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二讲  事奉的认识事奉的物件

 

    关于事奉的一点交通

    上一次聚会到现在好像是很长的时间了,事实上,的确是很久了。今天我们再次接上来,一同在服事上有些交通。我们盼望主的灵仍旧把我们接上当日和我们所讲的话,当日在我们里面所引发的反应,我们实在感觉得到很需要主在这些日子里,把我们一再来更新,尤其是我们这些在主的面前服事主的年日稍微多一点的,服事的心意很容易变成陈旧,我们很容易就落在习惯性的工作里。如果我们今天在主面前能够给主重新提起来,特别是在主的面前或多或少有些服事的,不管他是明显的服事也好,暗暗的服事也好,我们的心思能被主苏醒更新。这是一个很大的祝福,不单是我们个人的祝福,也是主自己给教会的祝福,主要将我们这一班人作为祝福赏赐给教会。因此我们盼望主继续在我们中间作更多的工。

    上一次我们提到事奉的实意,特别提到在事奉的事上,我们应该摸得着敬拜。因为事奉本身并不是一个工作,事奉本身应该是对神的地位的承认,因此来讨他的喜悦,同时也承认祂是配。所以我们不是在赞美祂的时候才敬拜,如果主给我们里面看得更准,心思更苏醒,我们就看到事奉本身就是一个敬拜。我们提及到事奉的事,那范围是很宽广的,但是我们不管事奉的实际工作是怎样,只要那是一个事奉,他就应当带着敬拜的成份去作,他也应当带着承认神是配的成份去作。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是关乎我们在心思上的端正。

    事奉是建基在实际的活出主的心意

    我们在神面前多领会一些属灵的事,我们很容易发生一些心情,或者说是矛盾的心思。我们知道了很多,但是好像我们所知道的并不是我们所享用的;好像我们所知道的,并不是我们所活出来的。因此我们里面常常会产生控告,或者是惰性。产生控告就是说,我一直跟不上神。产生惰性就是好像知道和不知道并没有什么两样,所以在神的面前,追求与不追求也没有什么分别。这两种情形都是很坏的,两种情形都是很伤害我们生命的成长,不单只是伤害我们生命的成长,甚至会叫我们在神面前向后退。所以这是非常严重的。

    在今早没有和弟兄姊妹再进一步交通到关乎事奉的另一个重要内容以前,我先要提醒弟兄姊妹这一件事,原因就是为着要保护我们不产生刚才所提到的两种情形。我们必须要承认,若是我们在神面前只是听,只是看。听,我们可以听到最属灵的信息;看,我们可以看到最丰富的属灵的书。听和看都有好处,但是这个好处必须要加上我们把所听到的和看到的实际去活。若是我们没有实际去活,听和看徒然是增加我们一些知道。知道得越多,我们属灵的顽梗越强。这样的情形就是非常的不好。因此我们求主给我们有足够的恩典,叫我们不单只是知道,叫我们好踏实的走进我们所知道的。

    踏出服权柄的第一步

    我想,我们的弟兄姊妹,你总会记得以色列人过约但河的事,我不需要特别提到那段的历史,但是那件历史的确是常提醒我们。若是以色列人只知道神要带他们进入迦南,又知道神会负责带他们进入迦南,但他们到约但河边,就是不肯把脚踏入河水,他们所有的一切知道,就没有让他们真正的得到迦南。第一步踏下约但河,好像是很轻微的事,但你们可以看到那个结果。他们能不能得到迦南,就是根据那一步,那一步不踏出去,他们永远不会得到迦南。他们不把那一步踏出去,他们永远是知道神负他们的责任,他们只能永远知道神要带他们进入迦南,但是他们永远不会得到迦南。

    所以弟兄姊妹们,我们必须要留意那第一步。我们所讲的第一步,不只是踏的第一步,而是讲开始的那一段,开始进入行动那一段。属灵的路是走出来的,属灵的路不是坐出来的,属灵的路又不是听出来的,属灵的路是听完以后就走出来的,属灵的路是坐完以后走出来的。因此,我们要求主给我们很实际的摸得着这一点,结合到我们所提及的事。

