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4、渡约但河

 

  约书亚记三10

我要将他们从你们面前撵出去,这句话屡次出现在与出埃及有关的各样记载中。至少有十二次之多,神借着他的仆人摩西应许要将迦南七族从以色列百姓面前撵出去,或靠差遣天使,或靠打发黄蜂。神的公义作为在他的百姓看来,或许公平又慈爱,但向着他的仇敌,却是十分可怕。以色列人只需当着仇敌的面向应许地勇敢迈进,敌国的王自然会落荒而逃,强大的敌军弃甲逃窜。

有几个理由使神必须将住在迦南的七族逐出。其中最主要的,可参考四百多年前耶和华与选民的始祖亚伯拉罕之间的交谈亚摩利人的罪孽现在已经满盈了(创十五16)。

首先,迦南七族纵容自己行可憎恶的事。摩西曾在数落他们无耻的秽行之后,用神的口吻警惕百姓说:在这一切的事上,你们都不可玷污自己,因为我在你们面前所逐出的列邦,在这一切的事上,玷污了自己。连地也玷污了,所以我追讨那地的罪孽,那他也吐出他的居民。可见列国之覆亡于以色列剑下,只是恶行必有的结局提前发生而已。这时的血流成河与挪亚当年的洪水泛滥,原因相同神必须以非常的手段阻止罪恶横流。如果没有浩劫,已猖獗在迦南的罪恶恐会像瘟疫一样殃及全世界。

其次,迦南人浸淫在各样邪灵活动中,与空中的邪灵交往,得罪神。以色列人要进入迦南之前,摩西曾警告他们说:你们中尚不可有人使儿女经火,也不可有占卜的,观兆的,用法术的,行邪术的,用迷术的,交鬼的,行巫术的,过阴的。凡行这些事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因那些国民行这可憎恶的事,所以耶和华你的神将他们从你面前赶出(申十八1012)。这里所指的包括催眠、招魂、邪灵附体和利用交鬼谋取外援和秘密等。这一切事逾越了造物主为人所设定的界限。除了将面临的惊人审判之外,因此所造成的混淆,本身就是一种惩罚。我们的肉身原本有若营垒,多少能够屏挡邪灵的影响(Dember)人若拆掉这层屏障,让四围堕落的鬼魔可以自由出入,神自然会勃然大怒;为了全体人类的存活,这些邪术必须加以制止。

以色列与迦南各族的冲突因此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当神撵出、消灭这些败德的族类时,实际上是与邪灵争战。这场冲突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那迎战以色列民的强敌之所以溃亡,如糠批被风吹散,乃是因为他们所敬拜的鬼魔正被耶和华的军队逐出。这时,天使的眼中只见撒但闪电般从天上坠落。因此,这古老的记载的确饶富新义,它不仅是以色列人攻克迦南的故事,更是天国史书的一页,记载了永世里光明与黑暗、天堂与地狱、神的儿子与魔鬼之间的争战。这样看来,约书亚记和以弗所书间又多了一项耐人寻味的相似处。

神极恩慈地给于以色列民兆头,让他们了解这场冲突的终极意义,使他们在未来七年的争战中不致惊恐。看哪,普天下主的约柜必在你们前头过去,到约但河里。因此你们就知道在你们中间有永生神。并且他必在你们面前赶出迦南人、赫人、希未人、比利洗人、革迦撒人、亚摩利人、耶布斯人。的确,渡过约但河这件事正是神所设定的兆头,相当于主从死里复活、升天的兆头,表明主至终将凌驾一切权柄和势力,除灭魔鬼的作为,把国度献给神、我们在天上的父。

一、渡河。在三天预备期接近结束时,以色列人似乎把营区从刺槐丛生的什亭移至离约但河洪流不到一哩的地方。以色列人就在那里度过了流离颠沛的最后一晚。次日清晨天一破晓,官长便走遍营中,吩咐百姓注意约柜的动静,随着它前进。于是大家赶紧拔营、捆束家当、背上行囊,只一会儿功夫已聚集就绪,总共有两百五十万民众,准备踏上陌生之路,虽然这条路或许导向死亡之谷。朝阳在他们背后升起,晨曦照耀在约但河上,河宽一哩,对岸耶利哥城内白色的屋宇一幢幢映入眼廉;迦南地连绵的山脉或笼罩在晨岚中,或披上晨光的薄纱。

