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全体事奉

 

神的救恩和要求起初与今天相同

我相信神今天要作大事,并且神也已经替我们作了大事。神给我们大的救恩,彻底的救恩。在头一个世纪神拯救人,今天也是一样拯救人。在头一个世纪,神拯救人到什么地步,今天祂也拯救人到那一个地步。神不能因着二千年的历史,就把福音改变。福音的结果,福音的要求,并没有变。我们不要以为,头一世纪的人跟随主需付出重大的代价,今天的人就不需要付代价。今天跟随主的人,像头一世纪的人一样,需要付出代价。当日人要撇下一切,今天这个要求未曾改变过。灯放在斗底下,固然与放在灯台上不一样,但是灯的本身并没有改变。

在过去二千年中,福音没有改变。当教会头一天产生出来的时候,神看这个新造乃是好的,就好像在创世记里,神在六日内造好万物以后,看着一切是好的一样。但是过些时候,这个情形就改变了。虽然以后情形改变了。但原先那日美好的光景,却仍是一样。五旬节时,教会头一天的美丽,与夏娃头一天被造时的美丽,是一样的。但是教会却渐渐改变了,由以弗所渐渐变成撒狄。在路德马丁的时候,神开始一步一步走恢复的道路。在过去这四百年中,每五十年神就作一次恢复的工作。最近一百年神作恢复的工作特别的厉害。好像在最近这几十年,恢复已将近达到极点。今天教会所得到的乃是最丰富的。

我们相信今天神所要恢复的,乃是最难的点。我们所最挂虑的,就是以弗所书四章。好像我们读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时,我们并不挂心这话会不会不兑现;我们不怕,也不担心。如果有人说,一个人信了,但没有永生,那怎么办?信了,却没有下文,那怎么办?我对这个并不担心。我读过新约二百次以上,对别的经文并不担心,就是启示录也读过好几百次,我也不担心。但我替以弗所书四章担心,我恐怕这段圣经不能实现。

以弗所书四章说,那职事的工作,目的是叫我们在信仰上合一(12-13节)。教会乃是基督的身体,教会是在爱里把自己建造起来。对于新天新地、火湖等这些东西,我们不担心,但是我睡在床上时,常常惧怕以弗所书不能应验。我读经、祷告,但还是没有把握,以弗所书四章的情形能在今天的教会中应验。今天神的儿女当中混乱不堪,分门别类,什么时候才能合一?今天各种各样的职事,复杂得很,如何能够恢复这一章呢?

然而弟兄姊妹们,我们相信总有一天神的恢复要到一个地步,以弗所书四章一定会实现。神今天在各处作恢复的工作,神在祂恢复的工作中,末了的恢复也许就是身体的见证。神今天的带领乃是叫我们看见当初,回到当初的光景。

教会乃是建造在全体的祭司职分上

在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和罗马书十二章我们看见,在神的安排或计划里,并没有一个牧师代替全体事奉的事;也没有一班弟兄姊妹是服事的,另一班弟兄姊妹是被服事的。在圣经里,我们所看见的乃是全体都是祭司,全教会都是祭司(彼前二9)。神的意思乃是,全以色列人都成为祭司的国(出十九6);但事实上作祭司的人不多。今天各地的教会有一点进步,弟兄姊妹有自由可以祷告、唱歌、讲道、负责。但我们要注意,这个仍然不是教会。教会乃是建造在全体的祭司职分上;教会不是建造在少数的弟兄姊妹身上。祭司的体系一不普遍,我们就看见罗马天主教,一普遍就是教会。我们要看见,事奉神不是三五个人,或者三五十个人的问题。今天事奉神,要与以前完全不同,今天乃是要所有的人都事奉。

这一次我们在福州谈到:很奇怪的,在过去一百年当中,神兴起许多属灵大汉,他们都出人头地。从一八二○年到今天,有许多属灵大汉产生,这是前所未见的。但今天在我们当中很少看见属灵大汉,似乎大汉已经不再存在。今天我们看见传福音的工作,不是靠着所谓的大布道家;今天好像腓尼、史坦利(Charles Stanley)这样的大汉不容易找到了,好像神今天的路跟以前不一样。今天乃是教会事奉,不是执事事奉;不是个人的福音,乃是教会的福音。以前传福音需要一个有名、会讲道的在那里传,并且还要作广告;但是今天乃是教会配搭传福音。

我们以福州为例。这次弟兄们传福音,在台上有弟兄传讲,但是没有作广告,也没有出名的讲员。一个得救二、三年的弟兄在那里传,其它每个弟兄姊妹都去带人。有二十到五十个弟兄姊妹,就能够带来四五百人,有四五百人,就能带来几千人。站讲台的人还没有起来,已经有两三百人得救。带朋友来的弟兄姊妹,知道旁边的听众得救了没有。台上的人或者可以受欺骗,但是带人的弟兄姊妹知道听者的脾气,他们能够说,这个人站起来是真的,那个人站起来是假的。聚会以后,他们去帮助这些福音朋友更清楚福音,替他们写名字、带路,并且去看望那些表示信主的。

