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六章  一切都在于主的同在

 

这是我们这组信息末了的一篇。我们曾说到基督教已由原初的地位和根基上偏离了。人把许多原初根基上所没有的东西加上去。所以今日的基督教已变成了一个很复杂的东西。今日一切的纷争、分裂、和人为的组织,都不是原初简单、基本、实际的情形。我们曾求神在主耶稣里带领我们回到起初的根基上去。我们也曾说,神的话语清楚指明,在这末后的时日中每一件事都要受到巨大的震动,并且只有那些真实出于天的,才能在这巨大的震动中存留。有许多人工的东西,和许多人手建立的事物,都要在这根基上崩溃和瓦解。

新时代神的帐幕是主耶稣

我们觉得时间已到并且开始,每一件事皆被这原初的根基来试验和测量。这原初的根基就是主的同在。末时巨大的震动就是要最终的显明,一切事到底有多少主的同在?神对旧的以色列人说,又当为我造圣所,使我可以住在他们中间(出二十五8)。神有一个超时间的永远思想,就是要住在人中间。以色列人的会幕和圣殿就是神同在的地方。到了新约,主耶稣来形成了一族新的以色列人。当神把旧的以色列人摆在一边时,就说:道成了肉身,支搭帐幕在我们中间。所以在新时代里神的帐幕就是主耶稣。新时代神的帐幕不是一件事物,乃是一个人。神的同在乃是在主耶稣所在的地方。在新时代里主耶稣做神的帐幕管治了每一件事。

一切的问题乃是在于究竟有无主耶稣的同在。哪里有主的同在,哪里就是神的帐幕。旧的以色列人所以成为一个合一的百姓乃是因为他们围绕着会幕生活工作和事奉。会幕是他们得着生命和亮光的中心。在新时代里也是如此。新的以色列人所以成为一个合一的百姓乃是因为他们围绕着主耶稣生活工作和事奉。主耶稣是新以色列人得着生命和亮光的中心。因此在新时代里,一切的问题都是在于主耶稣的同在。

主耶稣是神启示之天上样式

我们曾由旧约的会幕来说到神同在的一些意义。首先我们看见会幕的一切都是神从天上启示的。做这些对象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出二十五40)。这里的山上就是预表天上。神乃是从天上启示祂的仆人来做各样的物件。这山上的样式就是神的思想和心意。我们知道会幕的每一部分都是详细的呈现主耶稣。所以新时代的每一件事物都是开始。自呈现主耶稣。这是神的思想和心意。这也就是为什么四福音写在许多书信之后,反而排在新纳圣经的开头。四福音的内容就是呈现主耶稣。主耶稣就是神住在人中间的天上样式。我们必须确认四福音的伟大和重要性,因为它们是神从天上赐予我们的样式和模型。主耶稣就是神启示我们那完全的样式和模型。

当主耶稣成全了祂在地上的生活时,祂能说,父阿,你所托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约十七4)。试问,到底神托付主耶稣所成全的事是什么事呢?就是启示神的至高思想和心意。所以祂能说,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约十四9)。换句话说:我就是神思想和心意的表现。我是从天上来的,为要使你们在我里面得着并活出神在每一个细节上的思想和心意。在此我不过是就一般的情形来说。若要详细的说明,我能在四福音里给你们指出千百个地方,都是说出主耶稣如何启示神的思想和心意。祂所说的每一句话,祂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说出神的思想和心意,并且祂自己也就是神思想和心意之丰富的具体表现。

进入实际的道路主的同在

神已经将祂儿子主耶稣赐给我们,并且主耶稣就是神与人同在的样式和模型。亲爱的弟兄姊妹,我求你们注意这件事。前些日子我初到这里的时候,我对你们说,我来不是为着多给你们一些圣经的道理和知识。当我离开这里时,我必须在心里问一个问题,就是此次我只是多给你们一些道理和知识呢,抑是领你们进入实际的道路?到底其实际的结果是什么?我们来在一起聚集,若有真实的价值,就其重大的决定因素完全在于这个实际的道路。所以在每一次的聚集中我必须切切的求主给你们合宜的话。我必须求主不要赐给我仅仅一些道理和知识来对你们讲说,乃是有某些事留在你们里面,使你们能在实际的道路上应付所遇见的事。所以我说,有一件基本的事就是主的同在。不是造成基督教的千百件事物,也不是什么人意组织中的某一件事,乃是到底有没有主的同在?这最终的轨范就是:在一切的事上主有地位吗?在他们所做的事和所用的方法上主有地位吗?对于主来说,祂不仅注重所做的事,并且也注重所用的方法;主与他们每一个人同在么?他们的生活和动作有这至尊的标记,主在他们中间吗?