    我们既然说,我们的事奉在神面前是一个敬拜。这样,第一步我们要怎样走呢?连结到弟兄姊妹在读经服事去,当然也包括其它各种的服事在里面。我们在读经服事这事上来看,在弟兄姊妹实行服事里,你一定会经过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你准备或者说等候的阶段,另一个就是你的发表或真正显出事奉的那阶段。弟兄姊妹们,在两个阶段里,我们都要和我们在主面前的认识连结起来。比方说,我们预备和弟兄姊妹一同来读经,在预备的过程里,你或是翻来覆去读主的话,或者你去拼命寻找一些可以帮助你的书籍作参考。弟兄姊妹,你留意,在这个过程里,你里面的感觉是什么?你里面的心思是什么?你有没有感觉得到,我现在这样作是服事主?弟兄姊妹,这是非常容易给我们得到的一个测验。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会不会一直在心里有一些的重担?比方说,今天是星期六,明天十点钟就要服事了,明天要和弟兄姊妹一同读神的话,里面好像还没有什么东西,而在今天一天的生活里,你的安排又有很多的事非要作不可,没有太多时间给你去使用,再去充实一下你明天的服事,在这种情况里,你里面是不是一直背着一个重担/好像很焦急,好像一直感觉到不知道该怎么办。

    弟兄姊妹,你若留意到这一件事,你就会发现,在你的预备阶段,你并没有摸到事奉。在预备的阶段里,你一直是在你自己的挣扎里,你不是在预备服事,而是在要从一些工作的担子里挣扎出来。弟兄姊妹,我们可以从这些实际的事上体会到,如果进到第二个阶段,你心里的重担就更厉害了。因为现在是九点五十八分,还有两分钟就要开始了,你心思里好像还带着很多的空白,你说两分钟后我怎样能与弟兄姊妹们一同读经,一同有服事呢?你仍然在焦急。

    建立属灵的责任感

    弟兄姊妹,我绝对不是说,我们在神面前不需要有属灵的责任,我们必须要有属灵的责任,如果没有属灵的责任,我们根本不会摸事奉的事。如果你要摸属灵的事,但又不是为了要服事,而是有另外的原因。因此,我们必须要有属灵的责任。我不是说有工作的责任,而是说要有属灵的责任。有工作也好,没有工作也好,我里面有一个责任,这个责任就是要把主的心意在神的儿女中间一同去享用。显出这个属灵的责任,你可以有一个职分,你也可以没有一个职分,不是在乎有没有职分,而在乎我们用什么样的心思向着我们的神。如果我们承认是该受敬拜,是配的,我们有职分,我们有这个承认;我们没有职分,我们也同样有这个承认。

    弟兄姊妹,你留意到,每一个神的儿女应当有这份属灵的责任。我们有实际的服事岗位,那属灵的责任应该更要强烈,我们必须有属灵的责任。但弟兄姊妹,一定要记住一件事,属灵的责任不是等于属灵的重担。作地上的工作,责任就是重担,我相信已经工作的弟兄姊妹会很懂,你的责任越大,你的重担就越大。但在事奉的事上,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事奉是我们承认神是该受敬拜,是配,我们是带着这样的心思,作神所要作的事。同时,在我们这样作的时候,又不是我们自己去作,而是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带我们去作,是住在我们里面的主与我们一同去作。

    真正的活在让主负责里

    因此,弟兄姊妹应当领会一件事,在事奉的事上,我们在外面所担负的事情也许是多的,但是我们里面应当是轻松的;我们外面所承接的事物或者是很多,但是我们的心思是活泼的,我们不是担重担而被事奉来压死。弟兄姊妹,什么时候我们感觉到事奉成为一个重担压在我们里面,好像有被压死的感觉,弟兄姊妹,你原谅我这样讲,那不是事奉,我们不是事奉,所以这件事是非常重要的。我举个例子,弟兄姊妹,我们在预备或者在真正事奉的时候,我们能够检查出来,我们究竟在神面前是事奉,还是不是事奉。我们知道事奉是一个敬拜,很简单的一句话已经存留在我们的心里,但是我们要天天活在这句话里,每一件事物都是活在这句话里。等到我们了解到事奉是一个敬拜,不单是知道了,而是真正了解了。这时,事奉就成了我们的享用,事奉就成了我们一个很大的祝福。

    我记得曾跟弟兄姊妹提过一个弟兄的事。有一位弟兄开始学习在福音服事的时候,他真是觉得好凄凉,好凄凉。他用了整个月的心情来预备一次福音的讲台,又是背着重担上讲台,从讲台下来的时候,那个重担仍然没有给卸下来。没有给卸下来是因为前面的一个月,他又要预备上讲台了。所以说,这个弟兄开始学习服事的时候,整个月在那背重担。因此,他就问我,他说:王弟兄,你一个星期这样多次的交通,是不是很辛苦?当然,弟兄姊妹,我们不能够说辛苦不辛苦,因为问题不在于辛苦不辛苦。

