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全体服事与权柄的恢复

 

敞开接受职事的供应

从前我们有许多话不能说,许多事不能作,因为大家不敞开。这次在福州有二十几位弟兄出来,我就说,现在我拿帽子去向这些人要钱也不怕。因为人交出来,地位就不同了。人需要有那种程度的敞开,才能接受那种程度的话语。

今天在同工中间的需要,首先是学习敞开。有些话我们能说,有些话不能说。这里有一个地位的问题,究竟你有没有那个地位说那种话。这里也有存心与关系的问题。你要说这话,存心对不对?你与听话之人的关系如何?关系不同,所说的话就不能一样。这些话也要在爱里说,没有爱,就不能说诚实话。

我们点头、拍肩膀、说外面的话,已有十多年了,但是许多事还是不敢说。自己不敢说,别人也不敢说。旁边的人或许不知道这难处,但自己心里早有断案,知道有些话是说不出来的、不能说的。

今日的难处乃是肢体不肯接受供应。肢体一不肯接受供应,一切的职事就停止。人有难处,不能直接接受供应,要隔离三里之外,才能接受别人的劝勉与供应。在这样的情形下说话,连边界都摸不着,就谈不上更深、更敞开的话。今天的需要,就是人要把自己放在元首的权柄底下。人若看见身体,就不会受伤或被绊倒。在弟兄姊妹中间,所需要的不是友谊、客气、手段等等,这一切在身体中都不存在。

从前我们中间并不是没有供应;然而供应虽然有,却不能出去。今后真要求神怜悯。

认识那职事与众职事

弟兄姊妹特别要认识,权柄在地方教会中的需要。罗马书十二章说到职事,以弗所书四章也说到职事。但这两处的职事有不同的讲究。以弗所书四章十二节所说的是那职事(原文),是单数的。这个职事与使徒行传六章中,使徒们专心于祷告与话语职事的职事是一样的。以弗所书的职事是那职事,是独一的,是专指话语的职事,包括该章所指的五种恩赐。罗马书十二章所提的,是许多的职事,是众数的。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分于话语的职事,只有使徒、先知等有这分职事。但每个神的儿女,都有分于罗马书十二章的众职事;在地方教会中所有弟兄姊妹都有分于这职事。每个肢体都要衡量自己,按自己所有的一分去工作。

罗马书十二章一开始便提到神的怜悯:这怜悯包括一章至十一章。一至八章提到成圣,九至十一章说到不在乎定意的、奔跑的,乃在乎发怜悯的神;十二章就说到神的怜悯。这个怜悯产生一个结果,就是奉献。奉献的目的,乃是为着职事,就是为着服事神,而不是为著作传道人。服事就是职事,职事就是服事。MinisityService原来是同一个字。这个服事就如旧约祭司的服事;他们那些在祭坛服事的,可以藉祭坛得着食物(林前13)。

这就如同厨子在厨房烧菜,自己不会把食物端出来,乃是由侍应生把菜端到你面前。这个是职事的图画。职事就是由另外一个地方把东西拿来送到你面前。本来东西你是吃不到的,但服事的把东西送来,你就吃得到了。作服事的人,一边由元首得到供应,一边把这供应送到弟兄姊妹中间。一个人的职事,乃是由神而得;他得着这职事,乃是为着服事弟兄姊妹,服事教会。弟兄姊妹在一个地方教会中一同服事,每一位都要摆上,不能由单个的职事作代表,但使徒行传六章所说的是另一回事。

得着所有一千两的

今天地方教会中的弟兄姊妹得的供应不够多,原因有两面:一面是有肉体的行为,另一面是弟兄姊妹未学好服教会权柄的功课。因为有肉体,所以负责弟兄就不敢让这些有肉体的人活动,恐怕所得的破坏多于造就。这样,就帮助那一千两的人埋掉他们的恩赐。结果他们在教会中也不赚钱,也不亏本,肉体没有来,但是一千两的也没有来。今天我们得转过来,不能再轻看一千两的,我们要得着这些一千两的。当然一千两的来,肉体也就来,但不要怕这个。

