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教会的荒凉与进步

 

问:从圣经并从教会的历史来看,教会的事奉应该是如何的事奉?

答:我们先要问,教会今天有没有站在一个与从前不同的地位来事奉主?教会今天事奉主的地位与以前是不是一样?在这里有两方面绝对相反而矛盾的情形。许多人不知道,一面教会是荒凉的,另一面教会是进步的。

教会的荒凉

从使徒时代开始

从一面来说,教会在这二千年所走的路,乃是越来越贫穷;教会在神面前看,乃是完全荒凉的。我们看看今天教会的光景,有许多的罪恶、错误存留在其中。不但在今天,就是从圣经里我们看见,初期教会的光景也是荒凉的。在保罗的时期,他已经说有假牧人、假先知,和假使徒的存在。以弗所的情形似乎是进步的,但又是荒凉的。在腓立比书里,他说众人都求自己的事,没有人求耶稣基督的事(二21)。提摩太前后书是保罗临死的时候写的,在那里我们也看见教会荒凉的情形。提摩太前书说到有长老、有执事(三2-8)。但是到了提摩太后书,保罗只能把见证交托给忠心的人,在那里好像说,连长老、执事都靠不住了。在提摩太前书,他说长老需要如何如何的忠心,但是到了提摩太后书,他就不得不说,在大户人家,难免有木器瓦器(二20)。彼得后书又告诉我们,到那个时候有人卖主、不认主(二1)。教会不只在中世纪时堕落,也不只是在第四世纪就被掳到巴比伦去,甚至在使徒时代就已经荒凉了。所以审判需要从神的家开始(彼前四17)。

约翰的书信比保罗的书信晚三十多年。在那里我们看见,有人甚至不承认耶稣是基督。他们不承认基督是由肉身而来的,这些就是敌基督的来临(约壹二22,四3)。不仅如此,启示录是在主后九十年到九十五年写的。在那里提到七个教会,其中除了两个不受责备以外,其地五个都受到严厉的备(启二至三)。由以弗所的堕落,一直到老底嘉从主的口中吐出来,都是堕落的情形。以弗所的灯台被挪去,老底嘉从主的口中被吐出来。中间虽然有恢复,但是大体是荒凉的,犹大书只有一章,其中说到有人偷进教会来(4节)。

从历史看,荒凉的情形是一直下去的。从第二世纪开始,天主教,也就是大公教,大体开始形成。第二到第三世纪就开始破除了地方教会的实行。到第四世纪,康士坦丁的时候就形成了形式的教会。

在初期的教会里,人一相信就撇下世界。所有的职业都是为着教会,不是为着赚钱。圣徒凡物公用,弟兄姊妹持续聚会,并坚守使徒的教训(徒二42-46)。因为人不顾一切的相信,所以有多人不敢相信。使徒行传说有三千、五千人进到教会,却很可能有数倍于三千、五千的人是不敢相信的。许多人会说,这种信法会对名誉、地位有危险。五旬节不只带人进来,也有人出去。五旬节是人踫不得的,一碰就要人的命。

荒凉延续至今

当初的情形与今天的情形相反。我们不能活在地上,好像教会没有荒凉一样。我们不能好像该隐献祭,该隐的教训就是已经有了堕落,但却当作没有堕落一样地生活(创四3-7)。在该隐以前有亚当,神命令他要种地,要汗流满面才得糊口,这个乃是给亚当的咒诅(三19)。该隐的错不在乎他去种地受惩,该隐的错乃是他没有定罪亚当的堕落。他出去种地还感觉不错。一个人犯了罪而没有犯罪的感觉,这个就是该隐的原则。明明是在罪中,却好像还没有犯过罪一样。亚伯去看羊,神喜悦他的祭物,因为他承认堕落的存在,他认识流血的价值。该隐就相反,他以为若无其事,没有需要审判。所以今天我们活在地上,不能没有荒凉的感觉。为什么我们今天要在外面脱离宗派,与别人分开?因为教会堕落。今天有那么多的派别,许多人都是挂名的教友,在这个堕落的情形里面,我们不能没有感觉。

