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三讲  事奉主的人

 

    今早是最后一次我们在心思里有调整的交通,下次开始,我们就来看圣经的整个概略。头一次我们看到事奉的态度和内容,上一次我们看到事奉的对象,今天我愿意和弟兄姊妹一同来看事奉的人和事奉所得的赏赐。我们在主的面前作为事奉的人,必须要有一点清楚明白的看见。

    请弟兄姊妹看罗马书第十二章,我们先看十一节,殷勤不可懒惰,要心里火热,常常服事主。我们要注意的是当中那一句,要心里火热或者用另外一个意思来说,是在灵里发烧,在服事主的人里面应该是发烧的。外面要冷静,里面却是要燃烧着,这是我们第一处要读的经文。然后我们再读腓立比书第二章,我们看十六节,该从十五节的当中开始,你们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叫我在基督的日子,好夸我没有空跑,也没有徒劳。我以你们的信心为供献的祭物,我若被浇奠在其上也是喜乐,并且与你们众人一同喜乐。继续再看彼得前书第二章,这些都是我们很熟悉的经文。第九节,唯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人奇妙光明者的美德。

    我们还要看好些,诗篇二十九篇第二节,要将耶和华的名所当得的荣耀归给,以圣洁的妆饰敬拜耶和华。我们留心看那些小字,我们看末了的那一句该这样读,以圣洁为妆饰敬拜耶和华,然后我们再看九十六篇,都是差不多的意思,诗篇里有好几处都这样提说,我们看第九节,当以圣洁为妆饰敬拜耶和华。我们只看两处就够了,诗篇里有很多处说这样的话。然后我们看路加福音第一章,75节,就可以终身在面前,坦然无惧的用圣洁公义事奉。然后我们又回到出埃及记第八章,这是我们接连三次都读的经文,第一节,耶和华吩咐摩西说,你进去见法老对他说,耶和华这样说,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27节,我们要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照着耶和华我们神所要吩咐我们的,祭祀他。

    我们再看马太福音,再看一两处就完了。第五章38节开始,你们听见有话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强迫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然后看启示录第十一章16节,:在神面前,坐在自己位上的二十四位长老,就面伏于地敬拜神,说,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啊,我们感谢祂,因祂执掌大权作王了。外邦发怒,祂的忿怒也临到了,审判死人的时候也到了。祂的仆人众先知和众圣徒,凡敬畏祂名的人连大带小得赏赐的时候也到了。祂败坏那些败坏世界之人的时候也到了。末了我们看二十二章第三节开始,以后再没有咒诅,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祂的仆人都要事奉,也要见祂的面,祂的名字必写在他们的额上。不再有黑夜,他们也不用灯光和日光,因为主神要光照他们。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我们就读到这个地方。

    事奉的人

    今天早上我们看到要事奉的人,我们先要确定一件事。我们说到事奉的人,那个着眼点不是在他有多少的恩赐,也不是着眼在他能作些什么。一般人看事奉的人,先从他的恩赐着手,或者从他能作什么,或者是他的工作能力着手,或者在他的组织能力,他能承担什么来作定规。但是我们回到神的面前去看事奉的人,这些条件都要摆在第二步,甚至是第三步。因为在神的面前作一个事奉神的人,神不是重在他的恩赐,因为恩赐是神给的。他虽是没有,但神要用他的时候,神可以给他,并且是丰丰富富的给他。所以恩赐在神的面前不是问题,工作和能力在神的面前也不是问题。

  好多人有恩赐,有工作能力,但那个人不对,在神面前就如同没有。因为这样的人在事奉里,不但不能成事,相反的还要坏事。有恩赐而人不对的,神不能用这样的人。我再重复一遍,有没有恩赐是人所看重的,但是有没有恩赐是神并不看重的。神所看重的是那个人在神面前是对或者是不对。神要用的人,神会把恩赐赏给他。

    我们要注意这样一件事,不是先有恩赐,然后才被神使用,乃是神要使用那个人,神就赐下恩赐。这个次序我们必须要抓得牢牢的,我们能抓牢这样的一个次序,我们在神面前要作一个服事的人,我们就要对自己要求严格一点。好多的时候,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是比较宽的,对别人的要求是比较高的。但作为一个事奉的人,这种光景刚好要反转过来,对别人我们可以宽一点,对我们自己必须是要严格一点。因此我们看事奉的人,我们的确是看他的本身,而不是看他的所有。