    虽然我们也必须承认,我们开始学习服事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阶段要走这样的路,因为我们很难这样说,我们知道神会负我们的责任,我们就放手让神负我们的责任。知道是一件事,你真正要让主负责,就要慢慢的学习。经过很长久的学习,然后你才能安息在神的负责里。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经过一段相当长的时间,这个弟兄在主面前领会了,不是我自己去挣扎,我在主面前所要作的,只是去揣摩和等候主的心思,其它的事是主自己去作。等到这个弟兄了解到这件事的时候,他在服事的事上就不再背重担,一直到他被主接去见主的那日。感谢赞美我们的主。因此我十分盼望弟兄和姊妹,了解到事奉的事的时候,不要只把它留在我们的知道里。

    你踏实的开始走出第一步的时候,你立刻会发现,所有你的知道都会成为你的享用。在那个时候,知道和享用是合一了。第一步不踏出去,知道与享用是永远分离的。知道是在约但河的东岸,享用是在约但河的西岸,唯有当你踏出第一步的时候,东西两岸就合一了。我们求主在这件事上,给我们有更多的催促。

    事奉的对像

    要转入今天和弟兄姊妹交通的正题了,虽然可以说,这也是弟兄姊妹心思或多或少已经知道的。虽然是知道,但我们还是需要主给我们有更新,我们仍然去再看一些神的话,多是上一次我们所读过的,但我们要留意另外一个问题。出埃及记第八章第一节,耶和华吩咐摩西说,你进去见法老,对他说,耶和华这样说,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二十节,耶和华对摩西说,你清早起来,法老来到水边,你站在他面前,对他说,耶和华这样说,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然后看第九章,第一节,耶和华吩咐摩西说,你去见法老,对他说,耶和华希伯来人的神这样说,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十三节是同样的话,我就不读了,然后第十章第三节,又是同样话,我也不读了,特别多提几次相同的经文,弟兄姊妹你们就会留意到,等一会点那个问题出来的时候,你们就知道那问题不是偶然的。然后我们看罗马书十二章11节,殷勤不可懒惰,要心里火热,常常服事主。然后我们看启示录二十二章第三节,以后再没有咒诅,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他的仆人都要事奉,我们还要看两处,约翰福音第十二章第二十六节,若有人服事我,就当跟从我。我在那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里。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最后,我们看歌罗西书第三章二十三节,无论作什么,都必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的,不是给人作的。

    我们从这么多的经文里,我不知道弟兄姊妹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相同的点,如果把今天交通的主题点了出来,你们立刻就会发现。上一次我们交通到事奉的实意,今天我们交通的是事奉的对象。弟兄姊妹,你们说事奉的对象当然是神,事奉的对象还有什么可以特别交通的呢?我们感谢主,我们承认在一般的认识上,我们了解到我们事奉的对象是神,但是在我们实际的经历里,我们常常发现我们事奉的对象不是神,我们所作的一切,不是在事奉神。因此我们不能不在主面前,求主给我们在事奉的对象这事上有一个更新。

    弟兄姊妹可以留意到,我点出了交通的主题的时候,有没有留意到我们刚才所选读的经文里有一个特点呢?那个特点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关乎事奉的对象的问题。以色列人出埃及前,神给百姓拯救,在那段日子里,神的宣告是要让祂的百姓去事奉。弟兄姊妹们留意,刚才我们只选几处来读,仍然有很多处我们没有选到的,你总能发现一件事,向法老讲的话都是让我的百姓事奉我。事奉我的这个我是很突出的。

    贯串整个旧约神所讲的话,都是说到关乎事奉的话。你们一直能发现,神把这个事实摆得非常的明确,事奉我是很明确的事。弟兄姊妹,你们看新约,刚才我们读的新约圣经并不太多,我相信弟兄姊妹对新约圣经比较熟悉多一些,我就没有选那么多,我只是稍微选一两处。你们就会发现,到了新约的时候,一提及事奉的时候,或者是服事的时候,你一定看到这个对象没有改变。虽然神作工的方法不同了,从律法进到了恩典,从形式进到了实际,但是那对象仍然是没有改变。我们的主说,如果有人要来服事我,圣灵提醒的儿女说,要心里火热,常常服事主。这个主就是 我,这个我就是主。然后,弟兄姊妹你们再看,在圣经最末了,就是在永世里,也就是在新天新地里,留意天使对约翰讲的话,刚才我们读的经文,你留意那些话,虽然在那日子里,神的宝座在宇宙中已经显明了,神的丰富,神的荣耀已经在宇宙中充满了,好像神的旨意已经全部完成了。如果我们说,神的永远计划到了新天新地的日子是完成了,连神自己都承认是完成了。在二十一章里,你听到宝座上有大声音出来说,都成了,神自己都承认全部作完了,但你留意有一件事是继续下去的,而这件事继续下去的时候,那服事的对象也没有改变。你们留意到天使和约翰讲的话,他的仆人都要来事奉。那事奉的就是神,神就是祂。

