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对付玛门与事奉神

 

赚钱不合基督徒的体统

今天事奉的路只有两条:不是事奉神,就是事奉玛门(太六24)。全世界的基督徒,也许有百分之八十是事奉玛门的,剩下的百分之二十里,有百分之十八也许是又事奉玛门又事奉神的。所有的基督徒中,难得找出几个是专一事奉神的。过去我们没有提到玛门的问题,一面是因为我们不忠心,另一面是因为这件事相当难讲。玛门本身就是不义(路十六9)。基督徒不但不应该用不正当的方法来赚钱,赚钱本身根本就是不正当的。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神的话是说,即使用公义的方法来赚钱也不能事奉神。一个人若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根本的问题就还没有解决。神是从一本造出万物,而钱财乃是把万有归一。神产生万物,钱财也可以买来万物。任何想要赚钱的思想就是事奉玛门。米一担是三百多万,你想去赚三百多万来买一担米,这个就是事奉玛门。你去那里赚这个钱呢?我们好意思去赚弟兄的钱么?我们可以赚外人的钱么?

比方今天国家的总统要去挣三轮车车夫的钱,这个合体统么?我们比世界上任何总统的身分都高得多。世上的总统是被选为总统的,我们却生下来就是作王的。巴不得我们今天把万物送出去,这样更合体统,更象样。

所有正当的职业都是往大自然去挖,而不是从人的身上来挖:譬如说全世界的人口有二十万万,假定每个人口袋里有一块,加起来就是二十万万块。假如我去赚钱,就是我袋里的钱多。要我袋里的钱多,肯定就要别人袋里的钱少。基督徒怎么能够把别人的钱挖到自己的口袋里呢?神的儿女这样合乎体统么?任何的赚钱乃是减轻别人的钱财,增多自己的钱财而已。我们所要作的乃是增加自然的资产。为什么我们要增加自己资产,而叫别人减少资产呢?基督徒怎么能够作这样丢脸的事呢?

拒绝纯商业的职业

圣经里面的职业都是向自然界去拿的。打鱼是拿大海里的资产,耕地是拿大地上的资产。这样的职业可以增加我的钱,而不减少别人的钱。我们可以增加自己的钱,但是不可以减少别人的钱。亚伯拉罕、以撒的牛羊加增,是神的祝福(创廿四35,廿六12-14)。但是雅各牛羊的加增是他从拉班那里赚来的(三十37-43)。亚伯拉罕的牛羊加增是对的,雅各的牛羊加多是不对的。他这样作乃是对不起拉班。今天像雅各的人很多。这个问题没有解决,我们不能事奉得好。最低限度我们不能作赚钱的工作。我们需要拒绝纯商业的工作。

以西结书二十八章讲到推罗王,这是指撒但说的。他因为贸易太多,就堕落了。贸易乃是纯商业。以西结书二十八章是最早的贸易,启示录十八章是最后的贸易;以西结书二十八章是世界贸易的起头,启示录十八章是世界贸易的结局。那里说到地上的客商,客商原文是指大商家。在那里敌基督利用巴比伦作贸易。纯商业并不是说只涉及钱财;也并不是说不要金子、银子,问题是这些钱财是怎样进来的。今天我们不能不注重钱财是怎么进来的。我可以加,但不可以叫社会少。好像把铁炼成钢,这是对社会有加增。这种的职业是可以作的。

今天我们的心思意念要受神的约束。赚钱的人看不见别的,只看见钱;他看不见鱼多少条,乃是看见钱多了多少块。纯商业给人的试探太大了,所以今后许多的事都需要有一个大翻身。

犹太人的路原来是务农、种地、看羊、工役的,但是以色列人堕落以后,被分散到各国,犹太人就变成全世界最多最大的商人。旧约里神把地分给以色列人,叫他们每个人都要在自己的地上作工。犹太人在这里学了功课,所以他们不愿意替别人作工,也不愿意别人代他们作工,他们所有的工作都是自己作。这是一个很厉害的关。这一个关最难冲过,需要神把我们的思想翻过来换过来。赚钱是错误的,我们总得从钱财里面出来。

