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脱离玛门,职事与权柄

 

脱离玛门,事奉神

圣经把玛门的地位放得相当高,玛门是与神对立的。今天在世界上的人被玛门得着的,多过被神得着的。或者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是被玛门得着的,剩下的百分之二十里,可能有百分之十八至十九的人,是既事奉神又事奉玛门的。一百个人当中很难找到一个是真正事奉神的。玛门得着人的灵魂比神得着人的灵魂还要多。

脱离玛门是事奉神的基本条件

这次我们原没有意思提到玛门。本来我们是要看见身体生活,后来因着这个问题,我们连带摸到二个难处,第一就是个人主义,第二就是玛门。个人主义拦阻人事奉神,玛门也拦阻人事奉神。人一事奉玛门,不单单以团体来说不能事奉神,就个人来说,也不能事奉神。我们可以说,脱离玛门乃是事奉神最起码、最基本的条件。人非脱离玛门,就不能事奉神。

钱财是撒但统一万有的凭借

万物乃是神创造出来的,神乃是独一的源头,祂在一切万物之上(陡十七24-25)。人看见万有就敬拜神。今天人的思想创造出无神主义,那是错误的。诸天一切都是引人去认识神(罗一20)。万物乃是多种、复杂的,撒但却想要将万物统一、归一。不同的东西没有办法相加。比方,一张椅子和一张桌子,没有办法加起来。一个大人加一个小孩,加一担行李,加一条金子,加一块地,这是什么?但是如果把这些都化作钱,就可以把他们统计起来。假若万物不能归一,作生意的弟兄姊妹如何能够作数?有那么多的单位,如何能算呢?只有用钱才可以算出万有。有了钱,地皮就不是地皮,乃是钱财,米就不是米,乃是钱财。万有加起来就是那么多的钱财。算到末了,启示录十八章十三节告诉我们,连人口也是以钱财算的。人将时间卖给别人,就是把人口出卖了。譬如,我们请小工,预先跟他们算定,八小时要付多少钱,这就是用钱买人口。钱能够买人口,钱也能够买万物。神创造大地,人却把它割成一块一块;每一块以钱作单位。如果人能拿到月亮上的地,也会把它当作钱来卖。甚至到一个地步,连飞机飞过我的地土上空,也要付钱。或者今天人以为这是很平常的,但是在我们来看,由圣经来看,这是很奇妙的一件事。神从头一天到第六天造出万有,你能算得出这万有值多少钱么?在那里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都有。今天撒但却把它简化,总结成为钱财。所以钱财就被称为通货。

撒但藉钱财夺取人的敬拜

另一面,钱财也拉住万有。神在这一头,藉着创造产生万有;撒但在另一头,把万有娈成钱财,以统一万有。人有钱就可以买一切;他可以买黄金,甚至整个上海、整个中国都可以买下来。没有一件东西是钱买不到的。玛门乃是与神相对的,这就是为什么圣经不光说,贪财是万恶之根(提前六10),也把贪财与拜偶像摆在一起(弗五5;西三5)。贪财就是唯一的偶像,因为拜钱财不是拜钱财本身,乃是拜钱财后面之神的造物。因着人要货,所以人才要通货来买货。这个说明人要神的事物,而不要神。这就是为什么人若不事奉神,就是事奉玛门(太六24)。有心爱玛门的人,永远不能爱神。

人非脱离钱财的捆绑,不能事奉神

神之物从神而来,乃是恩典。这些从神来的造物是不卖的。太阳光没有可度量的,也不需要收费,但是电光就需要收费。人要从撒但得到什么,都要去买才能得到。连浪子吃的豆荚,也需要付上代价,才买得到(路十五15-16)。一个真正要事奉神的人,非要从钱财里面出来不可。你的思想一转向钱财,你就不能事奉神。人由钱财这一面来看万有是错的,应该由神那一面来看万有才是对的。

职事与权柄

另外一点我们需要看见的,就是职事与权柄的关系。眼睛有眼睛的职事,它是管理看的功能,全身所有的肢体要看见,就需要倚靠眼睛的职事。配搭的意思就是我有的给别人,别人有的也给我。配搭首要的条件,就是接受自己的限制,承认自己乃是一个肢体,不是一个身体。如果你是全才,你是整个身体,你就不需要配搭;但是你只是一个肢体,你就不能以为你有一切。一千的人不能装阔,纵使眼睛重要,但是它不能代替耳朵。看颜色只能用眼睛来看,听声音只能用耳朵来听。也许我只能说,我不能行,要你来行。你如果看见这个,你就认识我们个人所能作的,实在有限。

这几天主给我们看见,实际上真正认识配搭的弟兄姊妹太少了。有一个弟兄说,我想这一件里不一定是如此。我就对他说,谁叫你去想?你是耳朵,耳朵不需要说,我想这件事是应该这样作。如果眼睛看是白色,就是白色,不需要你作耳朵的去想它是不是白色。