这一次在福州,一个月以内,就有差不多一千人得救。今天有些人反对,所以我们作得还不够好。我相信如果没有打岔的话,不久整个福州可以被我们打下来。今天教会不是某几个特别的弟兄姊妹起来传福音,乃是全教会传福音。

关于造就,我们也需要身体来作。以前得救的人一多,就成为难处;今天人得救了,就需要被造就。这种造就乃是属灵的教育。信徒有受教育与没有受教育,有很大的不同。在福州有二十几位弟兄姊妹,特别作照顾初信者的工作。我们把每一条街都分好了,那一段是属于那一个弟兄负责的,我们都有指定。整个福州市分成五区,让各个弟兄姊妹去负责。年长的弟兄姊妹不能走动的,可以私下点点人数,有缺人的时候,就交给看望的弟兄姊妹。这些看望的弟兄姊妹就去找他们,为他们补课。你没有来聚会,我就到你家去对你讲。有人也许就说,这样作太麻烦弟兄,要他们来,倒不如我们去好了。虽然我们不能说这些初信的人进步到那个地步,但是可以说比老羊进步得多了。这就是教会在爱里建造自己,或者造就自己(弗四16)。

所以问题是我们要看见什么是教会。不是三五个人的事奉就是教会,只有全体弟兄姊妹都服事才是教会。可能这里有一班弟兄姊妹,捐钱请一个牧师来,拜托他替大家服事,其它弟兄姊妹还是个个彼此相爱。或者你说这里的分别很小,但是我说这里大有分别。身体作工和个人作工不一样;一个执事作工,与每一个弟兄姊妹都作工也不一样。

全体事奉的路

所有一千的都拿出来

以前我们也有初信的弟兄姊妹热心要事奉,然而人热心一来,肉体也跟着来。肉体一挡住,事奉也被挡住了。假如给这样的人事奉,教会就乱了;不给他事奉,教会就静了。你要他肉体静下来,他的灵也静下来了。所以这就难为了同工,这叫我们过去一直找不出路来。为这缘故,教会需要恢复权柄。一面每个人都要把他的一千两拿出来,一面需要教会运用权柄来对付肉体。

今天人总是要求保罗的五千出来;但是要等一百年,神才赐给我们一个大的恩赐、大的执事,等几十年神才赐给我们一个教师。今天的路乃在于全体事奉。一千虽然算不得什么,几个一千加起来就是五千。一个蒙恩的人最少有一千,没有一个人在一千以下。在教会里找不到没有一千的人,除非这个人把他的一千埋掉了。今天教会的建造,乃在于一千的人有没有被建造进去。假如有五千的起来,我们感谢神。在工作的功用、结果方面,大的恩赐配搭起来固然很好,有五千、二千的人帮助,当然不错。但是今天我们所需要的,乃是一千的人能拿出来。对付肉体的方法,乃是靠着权柄;但是一千的总要拿出来。如此教会就有路,就有工作。

恢复教会的权柄,以对付肉体

在服事上,一面,弟兄姊妹都要学习听话,学习接受十字架。圣灵一作工,十字架就能在人心里产生功效。另一面,教会的权柄需要恢复,来对付肉体,对付那些不接受十字架的人。今天教会的工作要恢复,就必须一千的先被恢复;教会的工作要恢复,也必须教会的权柄被恢复。单单一千的被恢复不够,单单教会的权柄被恢复也不够。如果所有的一千都起来,我们很容易就把中国打下来。谁能够经得起几百个一千的人全体动起来呢?若神在我们当中作这个工作,人的得救就是前所未见的。

同时,弟兄姊妹需要学习听话;若不听话,教会就会大乱。幼稚的、初信的弟兄姊妹自然有许多事情是不知道的,那些前进的、长进的年长弟兄姊妹,就需要劝他们听话。我们人是何等的小,照着我们的天性,如果我高兴的话,我就作;不高兴的话,就去睡觉。但是今天在身体里,高兴也得作,不高兴也得作,就是我们流泪、受委屈,也要作。

同工们、负责弟兄们,我们向神需要有领受,不要漏掉任何一个过去。我们不能作工到一个地步,连人真信假信都不知道。人受浸以后,三、五个月不见人也不管。我们乃是看守弟兄姊妹的人,不看守弟兄的就是杀害弟兄的(创四8-9)。

个个交出来,个个作工,个个服权柄

若是这样,五旬节的教会很快就会出现。弟兄姊妹个个都交出来,个个都学习、都作工,都把财物摆上,都听话,这样就有配搭。我们盼望在全国,不光是在一个地方、两个地方,能有这样的情形出现。

在抗战时期,我们当中的同工有四百多位,假如那个时候财物的供应构得上,就可以增加到一千位。无论是在东部,在西部,差不多都是我们的弟兄姊妹在那里作工。在浙江就有九十多个同工,在福建一省,神到处都祝福。

愚昧的人乃是看着手里有多少,却不看大地的人。今天我们要把我们的眼睛放开,在中国今天有近千个地方教会,但是这不算什么,我们需要有数万个地方教会。

所有弟兄姊妹都需要训练

所有在教会里的弟兄姊妹都需要训练。今天我们需要的不是神学,乃是需要在神的事上受教育。地方教会还年轻的时候,弟兄姊妹没有出路,假如地方教会强、丰富,教会里就有许多的工作可以作。到那个时候,就是所有的青年弟兄姊妹都来作,都不够人手。

