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破碎与职事

 

关于圣经中的一千两银子

问:圣经里的一千两银子(太廿五15)是指什么说的?

答:一千两银子乃是指恩赐说的,就是信徒因着主的救赎所得来的恩赐。今天教会的失败,恐怕乃是因着一千的失败。如果一千都拿出来,教会就能够显出,人就看见什么是身体。每个蒙救赎的人都有一千两银子,不能比一千更少。

关于身体的配搭

问:身体的配搭是自然的呢,或是有安排的?

答:按规矩,我们在主面前的配搭应该是自然而然的,但是今天的难处是年轻人看不见配搭,因此在前面的弟兄们对他们就需要有安排。

在提摩太书里,保罗没有留下一件事给提摩太自己下断案,他只叫提摩太和同他一起的人听话。今天如果没有安排,许多人就没有配搭。

配搭有上算的地方。我们在神面前所有的断案,都是根据我们所得到的光,我们看见多少,就能断定多少。许多人作基督徒,在开头几年,他所看见的光不够多。他的行为和工作当然不能超过他的光,所以他的工作、行为就受他的断案限制,而他的断案乃是受他所得到的光限制。主在五旬节,一下子就叫教会刚强起来,所以教会从头一天开始就是刚强的。但是个人的光景乃是渐进的。年轻的能够接受年长的断案,就可以作超过自己度量的事,这样就能够叫一切在主面前的事奉,都作得好。如此,教会就能有赚,就上算了。如果一千的都能服在权柄底下,结果他们就不只是一千,而是赚了更多。我们要看见,教会的丰富乃是远超过个人肢体的丰富。

关于跟随时代的职事

问:旧约的约拿单(扫罗之子──撒上十四1-46)应该如何选择他的道路?

答:旧约里,所罗门和大都是代表主;他们两个人分别代表同一个职事。在旧约里有很多的职事,摩西以后有士师兴起,以后又有所罗门、列王和先知兴起;到以色列人被掳以后,又有恢复的器皿被兴起。全本旧约充满了不同的职事,在每一个时代里都有那时代的职事。这些时代的职事与地方性的执事不一样。路德乃是他那个时代的一个执事,达秘也是他那个时代的一个执事。主在每一个时代都有祂特别要作的事,祂有祂自己所要恢复、要作的工作;那个恢复、那一个工作,就是那一时代的职事。

约拿单乃是在扫罗和大之间,他是一个人在两个职事当中;他所应当站的地位,就是跟随第二个职事。但是因着约拿单与前一个职事的关系太深,所以没有办法脱离。要跟上时代的职事,就需要有看见。米甲是嫁给大的,但是她没有看见;她只看见大在神面前的光景,她就受不了,因此就跟不上(撒下六1620-23)。一个人能看见、能遇见那时代的职事,乃是神的怜悯。但是一个人能否舍弃以往的职事,又是另外一件事。看见是宝贝的,遇见也是有福的,但是人能不能把以往的职事摆在一边,乃是在乎神的怜悯。

}关于职事的内容

问:生命的认识和事奉的关系如何?

在于外面的人破碎,里面的生命出来

答:认识两个字不能代表我们所走的这条路。人的职事能不能出来,不只是看他认不认识生命,乃是看他外面的人能否被打破。职事的内容乃在乎里头的生命。

人有里面的人,也有外面的人。有的人外面的人被打破了,所以你看见他的职事能够出来。好些年前我在主日讲过一个题目,就是深处与深处响应。一个外面没有被打破的人,也许只是浅处向浅处喊叫而已。

江北的弟兄们个个都会讲,但是你一踫他们,就觉得不对劲。他们好像油在水面上,是浮浅的,没有深度的。你叫他们讲,他们用聪明的头脑可以讲两个小时,但是讲完,你一点踫不到他的灵。

