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5、吉甲的十二块石头

 

  约书亚记第四、五章

以色列百姓渡河之后,扎营在河西的吉甲。吉甲位在河岸冲积台地的顶端,离河沿五哩。附近有一片高大的棕榈树林,约有三哩宽八哩长,邻接耶利哥城。棕树林间有待收的麦田,那时正是收割大麦的日子;树林那端耸起城墙和塔楼,因着这片林子,这座城得名曰:耶利哥,棕榈之城。

以色列人以吉甲作为进攻迦南的根据地,把妇孺留在这处营区。诸多圣地中,吉甲与米斯巴和伯特利齐名,同为撒母耳执行圣职,审判百姓的地方(撒上七16)。每当国家面临重大事件,百姓总聚集在此共商国事(撒上十一14)。这是扫罗被立为王,亚玛力王亚甲被杀的地方。

为了纪念安然渡过约但河,约书亚命令每支派各派一人从祭司站立的河床旁边,取一块石头立在吉甲。后来,这里成为人们凭吊古事的胜迹。以色列人带着孩子来到这里,向他们重述渡河的神奇经过,约书亚的一番话言犹在耳:日后你们的子孙问他们的父亲说,这些石头是什么意思,你们就告诉他们说,以色列人曾走过干地过这约但河。因为耶和华你们的神,在你们前面,使约但河的水干了,等着你们过来,就如耶和华你们的神,从前在我们前面,使江海干了,等着我们过来一样。要使地上万民都知道耶和华的手大有能力,也要使你们永远敬畏耶和华你们的神。

约书亚又命令在河床上,也就是祭司站立的地方,另立一堆石头留念。每当春潮退落,河水恢复原来的水位,这堆石块便突出河面,清晰可辨。此外,约书亚照着神的吩咐,在一座后来得名为除皮山的小丘上为以色人行割礼,把埃及的羞辱从他们身上辊去,吉甲也因此得名(吉甲就是辊的意思)。

自始,吉甲就是圣地(五15);我们若凝神静思它的属灵意义,至少可环绕着下列数点加以默想:

一、旱上的石堆。由每支派的代表从约但河河床带上岸来的这十二块石头,或许正是扛约柜的祭司特别选来踏脚用的,或者是取自附近的河床。无论如何,自古以来这些石头偃躺在那里,从未被人挪移过,这时却被堆聚成垒,呈现在人们眼前,作为安渡约但河的纪念,有如摩西作歌纪念渡过红海一样。

像我们这样健忘的人的确需有这类纪念物时加提醒。那生养我们的万古盘石神自己常被我们抛诸脑后。甚至爱我们的主,他的救恩一生伴随着我们,也需为他宝贵的死立下可供我们纪念的标志。的确,在我们的约但河旁,需要立起纪念的碑碣,上刻立此存念。

这堆石头所纪念的是:以色列人这整个民族渡过约但河,全会众被神带进古昔应许赐给他们祖先之地。虽然有两个半支派选择定居在基列和巴珊沃野,但是,整体说来,他们仍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石头总共有十二块。在未来世纪中,甚至当北方支派被掳之后,只要这堆石头仍原封未动,任何前来凭吊的人都必须承认,以色列的十二支派曾为此地的主人。

这有什么特别的属灵意义?为什么要恭恭谨谨地立石留念,又详详细细记载这件史实?这些石头象征什么呢?仔细读过前面数章的人应可立即答复。正如以色列全民已渡过约但河一样,在主耶稣的复活和升天中,蒙主救赎的全教会也都已进入复活的境地,并且按着神的计划和心意,正与主同坐在天上。