    心里火热事奉主

    当然我们不能在一个早上就把一个事奉的人所该显出的是什么都完全说明出来,但我们总得要把几个原则性的东西放在神儿女们中间,这些原则我们能通过,我们在神面前要作为一个事奉的人,若不合格也差不多远了。头一件事弟兄姊妹必须注意的,就是刚才我们所读的圣经开头的那处,那说,殷勤不可懒惰,要心里火热,常常服事主。上面就提到要殷勤不可懒惰,这是表现在外面的光景,这个外面所表现出来的光景是根据什么东西呢?是根据他里面有一个事实,是燃烧着的事实,这个烧着的事实,催促着他要服事主,催促他不住的服事主,所以那里说,要心里火热,里面如同火烧一样,不服事主就过不去,不服事主,就觉得有很大失落的样子。

    我们的主进入圣殿的时候,看到那些在圣殿里卖牛羊鸽子的事,就忍受不了,立刻动手洁净圣殿。圣经如何来述说这件事呢?主这样做正是应验了圣经预言上所说的,我心里火热如同火烧。弟兄姊妹,我们在服事主的事上,也该同样的在里面有烧着的火,如果里面没有一点火在那里烧着,我们的事奉就是工作而没有疑问了。我们的事奉是在应付也是没有疑问了。

    我们必须注意这一件事,怎样才能叫我们心里火热呢?心里火热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呢?每一个在神面前爱慕服事主的人,都一定经过这一个点。我想我们不必隐瞒我们自己的经历,没有一个人在蒙恩得救以后,里面就有这个火烧的。起初的时候,总是有许多理由,觉得事奉主并不是我的事情。我们不说一定不事奉主,而是说,我们里面有一个误会,或者说误解,事奉主的事情还轮不到我。正因为这个轮不到我的想法,我们总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是在那里聚会、聚会,也满足于我聚会出席的记录,我就觉得满意了。弟兄姊妹,我们都走过这样的一段路。但我们不知道那一天,反正我们每一个人都经历那件事,神在我们里面作了工。神好像容让我们经过一段拖拖拉拉的日子之后,神就在我们里面作工。叫我们格外的感觉恩典的滋味,叫我们格外的感觉恩典在我们身上是如何的宝贝。这个恩典的事实在我们里面出来的时候,我们里面就有一个反应,我们里面就接受一个冲击,我们里面就有了一个催促,我必须要服事主,我服事的心意就这样开始了。

    起初的时候,我们的心思还给压住不敢放,但是慢慢的,里面那个火烧越来越旺了,非要叫我里面那个烧着的火找到出路,我是不能停下来的。弟兄姊妹,如果我们在神面前服事的经历是这样开始的,那就很准确了。恩典的催促把我们推进服事的事实里。

    不该掺杂人自己的因素

    如果不是从恩典的催促把我们带进服事里,我们在这一件事上就需要主的怜悯。说清楚一点,许多的时候,有人愿意事奉,但事奉的动机不对,事奉的起头也不对。有人事奉是为了满足他个人的领袖欲,他觉得我这样做,我就可以发号施令,他的领袖欲就可以有些满足。为了要满足领袖欲,他也把自己摆在工作里面,在那里要表现个人的才华,在那里要表现个人所有的工作能力。慢慢的在一个组织里面,姑且这样说,从最低的阶层,爬到最高的阶层去了。弟兄姊妹,这样的心思是可以推动一个人去参加工作的,所以我想,还是用参加工作比作一个括号在事奉里合宜一点,这是一种原因。还有第二个原因,他并不需要爬到一个高位去满足他的领袖欲,但是他又很愿意让别人对他有欣赏,他要寻得人对他的称赞,因此他又参加工作罗。因为在参加工作里面,能有机会表现自己,自己一表现出来,别人就欣赏啦。别人给他一点赞美,他就得着他的赏赐了。有些人是为了这样的动机来参加工作的。