钱财的本质、内容是不义的

路加福音十六章说到不义的管家,和不义的钱财。那里主称赞那不义管家的智慧,他用主人的钱去结交朋友。在这个比喻里有本文与教训的不同。本文由第一节到第七节,教训是从第八节开始。那里说今世之子较比光明之子更聪明。他把收条一百篓油改作五十,一百石麦子改作八十。这个乃是手续上的不义。这个当然要定罪。下面主就叫我们用不义的钱财来救人到永远里面去。这里说到钱财乃是不义的,不单手续是不义的,连钱财本身也是不义的,本文是提到手续的不义,教训是提到钱财的不义。钱财本身的本质和内容乃是不义的。在这里没有说麦子不义,也没有说油不义。首先,它是说人不义──管家是个不义的管家,在教训里就说连钱财也是不义的钱财。有人想不义的钱财既能结交朋友叫人得救,并且有一天还能送人到天上永远的帐幕里,所以就以为这里说明钱财是对的。但是我们要看见,在神面前,钱财在内容和本质上是不义的。今天我们需要为着对钱财的看法悔改。神与钱财是站在对立的地位上。我们不能让一件与神对立的事存在。我们不是事奉神,就是事奉玛门;玛门要得人的敬拜就像神要得人的敬拜一样。这一件事解决了,事奉神的事就容易解决。

这些年来,同工们对钱财可以夸口,因为他们没有带职业;然而弟兄姊妹虽然与钱接触的机会多,但请你记得,你还是一同事奉神的。我们不盼望我们当中有人一辈子作了管家,到末了没有人把他接到永存的帐幕去。

对付钱财的路

不义得来的钱财,总要归还

当以色列人从埃及出来的时候,他们拿的金银越多越好(出十二35-36)。假如今天在我们身上的钱是公义得来的,那我们可以多拿,但如果是以不义的方法拿来的总要归还。有些人钱拿到手中总不能放。从今以后,我们要保守我们基督徒的身分,我们要有一个感觉:对于钱财,我们乃是在别人的头上走过来的。他们是以钱财为性命,我们却不是这样。公义得来的钱不用还他,若是不义得来的当然要还给人。

避免不加增价值的职业

有些钱如果是站在经商的立场就可以赚,站在朋友的地位上就不可以赚。这愫的事是不能作。总而言之,我们只能在原则上解决这个问题,不能在事情的细则上解决。买空卖空是不对的,但是假如有人把货物从甲地运到乙地,这是劳力的,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在过程里需要给红包,这里就有试探。我们的职业应该尽量的走宽马路,尽量减少、避免走危险的桥。因为有可能跌下去,而且这样的跌会跌得很重。总要记得,生意人的心理乃是赚钱。赚钱的心理不一定重在需要,乃是重在得到钱财。这个并不是公义不公义的问题,乃是职业的问题。

 

问:作保险公司职业可以不可以?(大家笑一笑,没有回答。)

答:今天我们职业还是作得安全一点好,在职业上跌下去还是不上算。如果我要找地方去住,我绝对不会到西伯利亚边界去住,这样不上算,在边界上一炮可能就先打到你。要上算还是搬离边界远一点好。

我们要事奉神,就不要留在边界上。这些问题提出一千条也不能解决问题。稳当的方法是搬远一点。今天主要的问题是,职业不应该是数字加增,乃是价值加增。凡是有服务性质的,比纯买卖性质的价值会高一点。我们基督徒的职业要维持那最高的水平,我们要研究怎么样来的钱才是最高的。作木器店与作木匠不一样,作木匠是加工,从大自然拿出一些东西来;作木器店是卖木器,其中还有买卖的性质。在职业上,我们总是应该站在稳当的一边,比较上算。

保罗很可能自己没有工夫去卖帐棚,他也许叫马可替他去卖。这样马可就成为他的中间人。这样的买卖还能说得过去。我和三五个弟兄在一起,大家作生产,其中一个把生产的拿去卖,这与一个人把东西买进卖出大大不同。所以在这里就有配搭的需要。

改换危险和有试探性的职业

对于危险、有试探性的职业,我们需要改变。有些改变是需要时间的,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改变得来。但是无论如何,从人家口袋里把钱拿来,总是不好的。我们对职业的问题需要基本的解决。职业是应该增加价值,要因着我的职业,世界多了一些东西。但是买卖的性质是钱增加了,货并没有增加。如果你只增加你的资产,而不增加东西,这是对的。我们取之于社会而不还社会,这是说不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