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1、约书亚记

 

旧约诸书卷的次序并非仅是人为的编纂,也不完全取决于成书年代的先后。圣灵不仅激发了这些书卷的写作,也在背后控制了它们出现在圣经中的次序。怎么说呢?创世记从神开始说起,把我们带回恩典的起头早在创世之前,神便已定意用恩典对付人的罪,在人还不配的时候,他的爱已临到人;并且与人立约,这约凡事坚稳。出埃及记叙述一个为奴的民族得赎的经过。利未记论及敬拜,民数记论及在神井然有序的大军中我们所占的地位;申命记论及神用爱和信实制定的律法之属灵观念;在这一连串富有象征意味的教导中,约书亚记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最后我们也可从士师记中的混乱到列王纪中的王权赫赫,窥见人类心灵成长的轨迹;接着,这成长的过程又往前迈入诗篇中的颂赞,和随后数卷先知书的异象中。

约书亚记因此别具寓意。我们若只在其中读到迦南人的灭亡、以色列人的进迦南地和定居,以及约书亚的忠贞和勲绩,那是不够的。圣经怎么可能花那么多篇幅记载这些事,却无更深一层的属灵寓意?其实,像利未记中对献祭作不厌其烦的指示一样,这些记载一 一包含着某些深刻的属灵真理,是历代圣徒追求灵命成长时必须记取的。论到约书亚记,就像论到逾越节的羔羊和过红海一样,我们大可以说: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鉴戒。

那么,这寓意应该如何解释?希伯来书的作者为我们提供了线索。该卷书的第三、四两章是解释约书亚记的重要指南。近年来教会之所以对约书亚这位忠贞不二、既坚强又谦卑的将领一生的事迹兴趣日增,实在和近人对希伯来书这两章经文的认识更清楚有关。倘若像前人所说的,经过约但河代表肉体的死亡,入迦南地代表进天堂,那么,发生在攻克迦南和分地之间,许多圣经刻意详述的事件又当作何解释?依照这种说法加以推衍,打仗岂不和新耶路撒冷的安息有密切关连?这就有点不伦不类了。

细读上述两章经文,我们发现迦南并不代表神的安息因为在以色列人攻占迦南四百多年后,神才透过一位不知名的圣殿诗人提到这种安息;虽然如此,它仍代表一种神所赐福的守安息日的安息,是我们此时此地就能进入的。我们应当畏惧,免得我们中间有人似乎是赶不上这安息,就像从前的人倒毙在旷野,无法进入迦南一样。但我们已经相信的人得以进入那安息。正如父神已经进入他的安息,主耶稣也已进入他的安息他已经代表一切跟随他的人接受了迦南地,当我们信的时候,就把地分赐给我们。所以,圣经勉励我们务必竭力进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学那不信从的样子跌倒了。

这样参照之下,约书亚记的属灵教训就昭然若揭了。它述说神为爱他的人预备,又藉圣灵启示出来的奥秘之事,凡认识这奥秘的人便能享受到令人满足的安息、丰富和得胜。多么希望圣灵能使用这两章经文,引领众多蒙神救赎的人远离旷野进入安息!我们得救原是为此;我们渡过红海也是为此;而神所以容许我们在沙漠中忍受饥渴之苦,便是为了让我们由衷体会自己多么需要进入安息。只有我们拥有安息时,才能叫世人相信主耶稣真是神所设立的基督。的确,我们被带出埃及,是为了进迦南;得赎是为了成为神重价买来的产业;称义是为了成圣、得荣耀。

新约中另有一卷书在属灵的教训上与约书亚记互相呼应,那便是以弗所书;这卷书在新约各信中出类拔萃,有如教堂的塔楼凌驾在基层建筑之上,虽然它奠基在这建筑上,却也为它加冠,从塔心且有庄严的钟声传出,报告婚礼的喜信。我们彷佛听见有乐音回荡在这卷书信中,预报着一切受造将在羔羊的婚配中得以完全。约书亚记在旧约中的地位正相当于以弗所书在新约中的地位。