什么是教会?教会就是所有一千两的都拿出来,所有哑巴都开口。所有弟兄姊妹都说话了,所有一千两的都出来了,那就是教会。今天所需要的,不单是执事的执事(minister of ministers),乃是需要全教会。在这里不单只有话语的职事,更有其它各种的职事,一千两的千万不能叫他们埋起来。

恢复权柄,对付肉体

权柄需要恢复,权柄的恢复是为着对付肉体。所有弟兄姊妹都要起来,有些虽然只有一千两,但是仍得起来。另一面,权柄需要得着恢复;因为无论那里,只要有一千两的配搭,就必定会有肉体。肉体一来,就需要有教会的权柄;有人有肉体,就需要阻止他,要告诉他:这样说、这样笑是不对的,也是不许可的。但另一面,仍然要他非说不可。不然的话,我们定了原则,不能凭肉体说,这样许多人都停止不说了;若是这样,最后就会变作只有几个人能服事了。

在服事中必须要个个都有分,不容许一两个人是被动的。我们反对牧师制度;一个牧师是错的,十个牧师也是错的。不能只有一个人,也不能只有少数人。今天要对付一千两的;一千两的不出来不对。不能只有一班人服事,另一班人不服事。各地教会需要完全转过来。负责人、同工等,需要先有配搭,才能有力量来对付教会中的肉体,对付一切反叛的、造反的、不服的弟兄姊妹。如此才能建立教会的权柄。五年后你就知道我今日所说的话的意思。

学习凡事听令顺服

我个人的职事乃是作执事的执事(minister of ministers),是服事作执事的人的;我个人的工作很少直接作在弟兄姊妹身上。对于工作,我有许多话说,对于弟兄姊妹,我很少说话。

在教会中,人需要学习凡事都问,间就产生事奉。假如一个弟兄到教会来扫地,扫了两年,他那个人与从前还是一样的,这个弟兄可以不必再来扫了。他的扫必须到一个地步,他这个人是与从前不一样的才可以。教会不重在作事,乃重在从作事中学习作人。每一次作一件事,大家都要学习配搭,学习如何凡事问教会,不要出主张,乃要学习顺服。有职事的人要负责说,其它的要负责把主张摆在一边,大家都要学习服在元首底下。

若教会不学这功课,则教会与任何的宗派、社会团体都是一样。在教会中,一切的事都是在神的权柄之下。不是只有负责人学习发命令,弟兄姊妹更要学习听命令。负责人要学说话,也要学习不说话;说话与不说话,都是活在元首权柄下。要活出教会的生活,乃是一件要命的事。我们头一件需要作的事,不是去想,乃是去顺服。弟兄姊妹将问题放到长老中,长老也把问题带到神面前。这样,众弟兄姊妹就能通过长老们到神面前;由神那里也有权柄通到弟兄姊妹们中间。

成全、造就有钱有位者

我们要叫那些有钱、有地位的弟兄姊妹看见,教会不希罕他们来服事。谁希罕他们来作?有别人比他们作得更好。但叫他们作,乃是为要成全他们,造就他们。不但如此,在物质上,我们也要带他们看顾穷人。对有地位的弟兄姊妹,我们需要帮助他们,叫他们下来,解开钱包,好叫神能造就众人。

恢复全教会传福音

在传福音的事上,我们需要恢复教会传福音。不是登大幅广告请人来,乃是要弟兄姊妹个个去请人(路十四23);弟兄姊妹亲自请人与登广告不同。这样,整个教会就能起来服事。这样的服事乃是全体的服事;若只有少数人服事,我们还未达到神的水平。