    又有一些情形是个人有一些理想,这一些理想如果用人的角度来讲,都是对的,但却不是神所要作的。弟兄姊妹,你们要注意到这样的情形,神所要作的,是在真理里面指导我们。人所要作的,站在人的立场上,许多的事都可以是对的,都是合理的,都是应该作的。但问题是在这里,这些应该作的事,要是作在教会以外,那就完全是没有难处的,但是要把那些东西作到教会里面来,难处就发生了。因为这一切人都以为对的东西,并不是在真理里面出来的,或者说是接受真理的指导的。有一些人的确是有一些抱负,他感觉他有一个理想要做,他看中了教会就是让他发展他的抱负最理想的地方,因此,他也参加到工作里面来,借着参加工作,将他的抱负发展在里面。

 

    弟兄姊妹,各式各样的情形都会发生在一个工作的人身上,这是我们不能不注意的,我们回到头一次交通的话上面去,我们记得,我们说我们的服事是一个献祭。如果是敬拜,如果是献祭,那么我们所作的没有配合这样的需要,我们所作的就不能叫作事奉。因为我们说,一个事奉的人最要紧的一件事,就是看他事奉的起点是在什么地方。那个起点如果不是在恩典的冲击里面来开始,那么他很难在里面有发烧的。只有恩典在我们里面冲击的时候,恩典在感觉里越来越强的时候,恩典的领会越来越深刻的时候,我们里面的反应也越来越强,强到一个地步,就焚烧起来。

    弟兄姊妹,你看多少服事主的人,他们为什么那样的把自己拼上呢?为什么他们要用拼这一个字来说到他们在神面前所要作的呢?的确在他们的里面是烧着一团火,他不能不这样的摆上去,他不能不这样的拼上去。弟兄姊妹们,记得以斯帖的那一句话,死就死吧,我就是要违例去见王。弟兄姊妹,你看到以斯帖说这一句话的时候,你就晓得她说这一句以前,她里面是烧着的。她懂得,我去见王,如果王不同情,那我就完了,但是我非去不可。为什么非去不可呢?因为里面有一团烧着的火,让她不能不去。虽然要冒一个这样大的险,但她还是把自己摆上去。这个叫作拼。这个拼在别人听来是冒险,若是不在主的手拼,那就有拼的形式,而没有拼的实际。因为当你拼上去的时候,神在那里负责一切,你就感觉我以为是要拼,结果我并不是在拼,结果是我在那里享用主。

    弟兄姊妹们,我们必须要注意这样的一件事,我们一切的服事,是从里面的火热开始的。我们里面有一个烧出来的热情,要满足主,要彰显主。因为恩典在那里催促我们,主是这样的恩待了我,主是这样怜悯了我,主是为我预备了这样丰富又荣耀的前途,在我这个不配的人身上,主没有把我漏掉,主在我身上作了这样的工作,我怎能闭口不言?我怎能不把神的恩典发表出来呢?如此宝贝的主,我怎能把隐藏呢?里面就有那个催促,要把主彰显出来,要按着主的心意发表主的荣耀。我们感谢赞美神,这是事奉的人在神面前该有的起头。

    但不是只能作一个起头,而是继续不住的活在这种光景里,因为在圣经原来的意思里,就是给我们领会这样的事实,殷勤不可懒惰,要心里火热,不住的火热,常常的火热,无休止的火热服事主。弟兄姊妹,神的话如此提醒我们,一次被烧着了,就一直的烧下去,是越烧越旺。弟兄姊妹们,过些时候,我们也许会唱一首诗歌,那首诗歌的头一句是主啊,当你在我生命中点活了我。主把我点燃了。我们总有被主点燃的那一刻,但从那一次燃着了以后,那燃烧的火就如同燔祭的火一样,是不住的在燃烧,就是这样来维持我们在神面前准确的事奉里面。这是头一件事,我们需要主不断的怜悯我们。我相信我们都有过那准确的起头,但我们要注意的是求主不住把我们维持在这一个点燃的光景里。