以弗所书的钥字是天上(-320,二6,三10,六12)。同样,它并非指天堂;乃指着灵里经历到与复活、升天的救主合而为一的经历。这是所有圣徒的特权,也是我们蒙召的目的。迦南正相当于这里所指的天上,这两种境界的共通处略述如下:

、这两种境界均是神为他子民设定的目标,为了答应他子民的哀求。神顾及自己所立的约,他在荆棘里火焰中向摩西显现时,一开始就表明自己不仅要救以色列人出埃及,更要带他们到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之地。脱离法老的苦待只不过是为定居应许地作准备。

这个异象彷佛天际的一颗明星,指引着得赎的以色列民往前迈进。沿着红海,他们得胜的凯歌从仇敌覆没洪涛时奏起,直到攻占神基业的山岭,也就是神应许要带他们进去定居的地方。

发生在埃及,最后导使为奴的以色列民获得释放的各样灾疫,逾越节的设立,羔羊的血,过红海,以及埃及军队的灭顶所有这些神迹若未能导致以色列民定居迦南,就等于白费;连带着无法实现的是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从你所在的地方,你举目向东西南北观看。凡你所看见的一切地,我都要赐路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远。

同样,尽管许多得救的人并不留意,教会史上所有的神迹奇事其实都是为了挪除大山、小山,填平众山谷,替一切相信的人铺好进入蒙福生活的坦途,使他们得以经历到主自己在开始传道的那段时日所享受到的蒙福生活那种喜乐像一首没有歌词的歌曲,那种平安、那种爱,远超乎人的理解之外。

新约的书信一再点明这种经历。称义的根基已经立得又深又广,足以承担成圣和蒙福的崇高使命。使徒们写出这些充满荣光的篇章,不仅是为了叫世人悔改,或叫死人复活;而是为了显明那圣洁、得胜的真实光景,激励圣徒进入完全的地步。

且让我在此严肃地问,这些光景你深入体会过吗?你曾否享受过这些特权?你仍流浪在旷野?或已进入应许地?是否有座城虽非你亲手建造,你却欢然出入其间?有座橄榄园和葡萄园虽非你亲自栽种,你却坦然撷果?你也畅饮那汲自永世盘石的水,虽然未曾出力凿井?你的住屋更是美物琳琅,虽然无一是你珍藏?当天上降下甘霖时,你是否住在充满五榖和新酒的田间?主所爱的人啊!你是否住在他的两肩之中?你有否把仇敌踩在铜鞋、铁鞋之下?你是否住在永生神里面,让他永远的膀臂托住?请试着以神赐给以色列人的应许察验自己的光景。这些应许是永世的影子和表样,如果你的属灵经历与此不吻合,你便需要警觉,神拯救你的旨意或许正中途受挫;那么,且忘记背后,努力往前奔赴约但河外的美地,需知主正是为此拯救你。

二、这两种境界都不是靠着律法可以进入的。耶和华的仆人摩西死了以后,耶和华晓谕摩西的帮手嫩的儿子约书亚说,我的仆人摩西死了,现在你要起来,和这百姓过约但河。律法是借着摩西传的,这样说来,摩西是律法的代表,因此,他去世时理当眼目没有昏花,精神没有衰败。因为神的律法永不衰残,虽然历经无数的年代,依然稳固、新鲜,恰似深蕴其中的神的本性。

但是,神的律法却无法把人带入应许地;并非因为它本身有何缺陷,乃是由于人的软弱和罪性。在罗马书中,使徒保罗的自白一再肯定律法是圣洁、公义、良善的。他坚称自己喜欢神的律,只是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心中的律交战,把人掳去作罪的奴仆。那使我们无法顺服神的律,叫我们绝望、不安、无法自拔的,正是肢体中这犯罪的律。因此,我们必须把只能规范外在行为的律法留在伯毗珥对面的山谷中,好让约书亚所代表的救恩带我们进入应许地。