这正是圣灵的启示,借着使徒彼得和保罗的书信告诉我们。这事是千真万确,不容忽视,否则便失掉了完全救赎的基石。十字架不只除去我们的罪,也使我们经由主的死进入复活。

英文修正本的译法比较顾及希腊原文所采用的动词时态,使这事实更加明显。保罗以下这番话是针对那些当主在十字架上受苦时犹自沉迷情欲、随从己意的人说的: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他又叫我们与基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弗二56)。在这两段话中,希腊原文皆采用简单过去式的时态,意味着这是发生在过去的一件确确实实、无可置疑的事,因着这件事,曾经死在情欲中的人和全体教会的地位都获得了确定,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至少神的心意是如此。

我们必须一再阐明,一再强调,要从罪恶的权势中脱身而出,根据新约的基本信念,乃在于认识这一神圣的事实:全教会已在主的受死、复活和升天上,与他合而为一;所有的基督徒与他一同死亡、埋葬、复活,并且按着神的心意,与他一同登基作王。升天的基督绝非孑然一身,受看不见的大荣光所吸引,独自往天界腾举直上;而是有不可胜数的人众随行。在他里面,你、我,和一切相信的人已经胜过了众仇敌,把黑暗的权势踩在脚底下。为什么这件事对我们仍然形同梦想?让我们竭力向前,直到神的灵将它变成活生生的事实,使神的心意实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和经验中,成为我们的人生目标。

约但河彼岸的十二块石头代表全体以色列人,目的在纪念他们全数渡河的奇迹;同理,新耶路撒冷的十二块基石刻着十二位使徒的名字,十二道门刻着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也是用来表明教会作为一个整体,已经进入复活的境地。教会不懂得利用这崇高的特权,不懂得配带复活基督的能力过地上的生活,这是教会的悲哀和羞耻。

我们已经渡过河进入美地,象征我们在基督里蒙神怜爱和接纳;我们的地位岂仅是征服者?只要我们好好把握,没有任何仇敌可以侵害我们。惟有当我们向诱惑低头、放弃自己的得胜地位时,仇敌才能凌越我们。当我们联结于复活而掌权的主时,一切都是我们的,不管世界、生、死,今生的或来世的,一切都属于我们,因为我们属于基督,基督属于神。

二、河床上的十二块石头。在河旁立一堆石犹觉不足,约书亚遵从耶和华的吩咐,在抬约柜的祭司所站立的河床上,另立了十二块石。此后,每当他回到吉甲,必常独自漫步在河旁,全心注视那淹没在水下的石头。这是永远的纪念,使那令人难以置信的神迹不被淡忘。这也是信心的辅助。人们曾从这里走过,祭司的脚曾在这里站定。那叫约但河水断绝,让百姓安然走过河床的大能永不止息,直到神的旨意彻底成就。

我们也可能常常漫步河旁,凝视水深之处。在那里,耶稣为我们死,我们也在他里面与他同死;且不只我们自己,也是教会全体。因一人既替罪人死,众人死就都死了(林后五14)。每回我们守圣餐、或旁观浸礼、或献上自己而将自己置于死地,便像与约书亚一起站在淹浸着十二块石头的约但河旁;有话像高昂的乐曲一样响过我们的脑际:既说升上,岂不是先降在地下么?那降下的就是远升诸天之上要充满万有的(弗四910)。

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能破除罪的权势了。当我们认识基督的爱,以及他替人受死的意义之后,谁还能为自己而活,不把自己献给他?借着他的十字架,我们已经向着世界死了,世界向我也已经死了。别人或许能沉迷于肉体、眼目的情欲和今生的骄傲;但这些事对我们已失去了魅力。每当想到这些事物如何将基督我们的主钉了十字架,便叫我们无法再眷恋它们。一个贞洁的妇女怎么可能与谋害他丈夫的人寻欢作乐呢?

