是向着弟兄说的;但事实上,每一个人在基督面前都是蒙头的。我们没有个人的头,只有基督是头。保留个人的头,就是个人主义。在身体上讲个人主义的,乃是捣乱的人。只有基督才是头。另一面,基督又向神蒙头。我的手,我的脚离头虽远,但是要知道,它们仍是在头的指挥下。因此,顺服肢体,事实上就是顺服头。

口虽然重要,但还是需要其它肢体的帮助。假如没有眼睛和耳朵,单有口也没有用。所以,我不信个人接受启示的事。圣经里虽曾有个人直接接受主恩典的事,并个人成圣的一面,但也有我们与别肢体的关系的一面。今天我们有何不是从别人接受的?世界上最大的异端,都是来自所谓直接从主得着的启示,若个人可以得到启示,那个人作基督徒就够了,我们也就不需来聚会,并且圣经里所说的彼此、我们、他们,都可以取消了。人需要谦卑,需要领受别人所已经接受的。第一个人接受了,第二个人从他身上再接受就容易了。这就好像二十多年前,叫我遇见一个清楚得救的人很难,等到遇见一个以后,再来就不难了。对得救的真理是如此,对其他真理的看见也是一样。

作典型的基督徒,就是作身体见证的基督徒

圣经启示一个大的真理,就是神所要得着的基督徒,乃是作身体见证的基督徒,也就是一个作身体上的肢体的基督徒。今天我们需要作一个典型的基督徒。什么叫作典型的基督徒?典型的基督徒就是,人能在他身上看见一些特征的。譬如,你与长老会的人在一起,他就会告诉你,什么是神的预定,并且会告诉你,我们的得救、重生、称义等,都是由于神的预定。但如果你和一个理宗的人坐下谈,他就会告诉你,什么都是我自己作的,悔改乃是我能悔改,得救乃是我要得救,什么都在乎我,不然,连得救都是不可能的。在某一种基督徒身上你可以看见某一种的特征。

今天的基督徒并不典型,他们缺乏几个基本的特征,如变卖一切、奉献自己、悔改认罪、对得救脱离罪之能力的经历等。除此以外,一个最缺欠的特征,就是对基督身体的认识。我们需要及早引领信徒经历这些事。刚得救的人在得救的初期,你要他如何,他就如何。若是过了太久,他就会定型,那时就难对付了。所以,对于弟兄姊妹,我们需要及早向他们讲说一些真理。但是人都喜欢作好人,说好听的话,大家客客气气,以致基督徒就作得不好。今后我们都必须花工夫学习,如何作出典型的基督徒,好叫我们的下一代成为全新的基督徒。

得着并经历基督身体的实际

身体不是一个道理,乃是一个属灵的事实。一件属灵事物产生出来,如果是实在的,一定会叫人感觉得到。如罗伯斯(E. Roberts)对国度真理的释放。他数度在病中,后来认识了国度的真理。当他站起来说话时,虽然只释放十五分钟的话,但他的话里有实在的东西。以前也有许多人讲过国度的真理,但没有那个东西。今天对于身体的真理,也是一样,许多人会讲,但是没有那个实在的东西。达秘之前,也有许多人讲真理,但是没有那个实在的东西;等到达秘一出来,就不一样了。他不仅讲真理,更是把真理的那个实在的东西,摆在人面前了。

这是否说,神就受了人的限制呢?不,神若要作工,是不会受限制的。基督徒在得救那一天所得着的,乃是最多的。然而渐渐的,这些丰富就失去了。为什么?因为基督徒在他们属灵的路上,拣起了许多别的东西;并且拣起来以后,双手还抓得牢牢的,这样就没有空间去得着更多其它东西了。个人是如此,教会整体也是如此。以弗所书乃是教会得着最多的时候,以后就再也没有赶得上的了。

信徒最初所得着的,乃是地位上的得着,其后的得着,才是经历上的得着。但是,要在经历上有所得,就必须有所失;我们需要放弃手中所抓住的,才能在经历上,更多有所得。有一天,当我们离世的时候,我们就能说,所有的失都是得。故此,今天的信徒必须要作一个跟随神的工作而往前的人,不要作一个落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