教会的进步

但是从另一面来看,教会这二千年来是一直在进步的。一面在外表来看,教会是荒凉的;但是在一班忠心爱主的人身上,神的恢复乃是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多的。在福州的时候,我对一班姊妹说,教会的历史就好像我们个人的历史一样。我请问你,以个人的历史来说,什么时候是我们最丰富的时候?我们一得救的时候,就得到称义、成圣、重生,我们有基督住在里面,圣灵作我们的能力。这一切在我们得救时都已经有了,虽然你不知道你已经得到这些,但是这些已经在你里面了。基督徒是什么时候变成贫穷的呢?乃是他们在日后渐渐把这一切丰富丢掉了。所以得救过了一些日子,他们就落在黑暗里、试炼里,而把这些丢掉了。又过了一些日子,因着主的怜恤,祂叫我们第二次把这些失去的得回来。再过一些时候,试炼又来,我们又堕落。主的怜恤再次临到我们,我们又复兴,又把这些失去的丰富得回来。每一次的得回来,都比以前所得到的更牢靠。等到相当的时候,这些东西就成为我们的了。雅各在他的一生里,多次起来,也多次下去。但是到他临终的时候,能够扶着杖头敬拜神。他一切失去的,统统都得回来了。他能够回到神面前,好像完全得救一样。

教父时代至路德马丁改教时

教会的历史也是一样,以弗所书的启示是最高的,但不一定是那时的教会经历最多。以弗所书的教会就好像初信的基督徒的情形。在教会的进步里,因信称义、成圣、教会的合一、传福音、十字架的真理等等是越来越清楚的,以后被恢复的比以前的清楚。我们从教父革利免(Clement)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信里面,可以看得见他们对福音还不如我们今天看得清楚,甚至奥古斯丁(Augustine)的《忏悔录》(Confession),还有肯培斯汤玛(Thomas A. Kempis)的《效法基督》所看见的真理,都没有我们今天看见的那么清楚。在他们的启示里有宝物,也有泥沙。

我们要看见,教会今天乃是在这两个矛盾中间。从外表来说,教会是越过越坏,从内里来说,她的品质越来越好。达秘(Darby)在他的书里,提到教会是荒凉的家;但是,另一面,有许多人不知道教会也是一个复兴的家。保罗以后,很少有人赶得上他的启示,他看真理看得清楚。可惜今天他去世了;假如他在的话,你可以问问他对今天的看法如何。今天一面来说,外表的教会是越来越堕落,越来越往下去;但另一面,教会内里的质量是越来越好。

所有被恢复的真理,一被恢复就不能再丢失。因信称义的真理是在试炼的火里产生的,今天绝不能再被丢弃。我问你们,再过一千年,教会会不会丢掉因信称义呢?罗马书和加拉太书都讲到因信称义。在过去二千年教会的历史里,有一千多年,这个真理丢掉了,但是今天恢复以后,就不会再被丢掉。教会在路德马丁以前一千四百多年时,就已经有加拉太书,但因信称义那个真理被丢掉了。然而今天因着路德的恢复,因信称义这个真理就不会再丢掉。以前人是在道理上争因信称义,今天因着人已经为这个流了血,多人因着因信称义的道而被火烧死,所以今天这道不会再被丢掉。教会今天所得到的是不能再摇动的,所有的真理乃是越过越牢靠的。

改教后至今天

以后神又兴起一班人,好像达秘等等。他们看见属天的异象、肉体的除去。又有Pearson Smith,恢复因信成圣。此外也有盖恩夫人,有慕勒(Mueller),看见信心,又有E. Roberts,和近代的史百克(Sparks),我们可以说教会从来没有一天好像今天那么清楚、那么丰富。

教会继续不断的恢复

全本圣经有六十六卷,只有一卷是没有结束的,就是使徒行传,它乃是有头无尾的。其它各卷都有结束、有终结。使徒行传二十八章以后还有很多故事,约翰、彼得、巴拿巴、保罗以后都去了罗马,都被审判。还有许多其它弟兄姊妹的情形,使徒行传都没有提到。为什么使徒行传是有头无尾的呢?因为今天我们还在那里继续使徒行传。福音还没有传开,主还没有再来,今天我们是继续在写使徒行传。以弗所书二章的居所,四章的各种恩赐成全圣徒,叫他们在信仰里同归于一,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在爱中建造自己,还有五章的教会要成为无瑕疵、无皱纹、无玷污、无可指责、无可批评的情形,乃是全然荣耀的。这些情形在今天还没有达到,我们还在这里继续这个教会的恢复。

我在英国的时候,史百克弟兄问我,圣经里那一章最难应验?我说最难应验的应该是以弗所书四章的成全圣徒。读了以弗所书四章,我很担心这一章没有办法实现。对别章,我有把握,但是对这一章,我还没有把握。二千年以来,以弗所书四章还没有实现。照现在这样的情形,再加二千年,恐怕还不能实现。照人看来,这样主就不能来了。不错,外面的教会是荒凉的,但是今天的问题,是有没有一班人能站在神的一边,接受神的丰富,有没有人肯出代价去得着这些丰富。