对于你们的爱主,我不疑惑也无问题。但我再强调,我们今天乃是置身在一个非常复杂的巨大制度里,有许多的事不是出乎主而是人带进的。人把自己的手加在神的事情上,人照着自己的思想和判断选出某些事加进神的事工里,因此有许多的事都是出乎人而不是出乎主的。我说这些话不仅是针对今日的基督教,更是针对我们自己。我们今日确实进入了基督教的某些制度、遗传和事情里,因此我们可能有许多的地方须要脱离,须要受改正,而回到基督教原初简单基本的实际里去。这简单基本的实际就是主的同在。我们必须认识主在我们里面和在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上。每一件事都不是出于我们的思想、意志和情感我们的魂生命,乃是出于神,犹如会幕和主耶稣的每一件事都是出于神一样。

凡事上呈现并看见主耶稣

这几次的聚会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带领我们回到神的面前屈膝向祂求光照,到底在我们自己的生活和我们所推行的事工上有多少成分是出于主的?这些话乃是特别对传道人和在主工作上有责任的弟兄姊妹说的。一时过一时的,我们需要停下我们手中的事工而站立在主面前求祂光照,这件事是出于神的呢,抑是出于我们自己的?我们在事奉上所采用的这种方法和道路是照着神的心意呢,抑是照着我们自己的思想?在这样的事奉上是主在其中有地位呢,抑是我们自己在其中有地位?你们看见,这乃是一件伟大并有决定性的事,并且是不允许错误的。请记得,每一件出于人的事迟早都要遇见极大的震动,并且要败落和瓦解。神的话说,每一件出于人的事工都要被火试验。因此,首要的一件事就是在凡事上呈现主耶稣,看见主耶稣。

我现在稍微说到一点个人的经历。这不是讲论我自己,仅是举一个例证为着帮助你们。许多年以前我在一个公会中做传道人,也就是今天一般人所说的在一个地方的教会中做传道人。我当时是身兼两个公会的传道职务,并且是在两个很大的礼拜堂里做工。我穿着很庄严的牧师服饰,并且从事于组织基督教的整个制度和事工。我有一个很大的讲台,并且常常在上面传讲道理。我也有固定的薪俸。我当时很热心的做工。我承认我是一个属乎主的人,我的心也是为着主的。但当时候到了,神将祂儿子耶稣基督启示在我里面,我开始真实的认识圣经。我虽然曾经在各处讲解圣经,但那时圣经对我实在是一本封闭的书。

我记得我曾到伦敦北区一个很大的礼拜堂那里。由于他们没有讲解圣经的聚会,只有一个很小的祷告会,所以我决定在那里开创一个讲解圣经的聚会,我做了一个很大的黑板像讲台那么宽。我开始对他们讲解圣经。我从旧约创世记开始讲,一直讲到启示录。结果那个礼拜堂里的确坐满了人。我所以说这些话,乃是给你们指明一件事;就是当时我似乎是非常的认识圣经。但时间来到,当我看见了主耶稣时,过去一切对圣经的讲论都是毫无意义的。对于当时所谓教会的工作和事奉,也不过是像小孩子上礼拜堂去玩耍而已。我觉得身上穿的那套牧师衣服乃是胡涂愚钝的。我已往实在不认识圣经。我所认识的不过是头脑的知识。当神将祂儿子启示在我里面以后,一切别的事都过去了。我看见主耶稣就是教会,不是一些别的事物。我看见主耶稣是圣经中的每一件事。圣经不是一本书,乃是基督。我在创世记中看见主耶稣,我在全都圣经里看见主耶稣。这件事实在给我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自我看见主耶稣时,一切别的事都丢在背后。我所说的看见主耶稣并不是凭肉眼看见的,乃是凭属灵的眼睛看见的。犹如保罗说,神乐意将祂儿子启示在我里面(加一16)。