    神永远是事奉的对象

    弟兄姊妹,交通到这里,我们留意到一件事了。我们上一次就提到说,从永远到永远,事奉是不会停止的。今天我要再提一件事,从永远到永远,事奉的对象是主也是永远不会停止的。我们掌握到这个永远的事实,我们今天就要留意到,为什么要去重新注意事奉的对象的原因。神的话叫我们看见,从永远到永远,神的自己是我们服事的对象。这一点,我们是要真真实实的抓得很紧。我们交通下去的时候,弟兄姊妹你们会看到,这个对象常常给好多的人,事,物去代替,有些是有意无意之间去代替,有些是有意识的去代替,有些情形是没有意识的,但是结果还是发生了代替的事。

    虽然到了永世的时候,这一件事不会再有变化,但现在还没有到永世,现在是我们进向新天新地的过程,所以在这个过程里,这事还是会发生变化的。所以会发生变化的原因,就是因着撒但一日没有被扔到火湖里,牠都要来骚扰并打乱这一个事实。我们也懂得,撒但堕落的基本原因是要推翻神的宝座,牠拒绝神的权柄,牠要代替神作权柄,代替神坐宝座。

    因此弟兄姊妹留意到撒但堕落的基本原因,我们就好容易看到在这个世代里,或者说在新天新地还没有来临以前,他工作的主题是什么?我们不必将他讲得太宽。关于牠要阻挡人信主的事,我们不再提牠了。我们光是提到今天我们所讲事奉的范围就够了。你摸到撒但作工的主题,我们就能留意到在我们的事奉里,我们所碰到的属灵的争战的内容。

    撒但打岔人事奉神

    撒但一直不给神的儿女进入事奉,这是第一件被我们碰到的,牠一直叫我们不要去碰到事奉,牠可以叫人根本不想到需要事奉。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放下,因为已经不在弟兄姊妹的范围里。弟兄姊妹们,你可以说,我想也好,不想也好,我现在已经被卷入事奉的范围里去了。所以你非事奉不可,因此没有想到要事奉的那一点,我们就把它放下。我们只要留下在事奉里的弟兄姊妹这一个范围来看问题。

    弟兄姊妹,你必须看到这一点,撒但在我们身上一直要作一件事,就是不要我们去事奉。当然我们要去事奉,牠没有办法阻拦,但是牠那个不给你去事奉的原则,还是可以实现在我们这班人的身上。我们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历史作例子,你就看得很清楚。我们今天读那些经文,都是摩西对法老讲的话。把这些话反过来看,你就看到法老一直不容以色列人去事奉。法老是代表世界的权势,是执行撒但的主意的一个组织。你留意到,在那些被神选出来作事奉的人身上,牠就是不给他们去事奉。弟兄姊妹留心,这是个相当不简单的问题。我们是被主拣选的人,我们是为了事奉而来到神的面前。但站在撒但的立场上来看,牠绝对不容许这班人在神面前有服事,因为牠根本不承认在神面前应该有服事。所以在我们的心思里,常常发生一个挣扎,我们究竟要服事主,还是不要服事主?我究竟要参加服事主,还是不要参加服事主?为什么我们会发生这样的心思呢?当然我们可以说,参加了服事,我要用很多的时间去准备服事和服事,那样我生活就拉得很紧了。当然我们还可以找到很多的理由,比方说,昨天晚上我们聚会的时候,张弟兄提到一些问题,出乎我意料以外,很多弟兄姊妹真是应该知道的,但是不是很有把握的知道?有好多是信主不太长久的肢体,我们不作太高的要求。但有很多聚会的时日已经不短的,弟兄们又常在聚会里很多时间都提到的,但是他们仍然是好像很含糊,而这些含糊的事,不是说不需要知道的,而是我们必须要知道的。我觉得有点惊奇,为什么弟兄姊妹会有这种情形呢?