终于有一小群人从密密麻麻的人海中走出。这是祭司的行伍,白衣,赤足,缓缓走下梯状的河岸,肩上抬着神圣的约柜;包着金箔的柜顶和弓身的基路伯掩翳在兰色的布罩下。多懔人的静默!众人凝神注视着他们的每一步履。那些连日来自作聪明、一口咬定渡河必败的人这时无不噤若寒蝉最好等水退到原来的三十码宽、四至六呎深时再说嘛!他们曾经这样主张。

祭司的行伍愈来愈接近河岸了;虽然距离河沿一码都不到了,情势似乎没有任何改变,河水一点也无退落的迹象。但当祭司们的脚一没入水涯那泥黄色,因湍涌而水沫横溅的细浪中时,奇迹出现了。河水竟然分开并退后。祭司们更往前走入河心,河水像被追赶似地仓皇逃逸。约但河哪,你为何倒流?除了雅各的神之外,谁能叫这奇迹发生?看哪,普天下主耶和华的约柜已从深水中渡过。

原来,往河的上游去,约三十哩远的地方,就在撒拉但旁的亚当城那里,河水突然刹住;由于不能往前冲,水便立起成垒。从那里开始,上游既然不再续流,水位便遽然低落,河水往死海猛泻,以致于全然断绝,河床露出,一下子便干了。以色列民众人都从干地上过去,直到国民尽都过了约但河。

这神迹使全会众安然渡河。其中:有强者,有弱者;有男人,有妇孺;有一路忠诚到底的,有发怨言的、爱争闹的、怀疑的、不信的。肆无忌惮的;有全心跟随耶和华而老当益壮的将领迦勒,也有包藏祸心的亚干。没有一个人被撇弃。祭司们的脚稳立在河心,直到得赎族类的每一分子都过了河。这幕情景预表所有基督徒都受浸归入基督,此后神应许把天国赐给爱他和顺服他的人,然而人要想真正得着这美地,还得争战,还得努力。

过约但河显出了神的大能。他既能驱逐水,也能驱逐他子民的仇敌;他既已动工行了这奇迹,他也必负责到底。然而神国的子民亦应与主配合,不能扶着犁往后看。

二,渡河所象征的意义:神的儿子被显明出来是为了毁灭魔鬼的作为。魔鬼必从他所篡占的地位上倾跌,有如迦南人被逐出应许地一样。他已注定灭亡,他必被翦除。我们的以马内利绝对奋战到底,直到仇敌和其喽啰被追剿得到处逃窜,从天上逃到地上,又从地上被丢到无底坑,最后葬身火湖里。渡河正是预表主的得胜。他亲踏死河,借着死,废除了死。死在他面前遁逃,正如约但河水在祭司面前遁逃一样;因此,对那些活着信他的人而言,死亡虽然依旧存在,却有若断水的河床,被血价赎回的人都已迈过干涸处,直达彼岸。

基督徒似乎并不了解这件荣耀的事实。他们以为死亡临到自己,必像从前一样,也必像临到不信基督的众人一样。这是桩严重的错误。耶稣死了,便为所有信他的人彻底改变了死,他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

思念及此,这几句经文立即发出启示的光芒。

你们和约柜相离,要量二千肘,不可与约柜相近,使你们知道所当走的路,因为这条路你们向来没有走过。是的,主耶稣走在教会的前头。他首先带着复话的能力,通过了坟墓。各人是按着自己的次序复活。初熟的果子是基督;以后在他来的时候,是那些属基督的。在凡事上,在复活的事上亦然,主是我们的前导。放羊的时候,他走在羊群前面;他的羊跟着他。开路的在他们前面上去;他们直闯过城门,从城门出去;他们的王在前面行,耶和华引导他们。(弥二13)。

耶和华对约书亚说,从今日起,我必使你在以色列众人眼前尊大。的确,基督之升高成为神人,是从他踏入死河,使河水枯干开始。赐平安的神,凭永约之血使群羊的大牧人我主耶稣从死里复活。