不是凭着誓言或决心;不是凭着仪式或禁欲;也非凭借整天的禁食或通宵的祷告;甚至不凭着对良知或灵智的顺从虽然这些自有其价值,却不能带我们进入蒙福的境地。若想借着奉守它们获得基督徒经历中的安息和得胜,终究会落入律法主义的窠臼。渡河进入美地之后,这些德行无疑有其价值;但是,在这之前,单凭着它们,却无法将闭锁的城门打开,叫护城河的水退去。正如赦罪和永生是神白白的恩典,只需我们用信心承受(虽然完全的享受有赖于顺服和舍己),同样,基督的福音所蕴含的丰盛福分也要赐给那些不靠德行、努力,但知伸手接受的人。基督徒与古代的犹太人不同,不必藉努力作工进入安息,乃是从安息中开始作工。

三、这两种境界都交托给一位代表。约书亚的一生最显著的特色是,神对他说话时,一再把他当作以色列民的代表,并把将要临到以色列民的福赏赐给他。和这百姓过约但河你平生的日子必无一人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看哪!我已经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都交在你手中。负起分地权责的,也是约书亚:你必使这百姓承受那地为业,就是我向他们列祖起誓应许赐给他们的地。这些地全都交在约书亚手中,他是以色列全族的代表,负责管理、规划,使以色列各族从他手中得地为业。

约书亚充分完成了这任务。七年战争结束时,圣经这样记载:约书亚照着耶和华所吩咐的一切话,夺了那全地,就按着以色列支派的宗族,将地分给他们为业(书十一23)。

这种代表性在我们的主身上彰显得最为完全。作为神子民的代表,他从神领受了一切属灵的福分,正等着我们去支取。天上地上一切的权柄都已赐给他,好使我们从他获得权柄胜过一切仇敌的权势。父神使他里头有生命,好让他丰丰富富地把生命赐给我们。在他里头充充满满有恩典有真理从他丰满的恩典里我们都领受了。他从父神领受了应许,以至五旬节时能将圣灵浇灌下来。父神已经赐给他尊贵和荣耀,好让我们与他同享。

我们要竭力认识那在基督里为我们所存留的基业有何等的丰盛,然后凭着信心向前领受。基督一切所有的都交给我们保管,我们要懂得支取。让我们领受他丰满的恩典,好在这一生中过得胜的生活。这权能我们或许感受不到,却深知自己已经拥有了,并靠着而活这就是活泼的信心。

四、许多人流落在这两种境界之外。他们的尸首倒毙在旷野。那哭喊着:巴不得我们早死在旷野!的一代,的的确确死在那里。诗篇九十篇描述了这段悲惨的岁月。从以色列营区不断有送殡行列走出;这犯罪、不信的族类在沙漠中流荡,散落各地的坟堆正是他们的浪迹。

这种景象至今仍屡见不鲜。教会今天的光景一定很让主伤心。他的受苦和血汗,他的十字架和受难,圣经和圣灵的谆谆告诫,那近在眼前的迦南美地这一切似乎都白费了。有多少人了解主的心意?到处看得见蒙他宝血救赎的人倒毙在福地之外,埋葬在世俗、纵欲和罪恶的坟墓里。的确,我们也看见有几个约书亚、迦勒、或利未族散处在各地,但大多数人似乎都赶不上。读者们啊,千万别成为这些人中的一个!我们应当畏惧。

五、这两种境界都饱受仇敌干扰。迦南被七个国家以坚固的营垒和战车盘据着。虽然后来神把他们像麦饼一样交在以色列人手中给吞食,但当他们迎击入侵的以色列军时,可真耀武扬威,夸示着庞大的行伍、充分的军备;等到神怒斥如雷时,他们才抱头鼠窜。

天上并非没有争战的喧嚣,也非不见仇敌的纵迹。在基督里被提坐在天上的人,必会遇见空中执政掌权的恶魔。这些仇敌虽已被主击败,乍然遇见,仍是十分狰狞可怕;除非我们住在约书亚所预表的基督里,否则必会惊惶、丧胆。其实,基督已经剿灭他们了,并已为我们穿上神的全副军装。

纵观上述,迦南和天上实在是二而为一。换句话说,我们可以从古老的约书亚书读出新约中最深邃的思想,因为神用不同的方式说着同样的话。── 迈尔《圣经人物传──约书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