    比方说,好像对真理认识含糊这件事,就会成为我们的理由。因为我在认识上没有把握,我怎么可以事奉呢?我们为自己制造一个理由出来,不是我不想,是我不配。我们说,如果我们真正到了神的面光底下,有谁敢说,我配事奉神呢?我们没有一个人敢说,我们是配事奉神,我们没有一个人配。你就说,既然是不配就不要事奉罗。但是奇妙的主在这里说,你们这班人没有一个是配,但我就是要用你们。弟兄姊妹,这样怎么可以?我们既是不配,而他又要使用。我们感谢赞美神,所以我们说事奉神是恩典,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这样,我们是不配,但是神要用我们。保罗自己所提到的,我们能承担得起这个执事,不是根据我们能,乃是神要这样作。如果我们看我们自己的时候,你就要说,我认识不清楚,又不配,又什么也没有,所以我还是不要事奉主。

    弟兄姊妹,你留心,这个是撒但工作的主题的第一点,他就是叫你不事奉,我们不详细提这一点,我们的弟兄姊妹很容易胜过这一件。我要提到撒但在我们身上作工的主题的第二样,第二样是非常危险的,不管你我今天在主的面前有多少属灵的经历,或有多少服事的年日,如果主在我们的身上不怜悯我们,我们自己也不在主的面前保持苏醒,问题一定会出来。但感谢主,主的怜悯是没有必要去怀疑的,因此剩下来的,就是我们在神面前的苏醒。

    撒但在我们身上作工的主题第二样是什么呢?这一样对于那些没有心要服事主的人是不会出现的。对于有心服事主的人,就非常容易出现,而且是不停的出现,出现了一次,还有第二次,出现了第二次,继续有第三次。这件事是非常非常阴险的,因为很多时候,我们不自觉的就掉落这个陷阱里。

    最近你们在新闻报导里,无论你在电视上看到也好,在报纸上看到也好,你看到在美国有两个很出名的电视布道家去打官司,他们互相在那里扬丑史。我们不理会那件事情是怎样来的,我们不能不指出一个问题,我相信他们起初的时候,服事主的心思是单纯的。但是经年累月以后,慢慢好像建立了他们的事业王国的时候,他的地位提升起来了,物质的好处增加了,问题也跟着来了。问题来了,你以为他的失败是从失败那一刻开始的吗,绝对不可能的,而是长时间的累积,到了一天就显露出来。起初是单纯的,慢慢的就失去了单纯,慢慢的那服事就是为了钱,慢慢的那个服事就为了名,慢慢的那服事就为了他自己个人理想的满足,慢慢的他的服事就成了他事业上的夸耀,慢慢的他的服事就成了他个人的产业。

    以别样代替神

    如果那些报导是真的,我好难相信一个服事主的人,一年接受一百五十万美金的收入,我没有办法能够想象一件这样的事。但是为什么那个人长时间这样接受那样的收人而没有反应。弟兄姊妹们,你就可以看到,在一件事情上出事,其它的事就慢慢都会出现。为什么会有这样事呢?简单的原因就是说,在神面前失去了事奉的单纯。他事奉的对象,已经不再是主,他事奉的对象,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主自己。起初的时候,轻微的掺杂就越来越多,到了有一天,主就根本被推了出去,所有的事奉,就不再是向着主,外面是挂着服事主的招牌,但实际上是服事自己的肚腹。正如圣经上明说,有人就是这样用敬虔作得利的门,他们的服事不是为着神,而是为着他自己。

    弟兄姊妹,我们留意,这种情形是非常非常危险的,因为很多时候,外面有一个幻象给你看到,你觉得仍然在作神的工作,你仍然挂着主的名在作工,你工作的内容仍然是传福音,你在工作上所发表出来的,仍然是为着神自己的国。外面可以完全没有改变,但里面不同了。从前里面是为着主的国,外面也是为着主的国,如今外面仍然是为着主的国,但里面已经不是主,里面已经是别样的东西代替了主。

    这样的问题,是非常严肃的,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随时都会发生。当然我们不会发展到好像现在这班弟兄与弟兄在法庭上打官司,以往我以为只有中国的弟兄会这样作,现在看清楚了,只要是人就都会这样作。不管他的事业成就和属灵的声望有多高,只要是人,就有那危险在那里。当然你可以寻找很多表面的原因来说明这样的事,但一个基本的原因,就是在神面前失去了准确的事奉对象。在旧约以色列民的历史中,最突出的代替就是偶像。在旧约的历史里,神在百姓中间一直去纠正的,就是要将偶像摆开,让神的位置准确。