脱离卑贱的事,走恢复的道路

今天我们是站在什么地位上呢?我们今天乃是站在这两个矛盾中间。在外面我们需要学习定罪荒凉的情形,并要从他们中间出来,脱离一切堕落。为着这个缘故,我们对教会的立场要清楚,不能说这样也可以,那样也可以。我们要把贵重的器皿与卑贱的器皿分别出来。贵重的器皿不是生下来就贵重的,乃是在分别上被显为贵重的。圣经是说人若脱离卑贱的事,才能作贵重的器皿(提后二21)。贵重乃是因着分别而成为贵重。凡是不脱离卑贱、马马虎虎的人乃是卑贱的。什么是卑贱的人呢?乃是与卑贱的器皿混在一起,而没有感觉错的,就是卑贱的。这是一方面。在这同时,我们要学习进入身体里,学习作神的儿子,学习走恢复的路。神看教会是满有基督丰满身材的度量,这件事从前没有、昨天没有,但是今天有。主今天所作的比以前所作的更多。今天基督徒需要赶得上神在这个时代进步的工作。光是看见外表的荒凉还是不够,需要进一步看见主今天所作的事。主所作的事到那里停止,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神今天乃是在那里预备石头。有一天一切都预备好了,那就是圣殿完成的时候。

教会恢复的预表

在旧约里教会有两个预表:一个是会幕,一个是圣殿。讲会幕的人很多,这样的书起码一百本,但你很难买到一本是讲圣殿的。人看重会幕的预表,不看重圣殿的预表。人以为会幕和圣殿差不多,乃是重复的预表,其实这两个预表并不完全一样。会幕是暂时的,外面的;圣殿却是永久的,里面的。会幕是在旷野的,圣殿是所罗门王建造的。

会幕在旷野预表教会在地上的情形,圣殿在国度里预表教会永久在神面前的情形。如果我们看见这个光,我们对今天的光景会很清楚。神在出埃及记里已经有会幕,这个会幕随着以色列民走,后来会幕到了示罗(书十八1)。但是以色列子民出了事,犯了罪,他们中间没有王,各人按着自己眼中所爱的去行(士廿一25)。以后非利士人来了,就与他们为敌。后来有撒母耳、扫罗、大起来。在那个时候,老以利的两个儿子犯罪,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面前打了败仗,他们就想办法把约柜搬出去,约柜就是见证的柜,也就是施恩的柜。以色列人以为约柜能帮助他们,结果神没有帮助他们,约柜就离开了会幕,放在大衮庙里。神不因着约柜保护以色列人,也不要以色列人来保护约柜。约柜离开会幕以后,就没有回去,一直到所罗门建好圣殿,才被搬进圣殿里。耶利米书七章十二节说,到耶利米的时候,人还到示罗去。因着约柜离开了会幕,所以神也就离开了会幕,约柜乃是背着会幕,朝着圣殿而去的。这与今天教会的情形一样。

到了所罗门的时候,他到基遍去献祭。所罗门在基遍祷告求智慧,他所得到的智慧没有一个人比得上。圣经说,他起来就在那里献祭,他献上一千个牺牲作燔祭(王上三4)。历代志下一章三至五节告诉我们,在示罗还有铜坛,还有祭司,但是里面已经没有约柜。约柜已经背向会幕,面面圣殿而去。这是基督的见证,这也是我们的道路。我们的道路乃是随着约柜而去的,不是向着基遍,乃是向着圣殿。

今天神正在预备金银木石铜铁,有一天时候要到,所罗门就要出现,到那日人不会听见各种工作的声音,因为一切的材料都已经准备好了(王上六7)。所罗门一到,圣殿就成功了。所罗门圣殿的材料不是临时打来的,乃是预先打好的。今日虽然有声音,到那日就能配搭起来,成为圣殿。

教会的荒凉乃是事实,但是圣殿的见证二千年来是一直在柜续的:一个一个的真理被恢复,这此二恢复不能算少今天虽然有各种不同的声音,但是一件一件的材料都已经在那里了。以圣殿的建造来说,神的教会是进步的。现在材料是一件一件的预备好,到那个时候就不必临时作工了,只需要摆上作好的材料就够了。圣殿不是作成的、打成的,乃是摆上的。今天神的工作乃是要成全基督的身体,叫大家在信里面同归于一(弗四12-13)。神在历代是一直作这个工作。今天所作的比昨天作的更多、更往前。主耶稣说,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约五17)。主的工作是越作越好的,在内容上也是越来越丰富的。我们今天如果是向着恢复的路上走,就必定会看见神要在我们当中作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