    彰显主自己

    第二件事,我想和弟兄姊妹交通的,也是我们不住需要在主的面前蒙怜悯的。我们上一次就提到,我们事奉的对象不是工作,我们事奉的对象是主自己,我们事奉的内容是把主彰显出来。既然是如此,一个事奉的人,该注意的,就是主在我们里面的显出。如果我们不能把主显出来,在我们工作里只有一些话,只有一些工作的成绩,只有一点工作的内容,而没有主在那里,主没有显出来,我们在事奉这件事上面就有了缺欠。

    我们很熟悉的一段经文,就是刚才我们读的,也是我们平常记得的。在腓立比书那说,你们显在这个世代中如同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显明出来。这生命的道就是主自己,我们如同明光照耀在这个世代里,将主自己显出来,让人看见主从我们身上出来。弟兄姊妹们,这不是抽象的述说,问题是我们有没有活在这样的光景里。主实在能够从我们每一个人身上出来的,虽然我们不能很具体的说出主出来的光景是怎么样的,但别人能够感觉到的,别人能够感觉你这个信主的人与不信主的人是有点不一样的。怎么不一样?也许他也不能说出来,反正他就是觉得不一样。也许你的生活态度上不一样,还要多一点,也许你的气质不一样,不管怎么样,别人能感觉得到,你这个作基督徒的人,是和别人不一样。但你又不是很做作的作出来的,你是很自然的活出来,别人就感觉得出来。   

    弟兄姊妹,我们注意,神用着我们来服事,很重要的一件事乃是叫服事的人把主显出来。刚才我们读腓立比书二章的话,你们显在这世代中,如同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显出来。这句话是我们都懂的,但是这一句话继续往下看去,那个意思才表达得出来。保罗继续在说,说到一点上,我把你们的信心当作供献的祭物。弟兄姊妹,你注意这句话,保罗在那里服事主,保罗在那里造就神的儿女,保罗在那里将神的恩典输送到神儿女们中间,但是他并不是把他作工的数字带到神面前,他也不是把他作工的范围和项目带到神面前,他是把什么带到神面前去呢?他是将神儿女们对神的信心带到神面前。神儿女们的信心是显在什么地方呢?显在上文所说的,他们对神的顺服,他们对神的权柄没有保留的接受。经文是这样说,我知道你们是常顺服的,就是我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你们还是顺服的。然后底下就说,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立比书二章13)

    弟兄姊妹你看,腓立比教会的弟兄姊妹们一直根据神在他们里面的运行来活。这一个根据运行而活,实际上就是信心,表现上就是顺服。他们的信心被带到神面前去,带到那里作什么呢?是作供献的祭物。弟兄姊妹们,你们看到了,这就是事奉的实际。他们用什么来事奉主呢?就是用他们的信心来事奉主,用他们的顺服来事奉主,愿主的权柄在他们身上能自由的执行来事奉主。弟兄姊妹,我们真需要看准这样的一件事。一个事奉主的人,是拿他自己作为事奉的内容,用主的生命在他里面显出来作为事奉的内容。我说得更具体一点,当我们带领读经的时候,你把圣经分析得非常清楚,你在工作上已经作得差不多了。但这样是不是有了事奉的成份呢?我们不能看我们把经文分析得那么详细和清楚就是事奉主,我们必须再注意一件事,就是我们在这里把神的话带出来的时候,主的生命是不是也同时给带出来?众人是不是都在那里遇见主呢?都在那里直接碰到主呢?还是只在聚会结束以后,众人只是得着一点话,得着一点点道理而已。这一样是很重要的,因为这就决定了我们这个事奉的人在神面前合格不合格。我们实在需要留意到这一点。因为这一点是我们事奉的实际。

    以圣洁作装饰

    我们把一些该做的事情做得好,把经文分析得好,交通得好,那只是我们事奉的表现。而不能说这个是实际。如果我们真要摸到那个实际,我们必须在事奉的人身上遇见主。正因为这样,我们不能不留心这一点。刚才我们接连读诗篇,读了几句话,神说,要以圣洁为装饰敬拜耶和华,那就是说到一个事奉神的人。律法下的祭司到圣殿里作什么?烧香也好,献祭也好,在那里点灯也好,在那里换陈设饼也好,或者你是在那里清理灯火也好,不管你是在那里作什么,你是可以作这样或那样的事,但神是看那个作工的人。所以神才说,要以圣洁为装饰来敬拜神,我们也许点灯点得非常有本领,也许我们在那里烧火烧得非常有本领,但是神并不是看那些,神是看来烧香的那个人,神是看来点灯的那个人,神要看在他们身上是不是有圣洁为装饰。