    来到新约的时候,新约的教会不会再有偶像的宗教事物,但并不等于没有别样东西如同偶像一样来代替主的地位。弟兄姊妹你留意,如今,在新约的服事里,经常发生代替作用的事物是什么呢?我们不讲刚才最突出的,我们讲普遍的。弟兄姊妹,就是在我们中间,我们不自觉的有时都会落到那种地步。我们看其它人的时候,我们或者会看得清楚些。但是看自己的时候,就看得没有那样清楚。虽然没有那样清楚,但并不等于说我们没有,因为这是撒但很阴险的工作方法之一,是什么东西如同偶像一样来代替主的地位呢?就是工作,所属的团体与组织,神学思想,工作的理想,弟兄姊妹,你留意这一切的东西,你说不对吗?似乎是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难道工作是错吗?在教会里面,弟兄姊妹每个人都不工作,教会的活动怎么显出来呢?你说组织错吗?如果没有一个组织在安排各样服事,肢体的功用怎么显出来呢?你说团体是错吗?如果没有一个属灵的团体,整个属灵的服事是怎样进行呢?

    弟兄姊妹,你从表面去看的时候,这一切的东西都可以说是对的。或者讲得更具体些,我们回来看弟兄姊妹在读经服事的带领上面,你说,我如今带领读经服事是错吗?如果是错的话,教会为什么要作这个安排?要我去服事呢?当然那不是错的事。比方说,下个月就要开始一个少年主日聚会,你说,这个少年聚会是错吗?如果是错的话,教会为什么会在交通里寻求出这个工作来呢?我们说,这些都不是错,问题就是说,如果我们里面不保持苏醒,所有对的事物都能够在我们身上发生一个代替的作用。

    比方说,某姊妹三月份开始在读经的带领上有服事,在这个服事里,当然我们一点都不会怀疑她是不甘心的,因为她是经过祷告,有主的引导,然后她才接过这个服事,所以她绝对不会说不甘心接受这个服事。虽然那件事是对的,但慢慢,慢慢在她心思里,她一直看这个服事是最紧要的,整个星期所有属灵的安排和活动,就是为了这个服事。你说,我这样忠心的服事不好吗?这个也是对,但是问题在这里,为什么会整个星期属灵的活动,只是为了这一个服事?弟兄姊妹,我不敢去分析任何一个人里面的光景,因为每一个人里面的光景都可能不一样。但有一个非常大的可能,那个可能是和接了这个服事过来以后,似乎我在读经组里,就有一个特别的位置。在这个特殊的位置,我必须要有一些表现,和弟兄姊妹一起来读经的时候,我必须有一点突出的亮光,我必须要有一些叫弟兄姊妹觉得可佩服的。弟兄姊妹,各人的情形不一定相同,可能是这样,可能是那样,但是各样不同的心思一出现的时候,慢慢的就会把我们的心思,从服事主那一点转移去服事工作。慢慢的就会叫我们的心思不是那么重的摆在主的满足上,而是摆在我自己的满足上。我自己的满足可以表现在别人佩服我,或者说我把工作作好,把我份内的事情作得人人都称赞。

    弟兄姊妹,我绝对没有意思说,弟兄姊妹不要把当作的要作好,而是说,我们不要把我们所应当作的作为我们的主。弟兄姊妹要记住,这是非常容易在我们身上发生代替作用的,我们服事不是为了我们这个团体在人中间显扬名声,我们的服事并不是为着显明我们的组织是最有效。都不是这些,如果我们的心思一直看着这样的光景,那就非常容易的显出我们所服事的不再是主,而是这一切的东西。我们求主给我们在这些事上有很敏锐的感觉。因为这一切的东西是属灵的事,是不该与主分离的。如果这一切的事使我们与主有很明显的分离,那就很简单了。坏就坏在这一切的东西,似乎都是与主有很密切的关系,全部工作都与主有关系,教会的成长与主有关系,教会的见证与主有关系,工作的方法能叫人更多的碰到主,似乎也是与主有关系,问题就出在这些地方。

    不是事奉主以外的事物

    如果这一切事是可以与主分得很清楚,可以分开主就是主,这些就是这些,问题就简单得多。但是事实上,这一切的东西好像与主是连在一起。正因为是这样,我们更需要主的怜悯,叫我们灵里有一个极度的苏醒。以前有人把倪柝声弟兄的一篇信息印成一本很薄的小册子,现在好像都不容易找得到,那名字叫事奉神还是事奉殿。我们不用看书的内容,只要看那个标题,就可以引起我们的警觉,殿和神是连在一起的,你从表面上看,殿和神是连在一起的,但究竟我们在神面前是在事奉神?还是事奉殿?祭司要去殿里面事奉的,殿里面有很多的事物是祭司必须要作的,所以圣经有时讲到说,祭司是事奉殿的。但在执行殿里的事奉时,究竟我们在事奉殿呢?还是在殿里事奉神?