今天的道路乃是权柄加上一千的。权柄加上一千的,一千的加上权柄,就有教会。一个教会好不好,就在乎一千的人出来多少。光有二千的、五千的还不够,假若你的工作下能产生一千的出来,你的工作就是失败的。

肉体是随着一千的走。当你自己未学会顺服时,人不顺服你不会知道,当你自己学会顺服之后,人一有不顺服,你立刻会知道。假若我们配搭得好,我们中间就有权柄。有了权柄,就能对付背叛的人、不服的人。

我们同工们一直在作,一直在劳苦,我想问问你们,感觉累不累?可能现在神要我们放手。今天的路不是一个人单独拚命去作,乃是全体作,配搭的作。教会乃是基督的水库(reser-voir),基督所有的丰富都在身体里(弗一23)。假若有一天,我们看见全教会起来传福音,这光景乃是最好看,最有功效的。

走教会事奉的路

今天很少再产生属灵大汉。前一世纪开西运动时,属灵大汉很多。那时人对圣经的认识浅。皮尔森(A. T. Pierson)上台讲道的时候,人还不知道他讲的是什么。今天人对圣经的知识进步了。今日人一上台讲道,头一句说出来,下文是怎样大家都知道了。今天好像保罗这样五千两的恩赐已经很少了。但是属灵大汉虽少,两三个一千两、二千两的加起来就可以顶得上一个保罗。今天保罗不多,我们不能等属灵大汉出现。我相信今天教会事奉、教会作工、教会传福音的时候已经到了。个人今天已经无路可走,今天是要走教会的路的时候,我们需要与神同心。我们批评公会,批评牧师一人包办制度;但是在地方教会中,我们由一个工人,加上两三个长老包办服事,代替众弟兄姊妹,这与宗派的原则是一样的。

成全、交托圣徒作工

我们今天的工作,是要成全人自己去作工,不是去替人作工。保罗产生一个提摩太,作他的徒弟,提摩太又交托与忠心的人(提后二2),忠心的人再出去,成全出更多的人。这是我们今天工作的路。

今天我们一直替别人作;这样替别人作,一直作到自己生肺病还是没有用。今天的路乃是教他们去作;只有教别人作才能成功。

一个人包办作工,就是叫弟兄姊妹都不要作。这是错的路。同工们今天的工作,乃是引导别人去作,带领别人去作,把事情分配给人去作,总要让他们去作。

一位已去世的老年弟兄,以前在海军里作事。他告诉我,在军船上开炮时,人是将炮自舱底递上炮台,给发炮的人去发,并不是发炮的人自己去拿炮。这位弟兄说,他在船上当了那么多年兵,自己从未发过一炮,一直只是帮助别人发炮。今天我们需要作的,就是这样一班的人;我们将炮带到弟兄姊妹当中去,让弟兄姊妹去发炮。

有一天我们都要过去,下一代需要起来;我们带出的下一代,不能再是三五个人起来而已,乃是全教会起来。如果有一天有一个教会,在一切事上都是全教会起来作,全教会起来传福音,全教会起来造就,那一天就是教会在这世上作了一件最新奇的事的一天。今天一切的问题都在你我身上,我们要看见每一个弟兄姊妹都在那里服事,每一个都是神的祭司。弟兄姊妹可能有肉体,但是还得让他们去作。有弟兄说,我只有那么一点,不如不拿出来算了。我们要对他们说,不能算了。今天把一千两埋掉是很容易的事。许多弟兄姊妹觉得既然这样作不对,那样作又不对,不如就索性不作了;但你必须要他们去作。这才是路。请你信我的话,在不久的日子,必定会有这样的教会出来。到那时,人要看见非拉铁非──真正的弟兄相爱。

让神在我们身上先有路

今天一切的责任都在我们身上。神必须先在我们身上有路,才能在教会中有路。神今天要在各处恢复教会当初的光景;从伊甸园经过会幕、圣殿,而得着教会,至终要引进圣城,好叫神能住在建造的城中。到那时撒但就再不能侵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