    弟兄姊妹,也许我们会讲,他们当时是祭司,神要求他们是那样高的。但是我们怎么能忘掉,我们这些人本来就是祭司,每一个人都是祭司,我们进入事奉是祭司,我们就是没有进入事奉,仍然是一个祭司,但却是一个失职的祭司。我们求神给我们会注意到,既然我们在神面前是这样的来服事,我们就要留意,怎样才能叫我们这一个事奉神的人可以在神面前活得对?我们看路加福音第一章,我们刚才读的那段话就更清楚了。因为那一段话是因着约翰到了圣殿,主降生的事就要来了,而引出神在人中间所要得的,那里讲了很多话,但是我们只是读了其中的一节,就是用圣洁公义来事奉,终生这样事奉,敬拜神直到永远。

    弟兄姊妹,我们看到了这样的话,我们今天是在神面前事奉主,严格的说起来神绝对不要我们在那里处理工作,神是借着事奉的事来处理我们这个人,叫我们这个人在神面前被处理得对,因为真正在神面前要得着的服事乃是圣洁和公义。我们在面前要求主怜悯我们,把我们维持在那圣洁和公义里去事奉神。

    事奉是属灵的争战    -

    弟兄姊妹,我们再要留意另一件事,我们又回到出埃及记去,我们一,二,三次读到那段经文,我不知道弟兄姊妹们有没有留意到这一方面,神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是为了事奉。把这件事反过来,你能不能这样说,要事奉神,必须要离开埃及。我们看得非常的清楚,撒但也很知道这样的一件事,所以它一直不让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就算神的手很明显的伸出来,它还是不甘心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因为撤但很清楚的知道,人一离开埃及,神就有得着了。撒但不允许神有得着,所以它就不让人离开埃及。所以在底下的事慢慢发展的时候,法老忍受不住了,他就说,你们去是可以的,但是不要去得太远。后来法老又让步了,你们去也没有问题,不过你们的妇人和小孩不可以去,你们的牛羊也不必带走。从表面上来看,法老满好心的,他怕老人,妇人,孩子们在旷野的路上走得发昏,他们受了损坏,只要你们壮年人去就成了。

    弟兄姊妹,你看到撒但是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要把人留在埃及,只要有一点属于我们的东西留在埃及,我们必定要回转到埃及去。但人一回到埃及,人就再也没有事奉了。所以事奉是必须要完全的脱离埃及,神在领他们出埃及的事上是领得非常彻底的,神领他们走红海的路进入旷野,就是要切断他们返回埃及的路。他们可以有软弱,他们可以有失败,但怎样的软弱和失败都不能回埃及。只要他们不回到埃及,神还是可以把他们领到应许地。我们看到神在以色列人身上的引导,我们很清楚的看到神的心意。所以摩西对法老说的话是说得非常清楚的,我们要走三天的路程,在那里祭祀我们的神。三天的路程,远远的离开埃及,离开了埃及以后,就不再回埃及了。

    弟兄姊妹,我们从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历史上看到这样的事,就是说,脱离埃及就是分别,脱离埃及就是与世界有一个彻底的分别。我们晓得,我们的主向父祷告的时候是这样说,我不求他叫他们离开世界,我只求他救他们脱离那恶者。脱离那恶者的心思,脱离那恶者的生活态度,脱离那恶者的影响。我们感谢主,老早已经为我们祷告,把我们留在地上,但却要求我们脱离那恶者的手,要叫我们脱离世界的捆绑。