    我相信弟兄姊妹,如果去把我们的心思闪亮一下的时候,你立时可以发现一个很明显的问题。不错,殿是神的居所,但是殿并不等于神。虽然在旧约里,殿可以作为神的记号。严格说起来,不是神的记号,而是神同在的记号。所以严格讲起来,殿就是殿,神就是神,殿是神的居所,但是殿并不等于神。如果我们一切的事奉是对着殿,那么我们的事奉就不一定是对着神。如果我们的事奉是对着神,我们的事奉一定是在殿里面。弟兄姊妹,神与殿的关系,就好像不那么容易分开,但事实上,你必须要把它分得清清楚楚。我们所事奉的是神,我们不是事奉神所居住的殿。虽然神是住在殿里面,但是我们不是事奉那殿,而是事奉在殿里面的神。这一个原则就把我们带到一个很清楚的认识里,我们求主给我们常常警醒,灵里面十分苏醒,不把任何主以外的事物,即使属于主名下的事物来代替主。这一件事是非常重要,特别在我们服事主的人身上,这个方向绝对不能错的,事奉的物件绝对不能错的。

    在神旨意里服事弟兄就是服事神

    如今,我要转入实际事奉的事上,因为进入到具体的事上,我们就容易了解。你说,我们事奉主,但是主在天上,而我们是活在地上,如何叫我们的事奉能够与主连得起来呢?如何叫我们在地上所作的连上天上宝座的主呢?我们说,我们事奉主,而实际上,好像我们服事的对象是人,怎样能调和这一事实呢?很多时候,在事奉上叫我们灰心的是我们碰到人,我们心里面常常会说,如果我真是事奉主就好了,但是事实上,我事奉的对象,好像具体接触的却是一班人,这样怎么能够叫我与事奉主的事连结起来呢?

    弟兄姊妹,我们必须要在这件事上有学习,有操练。比方说,你带领读经的时候,你碰到你组里有十个人,八个人不开口的。每次读经交通的时候,你不讲话,就剩下只有两个会讲话,那两个会讲话的,又好像交任务的来讲话,每次他都讲,但只讲一点点,讲完以后,他就觉得他的责任完了。那两个人在组里面极其量只占用了十分钟,一个钟头的读经,剩下五十分钟,你自己怎样处理呢?弟兄姊妹,经常我们会发生这样的困扰。如果是服事主就好了!服事这一班不作声的人,你又要有服事的实际,那怎么办呢?

    弟兄姊妹,我们说,常常叫我们感觉灰心的,是因为我们具体的服事对象是一班人。我们是服事主,不是服事人,怎样在这件事上叫我们去调和呢?我们不能不返回事奉的实意里,我们承认主是配受敬拜,我们承认主是配得一切的服事,既然主是配得的,我们就带着这个心情去作,带着这样的认识去作。就算我带着这样的认识去作,不见得马上那八个不作声的立刻就开口。弟兄姊妹,在这件事上我不详细去讲,但我不能不提一件事,我们去服事主的时候,我们在弟兄姊妹中间有服事的时候,你千万不要说,我是为他作事。主就是把那八个不作声的人放在你的周围,一个星期对着你一次,目的是叫你到主那里多吸取主,多经历主,多享用主。不是叫你多吸收、经历、享用去供应那八个人,而是说,叫你因着那八个人,而在主面前有所等候,有所求,有所要,然后叫你有机会去经历主的作为。你看到主慢慢的将八个变为七个,七个变为六个,六个变为两个,到最后八个都毕业了。

    弟兄姊妹你留心,主是给机会我们去服事。因此我们说,即便有这种情形,我们若有心思去服事主,我们承认主是配,既然主是配,虽然好像在感觉上是个不释放的环境,但我服事的还是主。我相信有很多人都负担过在主日烧菜的事,起初我们的聚会只有三四十人,解决这个问题就比较轻松些,现在连大带小已经超过百人。好像很有意思,每次我自己去烧菜的时候,我平常都是烧鸡,弟兄姊妹都知道,我初时是买整只的鸡回来斩开,现在聪明些,就买腿,肉质又好,不用那么多工夫。即使是这样,我算过,准备的时间差不多要两个钟头,再加上要煮,三个钟头是跑不了的。弟兄姊妹,我不知道你们的心情是怎样,会不会在你斩鸡的时候,啊!麻烦死了。斩完了以后,手都发软了。一些弟兄很聪明,干脆买绞碎的猪肉,然后开罐头,再把它们混起来。但不管你用什么的方法,总之你作的这件事,从表面去看是为着服事弟兄姊妹。但是为着服事弟兄姊妹,你在时间,精神,金钱各方面,你都有要付出去的,你会不会觉得里面有一点不舒服?曾经有过这样的事,不过弟兄姊妹不要追问,有人为了不想斩鸡切肉,他就干脆不回来聚会了。