姊妹的蒙头乃是对着弟兄说的。基督说,子凭着自己不能说什么(约十二49)。这个冯字在原文是ek,意思乃是out from。这就是说,子由自己出来不能说什么,换一句话说,基督在神面前是蒙头的。今天教会在基督面前,也是蒙头的。这个蒙头的事实乃是藉着姊妹的蒙头被显明出来。什么时候我们在身体的配搭里,什么时候我们个个的头都要废掉。许多人想要如何作事,如何出主意,这是不合宜的。曾经有人问,如果我对某件事不能阿们,那怎么办?圣经里从来没有说,神的仆人要得阿们的时候才去作,不阿们时就不作。人的头需要被割下来。有的弟兄姊妹与我谈话时,我觉得我这个人的头需要被割下来,只有那独一的元首配得去想。今天的人头里面充满了元首。人要学习拒绝主张,拒绝意见。

对于圣经的解释,经文的断定,神为自己留下了教师。今天在教会里,有许多的派别,许多古怪的道理,原因乃是人人都要作教师。但是事实上,不是每个人都是教师。如果耳朵说,这是白色的,这并没有用。白不白,不在乎耳朵的讲,乃在乎眼睛的讲。今天教会的许多异端,就是从这里产生出来的。

哥林多前书十二章里,有一个很奇怪的点,眼晴、耳朵虽然是在头上,但它们不是头。在身体上,支配的是头,作事的是肢体。真正看见的不是眼睛,乃是头里面的视觉神经。虽然按外表看,全身都是根据眼睛来走,但事实上乃是根据头来走。今天就是有大恩赐,有大肢体,如果他不在配搭里,也没有用。何况如果你不是眼睛,你就更需要配搭。今天我们需要看见自己的限制。

有许多事不必考虑,我们一看见肢体的限制,权柄的问题就立刻出现。我如果与神设立的肢体出了事,就是与元首出了事。你如果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你就不需要别的肢体。在教会里不怕无知的愚人,只怕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人。在配搭里,我们不要作头,要学习听话,不要有太多的思想。

关放职事的断定

问:人如何知道他自己的职事是什么?

答:最好乃是自己不知道。你有没有职事,元首知道,而不是你自己知道。为这缘故,我们需要接受全身体的断案。身体的知道才是靠得住的。你觉得是,你以为是,这是靠不住的。

假如一个弟兄或姊妹,在聚会里告诉人说,我有用,我有职事。这是没有用处的。你如果是,就是,一用就知道了。关于职事的断定,我们要认识团体的断案比个人的断案要准确得多。

关于追求恩赐

问:对于追求恩赐该有怎样的看法?

职事是耶稣的死所构成的,恩赐只是圣灵外加的

答:哥林多前后书乃是说到恩赐与职事的不同。前书是说到恩赐,后书是说到职事。职事的根基乃是基督的死与生,恩赐只是圣灵在我们外面加上的能力而已。哥林多后书四章的死字在原文是一个特别的死。死在希腊文有两个字;一个是生死的死,就如说一个人活着,或说一个人死了,这乃是普通的用法。另外一个是杀死的属,就如说我生了一个人,或说我杀了一个人,这是另外一种的用法。哥林多后书四章这里的死,在希腊文有杀死的意思,所以可翻作耶稣的杀死(the killing or the slaying of Jesus)。我在伦敦时,曾对西国的弟兄姊妹说,哥林多后书四章的死,可以用一个新的字,就是deathize。这个死乃是叫你死的死。这里说的就是耶稣积极的死作到我们身上来。这话所指的,乃是耶稣所给出来,叫你死的那一个死。生命的职事乃是由神来的,是因着一次过一次的对付所产生的。但属灵的恩赐只是教会初步的东西。今天主所着重的,乃是要我们以职事事奉教会,而不是以恩赐事奉教会。

教会需要生命的职事,过于属灵的恩赐

一个弟兄一上台,你立刻可以知道,他是有恩赐的弟兄,或者是有职事的弟兄。在南洋,人是用刀子割橡胶树。树里的生命流出来,乃是因着刀的伤痕而产生的。这可以用来说明职事的事奉。人受过火炼,就有生命可以给人;这与人只把恩赐给人有很大的不同。我们要有一个强的教会,所需要的不是恩赐,乃是生命的职事。一个幼稚的教会,你进去时会很热闹,但是里面生命不多。另一面,你可能看见一个弟兄,口才不好,你为他着急,想去代替他,但是在他身上有职事,他所显出来的不是恩赐。教会长进的时候,就有许多职事产生,结果就有许多生命的供应。每一个弟兄都需要学习摸着职事与恩赐的不同。教会需要有更多职事的兴起。一个幼稚的教会需要有恩赐的弟兄,但我们不能让这样的情形一直下去。恩赐乃是暂时的,只有职事才是永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