    我们怎么能在神的面前进到用圣洁公义为妆饰来事奉神呢?我们说得具体一点,就是说,我们这个人摆出来的时候,就有事奉的实际在那里。弟兄姊妹,这就牵连到我们具体的生活上去,我们可以说,我们在生活里面,常常借着言语来发表我这个人所有的,我们也常常借着我们生活里的安排来表明我这个人所有的,我们也常常在许多的事上来发表我们的心思,反正我们这个人的一举一动,一点一滴都是在那里有发表的。问题就是在这里,这一个发表是发表主呢?还是发表我自己?比方说,我说一个具体的例子,我不晓得为什么,从前我念初中的时候,念高中的时候,特别是读初中的时候,那时还是在跟日本人打仗,在中国内地的那一段时间,我是满口污秽的言语的,我也不晓得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当时周围的人都是这个样,说话如果不带着污秽的言语,好像就不够分量的样子。你听进来的是这样,我讲出来的也是这样,整个环境都是这样。后来蒙恩得救了,很自然的,这些言语就不见了。不是我故意要去把它拿掉,而是这些污秽的言语在我里面好像没有踪影,完全不能存留在我里面,所以在言语上的发表,就不再有那些污秽的东西。

    在我们的言语上面,常常是发表我们所有的。主也是这样告诉人,你里面有的是什么,你外面就说出来了。这是很实际的,我们里面有的是什么,外面就表现出什么来。因此,要叫我们发表主的话,我们这个人必须要有和世界分别出来的生活。我们的言语是和世界的言语有分别,我们的心思是和世界的心思有分别,我们的生活态度和世界人的生活态度有分别。我们每一天都在接触一些事物,叫我们把里面的情绪发表出来。我们里面没有的,那就不可能在外面发表出来。你里面有了,你外面所发表的就是你里面所有的。

    我们看准了这样的事,虽然我们在神面前的学习,不是从外面进入里面,而是从里面带出外面。但在我们开始要注意的时候,我们不能不从外面去注意的。举实际的例子来说,比方以弗所书上给我们的提醒,污秽的言语一句也不可出口。然后就讲了一大段话,然后又讲了一句,戏笑的话都不相宜。我们想我们作基督徒的人,污秽的言语一句都不可出口大概不是太容易抵触,但是对戏笑的话不一定有不相宜的感觉。恐怕很多人都感觉不到的,也许我们看它是小事,但我们不能不注意,这是一个测量,量度出我们里面的光景。说戏笑的话,大多数的人里面一定是虚浮的,不踏实的,我们求主给我们注意这一件事。

    要与世界有分别

    怎么能叫我们能进入以圣洁为装饰来敬拜事奉神?我们要记得一个很基本的原则,那就是必须要离开埃及,必须要脱离埃及的生活。你在旷野里面软弱也好,你在旷野里面有一些失败也好,虽然那不是美事,但是你还是有机会。要是你留在埃及,你就永远不会有机会了。这是非常重要的原则指导着我们,叫我们的事奉摸到实际。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我们继续要往前多看一点关于脱离埃及的生活。许多时候,我们有太多的理由要为埃及作辩护。因为有很多事说起来都是合理的,很多事说起来是合法的,但是因着要彻底的脱离埃及,合理、合法也就不再是理由了。

    我举个例子来说,以色列人是可以喝酒的,但是作为一个服事主的拿细耳人,他清酒浓酒都不喝。弟兄姊妹们,我们也许要在神面前跟神理论了,神的大祭司能喝酒,为什么我不能喝酒。大祭司可以喝浓酒,喝清酒,我作拿细耳人清酒浓酒都不能喝,浓酒不喝,清酒总可以吧!弟兄姊妹,你要是说理由的话,当然是有许多的理由是合理的,也合法的,但是问题不在那里。问题是说,我们所注意的是注意那个能带出最高的事奉,最满足主心意的服事。

    因此我们就看脱离埃及那个原则很重要,我们不看重我们有多少理由,我们只看重主自己要怎么作。你要是说拿细耳人若要跟神理论的话,那就有太多的理由了。清酒、浓酒是一个例子,刚才已经说过了,不剃胡子,不留长头发又是一个例子。你说,不刮胡子那无所谓,也许可以表现像张飞那样的英雄本色,那还满不错。但长长头发就不成,因为长长头发是羞辱啊!这个是理由,并且是属灵的理由。但是在拿细耳人的条例上,神就是说,不能剃头,一直等到你还俗的日子才能剃头,如果你是终身作拿细耳人,你就一生不能剃头,你一生不能喝酒,你一生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弟兄姊妹们,你会说,神未免对拿细耳人太苛刻了吧!我们不要说得那么快,神并没有强迫那一个人作拿细耳人,每一个作拿细耳人都是他自己甘心情愿去作的,那也就是像我们刚才起头所说的,是恩典的感觉催促他作拿细耳人。既然要作拿细耳人,就完完整整的作拿细耳人。带着这个条件,那个条件,那就不是作拿细耳人。我们求主给我们更多看到这一件事,作一个事奉的人,必须不住的作一个脱离埃及生活的人。