    弟兄姊妹,我提起这样一件事,我们说我们都是人,我们有时总会因我们所作的事烦躁起来,我们并不是属灵到很高的地步,完全不会被环境来惹动我们。如果你发生过这样的事,你会不会想到说,我这样预备饮食,是服事主呢?还是你只看到服事弟兄姊妹呢?或者是连服事弟兄姊妹这一个你也看不到,只是觉得有义务要作那一件事?当然,你若只看到那是一个义务,那件事就不是很美。就算你看到服事弟兄姊妹,好是好,但还不是那么准确。所以难怪我们会发脾气。

    感谢主,你作这件事的时候,你虽然知道你是服事弟兄姊妹,但你看到你是在服事主。你可以去实际经历一下,你整个心情就开朗,你整个人就释放和轻松。弟兄姊妹,我不是乱讲的,有一次我不太舒服,当时王师母还没有来,现在她可以帮一下忙,可以减轻一点,以前我是一于一脚的来作。因为那次不太舒服,就发起脾气,因为那把刀又重,斩了一会儿,真的是没有力气了,就发起脾气来。那个烦躁一来,就看到有很多还没有斩开,你怎么能这样下去呢?你怎能坚持到斩完那个时候呢?心里真是有些烦。感谢主,就在要发脾气的时候,在灵里有一个光,你现在是服事主,你向主发脾气吗?还是向你自己发脾气?还是向那班弟兄姊妹发脾气呢?你可以说,你们若不要在这吃午餐,就什么事都没有。弟兄姊妹,当主的光一闪,里面就亮了。服事主,现在我是服事主,整个事情就立时发生变化,好像软了的手又再有力气了。不是心理作用,真的是有了力气。

    弟兄姊妹,你留意到,不错,我们服事主的时候,我们的对象是主,但是具体的对象常常是人,在这种情形底下,怎能叫我们服事的心思可以维持一直向着主,又不给主以外的事物来代替?主的话提醒我们,在两个方面来提醒我们,一方面是从具体的工作去看,从具体的人物去看。刚才我们读过歌罗西书,轻轻引过一些的说话。当你去服事人的时候,你要忠心去服事,不要当作是服事人,而要作为服事主。弟兄姊妹,这个是我们的心思,在我们的心思里,不是看到人,而是看到主。这是一个方面,详细我不提了,对于这些话,弟兄姊妹应该自己来领会。

    另一方面又是什么呢?不错,我们作工的对象是人,我们服事的具体对象是一群人,但弟兄姊妹千万要注意那服事的内容,那服事的内容是对,你就对,如果你服事的内容不对,那个问题就很大。我们刚才读约翰十二章,弟兄姊妹你留意,主自己说,若有人服事我,就当跟从我,我在那里,服事我的人也在那里。弟兄姊妹,这就关乎服事对象的问题,你认准了那个对象,你不是作一些基督教的工作,你不是作一些教会安排的工作,你是在那里服事主。所以在你服事主的时候,你就注意一个问题,就是那个服事的内容是不是主所要作的。就是说,在你作那件事的时候,主在不在那里?如果主是在当中,你就作对了。若是主不在当中,就算你的理由很充分,主不在那里,那个就不是服事,你也就不是服事主。

    弟兄姊妹,这个原则是非常清楚的,因此,你们该留意到一点,我们的心思是向着主,我们手里所作的是作出主所要的。这两件事,我们在主里作对了,我们就会在主面前受到保护,不会偏离事奉的对象,我们不会落到事奉工作,我们不会落到事奉团体,我们不会落到事奉我们的属灵理想,我们也不会落到去事奉事业,我们一直都被主保守着我们的心思,叫我们在神的面前作一个单纯服事主的人。盼望主自己特别怜悯我们。

    今天早上的交通是比较具体的碰到事情,特别是摸到我们心思里的情形。一个事奉主的人,要紧的是心思要对,心思不对,所有的事奉都不对。心思对了,我们的事奉就有可能对了。我们盼望主怜悯我们,在这服事的功课上,一面有服事主的工作,一面去学习作服事主的人。── 王国显《叫祂的话都成全──圣经各卷提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