从那时起,在我身上有一件新的事开始了,一个新的事奉开始了,一个新的工作开始了。今天我所以能到世界的这一面就是因为这件新的事。我这次来不是做一个圣经的教师,来教导你们什么圣经的道理或知识,我来乃是把我所看见和认识的主耶稣告诉你们,并且对你们说明一件基本的事就是要看见并认识主耶稣。自然对于我所看见和认识的主耶稣已不是三年、五年内的事,而是有四十多年的历史了,并且今天仍在继续的看见和认识祂。如果我对主是忠信的。就是一直到我生命程途的最后一步,仍要更深的看见祂和认识祂。对于看见主和认识主这件事乃是继续加增和成长的。旧新约圣经的开头都是这样。我们必须从我们一切的事物和工作里出来回到主这里来。

在旧约,摩西得着有关会幕的山上样式以后,其次就是将这样式指示给众百姓。在新约,主耶稣将天上的样式启示给众使徒以后,也是如此。所以神的百姓乃是因着认识这个山上的样式而聚集在一起来行做一切的事。他们预备金子、银子和别样的对象。虽然圣经没有详细的记载,但很明显的,摩西必定曾召集神的众百姓,对他们说:现在神已经将伟大的样式指示我们了。然后他就开始一点一点的详细解释给他们。有的对象需要用金子,有的对象需要用银子,还有的对象需要用各种颜色的细麻等等。说完以后,他必定说:这就是神所吩咐我们,并要我们众人去成全的。现在主耶稣由天上来到地上,做了神的帐幕。约翰说,道成了肉身,支搭帐幕在我们中间。祂也乃是神思想的丰满启示。在祂启示出来以后,祂就开始指教门徒,并且借着言语和行为也把祂自己指教给他们。当他们注视并留心听祂讲论的时候、他们确实进入神的思想,并认识神为着他们所做的一切事。所以新约圣经就是具体说明基督是一切、是万有。我们需要花很多的时间来详列会幕的每一部分。但我们却要花更长的时间(永世)来归结万有如何的彰显基督。

主的同在和膏油的涂抹

新约圣经中有许多伟大的事都是论到主耶稣的。其中有一件首要而共同的事就是主的同在。主的同在不仅是整体的事,也是细节的事。一切事皆与主的同在有关联。若有某些事是不照着神心意的,就都是错谬的。只有当每一件事都是照着基督时,神才与之同行。因此我们需要受教导来学习基督。新约圣经中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话,就是当使徒看见事情错谬时,说,你们学了基督,却不是这样(弗四20)。意即你们既然学了基督,就不应当这样行这样说。因为这样行这样说,完全不像是学基督的人。你看这是何等重要的事!实际上使徒的意思,每一件事都必须是出于我们所学习的基督才可。

我们曾说过比撒列到和亚何利亚伯的事。他们都是先在里而被神的灵充满和涂抹,然后再做会幕的各样工作。他们不是凭着自己的智慧和聪明。神没有允许他们去照着自己的意思去做,神乃是用祂的灵来充满和涂抹他们。重点是这样,凡是做神的器皿来成全神的工作者,都必须是被圣灵充满和涂抹的人。行传六章使徒拣选七个人来成全神的工作就是被圣灵充满和涂抹的人。开始是如此,继续也是如此。

弟兄姊妹,今日我看见在主的工作上,许多有责任和明显地位的人都是没有被圣灵膏过的。他们不过是人安排的,是人的手把他们摆在那个地位上的,是人凭着自己的眼光和喜好而设立的。由于他们是人的手安排设立的,所以经过不多的年日,他们就被显明出来,他们从未被圣灵所膏而适合于那个地位。请记得,在神的工作上一切有责任的人都必须是被圣灵所膏的人。一切属灵的人碰见他们必能见证说,某弟兄或某姊妹实在是圣灵所膏的,并且配得着那个地位。他们不是人手设立安排的,乃是圣灵印证的,并且主与他们同在。他们可能有一些人性上的缺点是你所不喜欢的,但你必须坦诚的说:主实在与那个人同在!