奋起吧,基督徒,用祷告的心默想这一伟大的属灵真理。你已经进入另一种境界了,已经脱离了你的第一任丈夫律法;现在,你嫁给了从死里复活的那位,分享他的生命、家业,受他保护。从前那将你捆绑在卑情下品中的罪律,再也无法尾随而至。死挡住它的通路。切记,向着罪,你已经死了,但是,在基督里向着神却是活的;任何来自世界、肉体、和魔鬼的诱惑,请断然回绝,因为你已不再属于它们。

且让我们牢记,那使元首基督从死里复活,又使他坐在神的右边掌管众天使的大能,也为每一个相信的人存留。有几千年之久,人们不知道电力的存在,所以不懂得利用它;神那复活的大能也同样环绕在你我左右,等着我们善加利用。让我们支取他吧!将全人投靠在他里面,随他调配,神岂不愿让信他的人经历到他一切美好的旨意?

三、割礼。渡河之后,以色列人所盼望的就是征服迦南和分地,但是他们随即发现神的计划并非这样。他们必须接受痛苦的割礼,这原是神与亚伯拉罕立约的标记,这约应许将迦南赐给他及他的后裔(创十七810)。

从前,由于以色列人不信,神实际上废除了他们承受地土的权利,使他们在旷野漂流多年。这段期间,没有行割礼,也没有完全履行与神立的约。如今,新兴起的一代正在学习信心的功课,约和约的标记应该恢复实施。他们的子孙,就是耶和华所兴起来接续他们的,约书亚给他们行了割礼。

再懵懂的人大概也明白这时刻行割礼必有深刻的属灵意义。从前他们不只一次听见摩西强调心中的割礼,这时必然觉得神要藉此让他们了解血气之勇和武器配备同样不可靠。他们的力气在神眼中毫不足道。迦南不是他们凭仗武力赢取的,而是从神手中收受的礼物。己和肉体的力量必须搁置一旁;所得到的胜利,其荣耀属于神,不属于人。

我们也必须有属于自己的吉甲。泛泛他承认自己已经与基督同死同复活是不够的;应该运用在我们内里和外在的生活中。若与基督同死,就需治死自己属地的肢体,脱去旧人的行为,也就是革除恼恨、忿怒、嚷闹、毁谤和各样可耻的狎谈。既与基督一同复活,就需寻求天上的事。我们不敢声称罪已死了,罪律已被挪除了;但是,就立场而言,我们的确已经向着罪死了。靠着信心,我们已向着罪死了。

为此,我们需要圣灵赐下恩典,像五旬节那样丰满。是永生的灵使我们的主坦然接受十字架的死;也惟有靠着这灵,我们才能克制肉体的作为。不说别的,己实在太诡谲了,就像侵入血液中的病原一样,在甲处被扑灭,随即在乙处重整旗鼓。它以各种面目出场,无处不窝藏,若无全知,便会失察,若非无所不在,便无法驱除。此外,惟独神的灵有够强劲的绳索把我们绑在死的祭坛上;在试探临到的当儿,及时警戒我们,使我们懂得仰望主的恩典;在我们里面激起自我牺牲的热忱;使我们谨守最圣洁的时刻所立下的心愿;使我们的骄傲和野心被十字架的烈火烧灭。这一切的确不可缺少圣灵。圣灵在基督里既是生命的灵,对于一切与老亚当有关的事,便应是治死的灵。

起先,你也许奇怪,复活的经历怎会来自于死呢?但是,仔细想想,便不难发现,凡属肉体的,都必须予以治死,好叫律法的要求能成就在我们这些靠灵不靠肉体行走的人身上。虽然受过割礼的生命看似一残缺的生命,其实不然,这正是约书亚记所要见证的。当犯罪的手被割除之后,残缺的我们反而得以活出真正的生命。肉体的行为一旦获得节制,我们才开始真正活着。当主在我们心中行了割礼之后,我们便能全心爱他,并且比从前活得更为有力。

行天路的基督徒啊!要攻克耶利哥城,你必须先受割礼,先让神根除你凡事依靠自己的旧习,把你降卑,至于死的尘埃;那时,当你的己坦然接受死亡的宣判,你便能经历到:属神的生命何其活泼!属神的得胜何其荣耀!── 迈尔《圣经人物传──约书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