    你会说,若是这样子,我们不事奉神不是满轻松吗?我们不事奉神,不作一个事奉的人不是满自由吗?我们作了事奉神的人,就有那么多的约束在那里。弟兄姊妹们,我们盼望主多给我们开头有的恩典的感觉,叫我们不要发生这样的想法。我们晓得,真正的事奉既然不是工作,而是生命的流出。除非我们不要事奉神,若要事奉神,我们只能走这一条路,没有别的路可以再走的。所以我们一直说,神注意事奉的人过于事奉的工作,原因就是在这里。

    事奉神的人所得的赏赐

    我要用一点点时间来和弟兄姊妹稍微说一些安慰的话,不然就好像是神在我们事奉神的人身上剥夺得太厉害了,限制得太厉害了。不事奉神,我们倒是自由人,一事奉神,我们就好像受了束缚的样子。我们求主给我们看到事奉的赏赐。我不是说,我们看到事奉的赏赐,我们就咬紧牙根拼死的爬过去。而是说,我们愿意从事奉的赏赐这一点上,来看我们所作的会有什么的果效,而这一个果效又是如何的宝贝。

    我不是说,将来你要从主手里得到一个冠冕。老实说,我们能见主的面已经很满足了,冠冕不冠冕倒无所谓。但是我们也不能否认一件事,就是冠冕是一个记号,记录了你在神而前走了多少的路。现在我不提这一方面的事,我只提神怎么来看我们在神面前所作的。刚才我们好像没有读哥林多前书十五章,现在我们在那里读一节,是我们也算是熟悉的。十五章最末了的一节,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动摇,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我们感谢主,主在这里不是欣赏我们的工作,很明显的,主在这里说出并不是欣赏我们的工作,是欣赏我们的劳苦,是欣赏我们为所摆上的。

    工作的果效不是主所注意的,这不是说主不注意果效。但弟兄姊妹,我们必须要注意一件事,属灵的事与属地的事的区别就在这里。属地的事的果效是在作工的人手里掌握的,属灵的事的作工的果效是在神的手里掌握的。所以神不注意人作工果效有多少,神是注意人的劳苦有多少。所以在这里给我们看到,所纪念的不是我们作了多少的工,那里只是很抽象的说,你要竭力多作主工,什么叫作竭力呢?到什么程度才是竭力呢?什么程度才叫多呢?这事是很抽象的,每一个人都不一样。但是每一个人都能了解,他是不是到了竭力的地步。每一个人都能知道,他是不是作到了多的程度。每一个人的情形都不一样,但是神的话是提醒我们,作吧!好好的服事主吧!维持你灵里面的焚烧来殷勤服事主吧!虽然也许为了服事主,你要受很多的委屈。虽然为了服事主,你撇下很多合理、合法、合情的事物。但是主纪念你为他的劳苦,主不会忘掉你在面前所摆上的一点一滴。

    许多的时候,我们很喜欢别人欣赏我们所作的,却不大注意主欣赏我们所作的。我们忘记主也好,我们没有忘记主也好,但是主却是告诉我们,是不住在那里一直欣赏我们的劳苦,不住在那里数点我们的劳苦,也不住在那里记录我们的劳苦。主有这样的纪念就太美了,太好了。我们读启示录七封书信的时候,你一直看到主对教会说的一句话,我知道你。虽然七个教会是七种光景,但是我知道你,怎么怎么。弟兄姊妹们,这是主的数算,这是主的纪念,我们在面前一切的服事,一切的摆上,主都在那里纪念。