移民

弟兄姊妹受训练以后,就可以被差派出去。使徒是应该住在耶路撒冷的。许多人读了圣经,以为是十二个门徒由耶路撒冷一直走到地极。如果是这样的话,十二个人那里能够跑遍全地。圣经给我们看见,十二个使徒乃是留在耶路撒冷。撒玛利亚乃是腓利去的(徒八5)。彼得去撒玛利亚是临时的,他住在撒玛利亚是错的。福音的工作乃是接力的,不是一个人跑完的。今天同工应该留在自己的耶路撒冷,得人以后就送出去。人如果不送出去,打击就要来,难处就要来。福音要出去,就需要移民。使徒们需要留在耶路撒冷作工;众弟兄姊妹也需要受教会的训练。同时教会需要顾到贫穷的人、不信的人、初信的人,学习如何应付他们,得着他们,把他们造就好了以后,就把他们差派出去。这样的配搭就有效,这种配搭要扩展到各地。不只使徒传福音,更需要众弟兄姊妹都传福音。腓利没有被特选作传福音的,司提反也没有被特选作殉道的。我们是以为,特别的弟兄姊妹才可以作特别的工。然而,腓利是管伙食的人当中的一个(六5)。我们要知道,撒玛利亚乃是被一个管伙食的人打下来的。配搭必须要求全体都奉献,全体都拿出来。

或者有许多人会说,我没有口才,不知道如何传福音。今天你需要学。你传得好,你需要传;你传得不好,也需要传。也许头一次罪人不得救,第二次他就要得救。

在职的摆上财物

今天谁要作礼拜,谁要听道,就请他去作教友。在教会里每一个都要摆上。对于在职业里的弟兄姊妹,我们要说,今后你不是为着钱财在职。如果人的财物不摆上,他的奉献是来无踪去无影;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收回他的奉献。圣经是说,门徒们把一切都摆在使徒的脚前(徒四34)。

所有奥秘的事都要成为实际并实行的

今天所有奥秘的事,都要变成实行的事。譬如:基督说,要谦卑,要爱人。这些好不好呢?好,但是主的话不停在那里,祂要我们彼此洗脚(约十三14-17)。今天没有人承认自己是骄傲的,没有人挂起牌子来说,自己是谦卑的。但是谦卑不谦卑,要看你有没有彼此洗脚。所有奥秘的事要变成实际的,才能牢靠。

雅各书说,我们当中如果有贫穷的弟兄,你的心爱他,但你不能光举起手来说,愿神祝福你,愿你穿得好,吃得饱(二15-16)。奥秘的爱是永远的,但是对实际没有用,你倒不如给这个贫穷的弟兄一口饭吃。

假如某弟兄得罪我,我就要赦免他;但是这个赦免如果是奥秘的,我赦免五十次、一百次,人还没有看见。这种赦免必须变成实际的对付。

抵挡撒但也是一样。你在里面抵挡撒但,有没有果效自己还不知道;但是你如果说出几句话来,就可以抵挡撒但了。

受浸也是一样。人信了主就需要受浸(可十六16)。可能有人认为一信就受浸太快。错了!心里相信是看不见的,你必须有看得见的受浸,才能把事情变得牢靠。心里相信乃是奥秘的,身体受浸才是实际的。

奉献也是一样。奥秘的奉献不牢靠。许多奉献只停在奥秘的奉献里。人对主说,我愿意奉献一切,但路加福音给我们看见,撒该的奉献乃是实际的。他把他的财物摆上(路十九8)。主给他的命令也是实际的。一百年来,教会有许多奥秘的奉献,但使徒时代的奉献乃是实际的奉献。在那个时候,人一下交出来,所有的事就都解决了。每一个弟兄姊妹都该把自己交出来,服在教会的权柄之下,与别的弟兄姊妹有配搭。李弟兄说得对,教会向前的时候,财物赶不上,乃是弟兄姊妹的错;反过来说,如果财物赶上,福音赶不上,那就是同工的错。在属灵上事奉的弟兄姊妹需要配搭,在职业上服事的弟兄姊妹也需要配搭。有姊妹想要奉献,我拒绝收她的东西,因为她人不来。哥林多后书说,神是先接纳你们,以后才接纳你们的(十二14)。人来了,财物与时间才一起来。

主所要的乃是绝对的人

我们今天所讲的配搭,对同工来说,简直是要他们的命;对弟兄姊妹来说,也是一样。所有弟兄姊妹都要以主为中心,一切为着福音、事奉摆上。我们不认为作基督徒是我们的副业。英文有有句话说,professing Christian,但我们应该作professinal Christian,意思就是,我们要以基督为我们的职业。所有在事业里的弟兄姊妹,都要把所有的时间并一切摆上。主的要求乃是我们为着爱祂而舍己(太十37-39)。头一世纪主的要求如何,今天也是一样。在主的话里,没有一半一半的人,只有绝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