今天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外面的人被拆毁;外面的人不拆毁,里面的人就不能出来。所有属乎外面的东西都需要打破。只有外面的被打破,里面的才能出来。瓦器需要打破,宝贝才能显出(林后四7)。真哪哒香膏一天在瓶子里,一天膏的香气就不能出来;只有瓶子打破以后,香气才能出来(约十二3)。

神在我们的环境中,天天对付我们。主一面在我们里面作工,一面也在环境上安排。严格来说,在基督徒身上没有所谓的环境,只有圣灵的管治。一切的环境就是圣灵的管治,这些管治的目的乃是要把我们外面的人打破。一个人的思想被打破,你看见他里面的人就可以流出来;一个人的情感被打破,你看见他里面的人也可以流出来。

外面的人打破有多少,职事就有多少

你们千万不要以为话说得对,说得得体,就对了。在这里还有另一个讲究,就是你的话是从里头说的,或是从外面说的。江北弟兄们这样的光景,只能怪到同工身上。一个外面没有破碎的人,用的字眼可以一样,话语可能相同,甚至连意思都可以一样,但是你在他的话里面却摸不着什么。我们若要服事人,就必须外面的人被破碎;只有外面的人被破碎时,里面的人才能出来。只有我们里面的人出来的时候,才能摸着对方里面的人。

一个会思想、会打算、头脑聪明的人,在属灵的事上没有多大用处。你笑着说也好,哭着说也好,问题不是你怎么说,乃是你里面的人出来有多少。今天一个人被打破有多少,他的职事就有多少。这些事我们都需要在神面前受对付。我们欢喜踫到那些外面的人被打破的人;这样的人你一碰,就踫到他里头的人。人受管教、受约束,目的乃是叫他外面的人被打破。一个人可以在讲台上说伤心的事,而自己不伤心,他可以说好笑的事,而自己不喜乐。这样的人只能作戏,这样的人不能讲道。有些人外面硬到一个地步,你说什么话,他都没有反应;他们真像施浸约翰时代的人,别人吹笛,他们不跳舞;别人喜乐,他们不唱歌(太十一17)。

职事的根基乃在乎人在神面前的认识;但是职事能否出来,乃是看外面的人有否被打破。当我们开始学习作话语执事的时候,需要学习在神面前有认识。但是越过,我们就越需要看见,外面的人没有被打破,就不能有真正的职事。橡胶树若没有经过刀伤,就不能流出胶来;没有伤痕的人不可能有职事。在这里没有快捷方式。有的人到今天还根本不知道怎样从里头说话。

千万不要忘记,人有没有职事乃在乎主手的对付。人受了对付,他的灵就比较干净。一个人的灵能不能出来,完全在乎有没有受对付;一个人灵干净不干净,也在乎这个人有没有受过对付。外面的人一被拆毁,里面的人就能出来,这个人的话也就能打到别人的心里。许多人以为,一个人能带人热闹,能带进热闹空气就好了;但是外面没有被割开的人,没有多少真正的用处。基督徒的事奉乃是根据于破碎,人破碎有多少,刀伤有多少,出来的就有多少。

人怎么说话才能叫灵出来?唯一的路就是外面的壳子必须被打破。外面的壳子在不在,就决定人里面的灵能不能出来。人若是要有可用的灵,外面的人就必须被击打。我们重生时,主就进到我们的灵里。这时候,我们的灵就如同至圣所,充满了光和生命。但主能不能从里面出来,在乎我们外面的人有没有被打破。外面的人如果被打破了,那么所有外面的事,都不会成为拦阻,反而成为出路。我们的心思和我们的情感,如果经过破碎,就不但不会拦阻生命的流露,更能够成为里面的人的管道。一个人被破碎过,他的心思和情感,就成了他里面的人出去的城门。世界上所有的城都是四道门,只有新耶路撒冷有十二道门(启廿一12)。今天基督能否从我们身上出去,就看我们有没有被打破。