抬耶和华约柜的祭司在约但河中的干地上站定直到国民尽都过了约但河。因此,基督所成就的工直到如今仍在发挥着功效。

审判的洪流也许正在为那些眷恋老亚当的人汇聚着;但是,洪水绝不会决堰而出,直到每一颗颤惊、落后却愿意的心终于进入蒙福的安息。你也许年幼、摇摆不定、正打算半途而废,甚至心里十分害怕;但是,只要你愿意加入得赎者的行列,大祭司会延缓审判,替你把洪水镇住。

于是百姓急速过去了,并非惧怕洪流漫身,而是不忍心让抬着约柜耐心等候的祭司们过度劳累。几世纪以来,基督的耐心岂不也受尽了熬炼?他渴望迎娶他的新妇,渴望收割自己用泪水浇灌的五谷,渴望看见自己劳苦的果实。让我们勤读圣经,遵行神的旨意,谆谆劝勉犹徘徊在所多玛城门的罗得远离罪恶,好让神的日子早日降临。

渡河正是神儿子终要得胜的预兆;而所有进入应许地,尝到安息和得胜滋味的基督徒,以及拥有复活生命,亲身经历仇敌权势遽然败落的基督徒,个个都是一道道明证,说明不久将有首乐歌响彻诸天诸地,高唱:哈利路里!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

三、渡河与基督徒的经历有何相关?

1)前面谈到基督藉死败坏了死的权势。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我们既已与基督同死,死便不再显为可怕,死亡的幽谷彷佛只是影儿罢了。不仅如此,因着与基督联结,我们已经出死入生,成为复话之子了、使徒们许多强而有力的劝勉便是奠基在这事实上:我们在罪上死了的人,岂可仍在罪中活着呢?你们借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们归于别人,就是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们也当将这样的心志作为兵器,因为在肉身受过苦的,就已经与罪断绝了。你们存这样的心,从今以后,就可以不从人的情欲,只从神的旨意,在世度余下的光阴。

2)借着这真理我们就可抵挡世界种种令人着迷的事物。我们已经与主一起越过世界的诱惑,把它们抛在坟墓的彼端。那钉主十字架的,我们岂能爱它?因为我们也与主同钉。向着世界,我们已经死了,我们的生命乃是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我们既然复活了,就当求天上的事,那里有基督坐在神的右边。我们已成为新耶路撒冷的国民了。倘若我们仍经营着世务,但不可忘记自己是客旅和寄居者;我们是来自彼岸的人,语言和服饰呈现着属天迦南人的特色爱是我们的语言;白袍是我们的服饰,纯正而洁净,是在羔羊的血里洗过的。

的确,约但河总是湍流在你我和迦南之间。神容许我们隔岸望见属灵的境界,这境界不仅可以企及,显然更是为你为我预备的。一张散发着属天荣光的脸,一场经历的见证,一本书的片段,一篇讲章凡此向我们彰显的亮光,岂不像疲惫的客旅眼中所见的耶利哥城?但是,在我们和耶利哥城之间,总有约但河横阻在前,它那湍急的流水似乎不可能渡过。

单凭我们自己的力气和智慧简直无法对付眼前的困境。我们能够叫洪流断绝,叫暴风雨中的大洋平息吗?亲人的反对,迫害者的仇恨,情欲的力量,癖习的辖制,处境中种种的横逆这些正是我们的约但河。如果这些困境全不存在,生活就容易多了。我只要迦南,不要约但河!然而,爱我们的神容许约但河存在,好让我们的信心多受操练。不要注视滚滚洪涛;单要仰望大祭司,他同时也是我们的约柜。他绝不会差遣我们去走一条没有他导行在前的路。看哪,普天下主的约柜必在你们前头过去到约但河里。

要与这位大使徒和大祭司保持活泼的交通,顾念他,定睛注视他,跟随他。看似他正引领你走向绝境,实则不然。当你遇见可怕的困难时,不管这困难是什么,你将发现,因为他已插足其间,困难的洪流立刻萎缩。汹涌的涛声已经止息,河水退落,风暴过去。铁门洞开着。墓穴的石头辊开了。河床干了。耶利哥就在脚前。百姓向着耶利哥渡过河去。── 迈尔《圣经人物传──约书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