    但是你说,这样不是很空洞吗?他只有一个纪念而已。说实在话,对于将来的事情很具体会怎样出现,我也不能说得太清楚。但是我总知道,将来我们事奉的路走完,见主的时候,有一些事是一定会发生的,特别是对那些事奉主的人,不会不发生的。我想请弟兄姊妹们再看启示录二十二章,在没有看二十二章以前,我们回忆十一章二十四长老敬拜主时所说的话。在那些话里,宣告了一件事,就是神赏赐那些敬畏的人和事奉的人的时间到了。那个时候一到,主要把对事奉的人的欣赏,很具体的又很实际的显露在众人的面前。具体到一个什么程度呢?我再说,我没有办法说得清楚。但是有几件事主给我看得很清楚的,那就是在二十二章里,从第三节开始,以后再没有咒诅,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他的仆人都要事奉,也要见面,祂的名字必写在他们的额上。然后跳到底下,就是第五节的未了,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

    又荣耀又宝贝的赏赐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那些事奉神的人,他们在神面前接受了什么?在这里第一件事就是常常见神的面。弟兄姊妹们,虽然到了新天新地的时候,人和神中间已经没有间隔了,神的帐幕也在人中间了,神要与人同住这件事已经完成了,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常常见神的面,不是说他们不能见神的面,而是常常见神的面,也就是常常侍立在神的面前与那一位坐宝座的时刻面对面,与那位荣耀的主时刻面对面。这不是在新天新地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有的,只有那些事奉的人才能有的。

    弟兄姊妹们,你看到没有,这里说了一些什么?说出我们和主当中完全没有间隔,主与我,我与主,完全的相通。弟兄姊妹,如果把这一个赏赐跟戴冠冕来作比较,我宁愿要这一个。如果在这两样当中去选择一个,我宁愿不戴冠冕而常见主的面。我不知道这个想法是不是跟英国那个国王,他宁愿不坐王位而要跟他所爱的人结婚的情形是一样。弟兄姊妹,我们注意,能常见主的面,是比什么都来得宝贝。这是头一点在将来要给事奉的人的赏赐。

    第二,祂的名字要写在他们的额上。你说写一个名字在额上,现在最流行的化妆术也不能接受这个东西,难看死了,这不是和中国从前给流放的犯人在额上刺字一样吗?一生都留下羞辱的记号。我们感谢主,那不是羞辱,那是一个荣耀。主的名字刻在我们的额上,写在他们的额上,我们不要看这个表面的现象,因为这是用这个现象来说出它的实际的。刚才我们是说到常见主的面,与主是没有间隔。现在我们要说,不仅是没有间隔,而是和主完全的合一。主的表明就是我们,我们所表明的就是主,因为主的名字写在我们的额上。这是太大的事。

    弟兄姊妹,你必须要注意,那时候的主是什么样的主?那一个时候,主是新天新地的中心,我们今天说的荣耀的主,还不能够表达那个时候的主。我们今天说丰富的主,还不能表达在那一个时候主的丰富。我们今天所有的荣耀和丰富的冠冕完全不能表达那时候的主实在的光景。这里所说的合一,是那一个时候的主与我们完全的合一,这是事奉主的人的赏赐。我们看到这样的事,你就觉得一点难处都没有了,没有什么是受不了的。

    还有第三,我们跳了一点,就跳到底下去,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我不是说作王这件事本身是怎么样,但是我们必定要看准这一件事,我们是在分享主至高的权柄。要留心的是这一点,倒不是你作王的那一件事,而是作王的那一件事说出了我们分享主的权柄。这样一来,我们刚才所提的三件事的实际就显明了。常见主的面就是享用主的荣耀,名字写在额上就是分享主的丰富,作王到永远就是分享主的权柄。弟兄姊妹,虽然我们说,我们的心并不在赏赐,但是我们不能不注意赏赐所表达的信息,就是记录了我们走完了我们该走的路程,我们可以坦然的,欢然的见主的面。

    盼望主在这一方面也给我们能有一些的提醒,在我们事奉主的事上,我们先注意我们这一个人在神面前接受处理,叫我们实实在在的作一个事奉的人,来满足我们的主,来彰显我们的主。── 王国显《叫祂的话都成全──圣经各卷提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