鼻子是一个人身体上最突出的地方。人若碰壁,乃是鼻子首先碰到墙壁。许多人一出来,别人在他身上所碰见最强、最明显的点,就是他的聪明或思想。一个人要事奉主,他外面最强的部分必须要被打破,这样,他里头的人才能出来。我们不能信主多年,仍是那么完整,仍是那个样子。

在于神的怜悯

你能说,你在主面前没有得到很大的启示,但你不能说,那么多年,你没有圣灵的管治。圣灵管治的目的,就是叫你作一个被拆毁的人。有一天你蒙神怜悯,你就能说,我现在懂得什么叫作被拆毁的人。到那个时候,你就会看见,灵要出去是多么的容易。外面的人若要破碎,就需要神相当厉害的对付。没有受过对付的人不能叫主有出路。

一切属灵的事,只有刚刚好的人才能得着。太多或太少都不行。多追求的人得不着,懒惰的人也得不着。我们求,要求得刚刚好;不能不要,也不能太要。加一点就太多,减一点就太少。我们需要神的怜悯。长进不在乎奔跑;但是不奔跑的人也得不着。如果神怜悯你,你就会跑得刚刚好。为这缘故,每一个人都要把自己交给那施诸般怜悯的神(罗九16)。这样我们在神面前就能作得刚刚好。

今天我们只能说,我们是被神怜悯过的人。属灵的长进完全是在人能力之外。神要把我们完全摆在无能为力、毫无办法的地位上,主在我们身上才有路。主若怜悯我,我就能被带过去;主若不怜悯,我就一点办法都没有。有些人常被鞭打,但是他外面的人却一点都没有被打碎。人要成为一个执事,只能仰望神的怜悯,在这里没有一个人能够着急。

借着主的对付,对主生命有更深的认识

问:可不可以说,职事的内容就是对生命的认识?

答:我们乃是因着被主对付、击打,从主学习功课,才认识主。当我们外面的人被拆毁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认识主。人是在击打的过程里,学习认识主。我们一天过一天被主击打,一天过一天对主的认识就加增,我们就能看见主的生命,怎样代替我们自己的生命。这不是生命的加增,乃是认识的加增。这个生命我们本来就有,但是借着主的对付,我们就对这个生命有更深的认识。

所有信徒所得到的生命都是丰富的,但是我们不认识这个生命有多么丰富。乃是当我们外面的壳子被拆毁掉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主的生命是何等的丰富,如何能作我所不能作的事。

在欧战期间,有一个人身上中了四十七发子弹,但是仍然还活着。人的身体能忍受到一个地步,可以经得起四十七颗子弹,还能活着。但是有些人的身体顶好,只是从来没有被刀割过半分。这种人还没有被证明,他的身体能够经过多少伤害。主生命的丰富,是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想象得到的。为这缘故,没有一个人应该因试炼的缘故而忧愁。试炼不光是试炼人的信心,其目的更是要表显主的生命。神给我们一切的经过、一切的安排,都是叫我们在认识祂的事上得益处。只有经过对付的人,才能认识神;而只有认识神的人,才能够事奉神。

付厉害的代价,主才能有路

今天我们外面的人需要破碎,里面的人才有建造。我们需要厉害的把自己摆在主的手中,主才能把我们带过去。我们若不厉害的把自己摆在主的手中,主就不能作事。从前,有一个姊妹与家人吵架,吵着要自杀。她说她要去跳河,家人追在她后面。当她跑到水边的时候,家人见她还小心翼翼的拉起裙子,就知道她不会去死。今天我们若不是拚上一切,就没有路走。如果人又顾虑这个,又怕那个太过,这里又小心,那里又惧怕,就没有办法走上去。人要学习付上厉害的代价。要作基督徒,就得厉害的作,彻底的作。今天乃是末后的时代,我们需要有厉害的人,不然就没有属灵的前途。一半一半,不甘心也不肯罢休的人,很难走得上去。在我们中间总得有厉害的人出来,主才能有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