得着膏油的涂抹

因此在有关基督的工作和事奉上,膏油的涂抹乃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请记得,只有当我们住在基督里并且在凡事上全然降服在神大能的手下默默无声时,我们才能得着膏油的涂抹。如果找们心里仍拣选自己的道路,寻找自己的地位,暗中为着自己打算,而在外面标榜鼓吹自己如何住在基督里,如何让基督居首位、登宝座,就我们不仅得不着膏油的涂抹,反而会失去膏油的涂抹。我们必须确认,膏油的涂抹乃是身体的,不是单独的。凡是结党分争,想牢笼人而搞自己的派系和势力者,都是得不着膏油的涂抹的。弟兄姊妹,膏油的涂抹乃是一件太大的事,现在我们没有时间来仔细思考和讲说。在此我们不过强调一点,凡是照着基督所建立的事工,由始至终有一个统管一切的因素就是膏油的涂抹。膏油的涂抹就是主的同在。

属灵的增长和进展在于主的同在

另一件事,当以色列人在旷野时,云彩上升,号声响起,他们起行何等欢喜!他们收拾会幕热切向前行进。他们觉得不久就要到达应许美地了。但过了不久,云彩停住。神说:要把会幕支搭起来,住留一些时日。也许百姓说:为什么停留呢?岂不浪费时间吗?在此你看见神不允许祂的的百姓仅仅占满了向前行进的事工,神乃是愿意祂的百姓完全占满了祂自己。我们常常抓牢了一些外面的事工而急急的向前推行,并且花费一切自己的能力去维持,但有时主要对找们说:要停下一时!你们太忙碌了不能听我的声音,太占满了事工了没有充满我!许多时候神乃是借着患难和痛苦来阻止打岔我们,所以我们必须停下来充满祂自己。重点乃是这样:一切属灵的增长和进展都是借着主的同在。

属灵的责任

我们现在来看最后一点。当摩西召集神的百姓把建造会幕的事告诉他们的时候,凡甘心乐意的人都为着会幕来奉献对象。这乃是指明,神一面启示会幕,一面将责任摆在祂百姓的身上。你看见会幕不是完全由天上降落下来的,只有样式是山天上来的。神说:要谨慎做这些对象,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神乃是把建造会幕的责任摆在祂百姓的肩头上。神的百姓先是明白山上的样式,后是负起责任来成全它。当这两件事都完成时,神的荣光就充满在会幕中。但有时他们会偏离了山上的样式。例如:亚伦的两个儿子拿答和亚比户,他们接续亚伦供祭司的职分。他们必然深知山上的样式,也知道神对每一件事所定的法则。有一件事是神所吩咐的,就是祭司到神面前烧香时,香炉上的火乃是由祭坛而来,而祭坛上的火乃是由天而来。圣经告诉我们,当会幕立起,把献给神的祭物摆在祭坛上时,火就从天上降下烧在其上。从那时起,祭坛上的火昼夜不熄。这火不是由人而来,乃是由天而来。当时拿答和亚比户偏离了山上的样式,没有负起属灵的责任,从祭坛上取火,竟从别的地方,用别的方法取火,结果有火从神面前出来把他们烧死。其属灵的意义就是他们所献的火不是从十字架而来的,乃是他们自己的火,肉体的火,天然人的火,魂生命的火,而不是出于灵的火。神说:这不是照着山上的样式!这是凡火!所以神出来审判这件事。

今日好些事奉主的人偏离了天上的样式基督,把自己肉体的火带进神圣的事奉里,难怪遇见属灵的死亡。什么是肉体的火呢?就是未曾经过十字架对付的热心、才干、思想、判断,以及律法原则的人工制度等。亲爱的弟兄姊妹,今日神已经将天上的样式赐给找们了。我们有否负起属灵的责任,继增的接受十字架以成全神的目的?事实上神对我们说:如果你们所推行的事工都是照着天上的样式的,我就与你们同在同行,并且你们要得着祝福。但如果你们把某些事带进来,不是照着天上的样式,而仅是照着人者,就必然遇见属灵的死亡!愿主将这些话更深的解释给我们。── 史百克《在灵与真实里事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