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6、接下来的三天

 

  约书亚记五10~12

英国十九世纪诗人兼批评家阿诺德(Mathew Arnold)在一首十四行诗中描写某个八月艳阳天与一位相熟的传道人在伦敦闹区Bethnal Green会面的情形。这位传道人面容憔悴,显然工作过度。当诗人问他近况可好,不料他的回答是:

再好不过了,近来,每当想到基督是生命的粮,我便有抑不住的喜乐。

能够不受伦敦的风暴和骚动干扰,懂得面向永恒之光,从它支取喜乐,虽然夜深也不致迷途的,其实不只他一人。每颗圣洁的心都喜欢默想他们所拥有的奇妙大能,他们的全人浸透在基督里,他虽然是神在永世里的爱子,却卑微己身,降世为人;神的能力便借着他传递给一切爱神的人。

力量的来源有两种:外在的支撑和内在的韧性,两者有极大的差别。何谓外在的支撑?且让我们就近观察大教堂的结构,看看雄伟的拱壁如何托往古老的墙身。高耸的圆穹屋顶凌空压伏而下,整个重量似乎可以把墙压垮,但是,只要从外面托往墙的那些拱石坚固,矗挺的墙身绝不会倾圮分毫。那么,何谓内在的韧性呢?让我们到林地去瞻仰那些抵挡过千百年疾风暴雨的大橡树吧!它们汲取了土壤和空气中的养分,彻底消化成坚实的材质,所以经得起风雨的摧折。

基督徒可从多方面获取外在的支撑,譬如规箴和要求、供应和应许、不忍人之心,和被挑旺的献身热忱等等。但只有这些是不够的。我们里面必须有神的儿子生命,必须确实体认全能者正住在我们心中,而透过我们作工,所以,像他一样,我们凡事都能作。

基督是生命的粮,约书亚记教导我们从三方面逾越节、地的出产、和吗哪认识这点。这些一一与渡河之后接下来的三天有关。

、逾越节逾越的神迹发生在以色列历史中就只那么一次,不再重复。只有一次,天使击杀埃及地头生的,不分人畜;只有一次羔羊被杀,血涂上门框;也只有一次出埃及。但是,纪念这日子的逾越节却须年年重复,直到被一更具意义的象征主的圣餐所取代,而这圣餐最后也将升华为羔羊的婚宴,就像爱情升华为婚盟,日晖化作晨曦一样。

第一次的逾越节在西乃山下举行,此后四十年,未再举行过。事实上,当以色列百姓由于不信、悖逆而违背与神所立的约时,他们就无分于逾越节的筵席。神不是很明显地规定,凡未受割礼的,不能吃逾越节的筵席吗?既然出埃及以后,在旷野的路上所生的众民都没有受过割礼,逾越节怎能维持?不过,一旦百姓都受了割礼,障碍一除去,这个饶富意义的节日便可恢复。于是,正月十四日黄昏,当夕阳从耶利哥城和棕树林外抛来长长的日影时,以色列人在平原上重过逾越节。

逾越节初次设立的时候,包含了意义深远的两道仪式:外则把羔羊的血涂在门媚、门框上,内则全家人留着烤熟的羔羊赶紧地吃。后来,时移境迁,不再有涂血的事,改以饮杯取代,而全家人围坐在圣筵旁,不仅腰间束带,手中拿杖,作随时远行的打扮,席间并且洋溢着团圆时有的祥和气氛。事实上,这正是一种团圆宴,全家人在一起以感恩的心回顾过去,诉说这桩彰显神恩的历史奇迹。

人们进入应许地之后,自然会想到那救赎百姓,使他们得以存活的血。同样的,所有得救的人一刻也忘不了主的身体曾为我们裂开,鲜血曾为我们流出,全为了洗赎我们的罪。尽管十字架道出许多成圣的信息,它最基本的信息恐怕仍是称义。我们已与基督同死,没错,但也应说基督为我们死他为我们成了咒诅,好将祝福带给我们。如今,在天上,有成群的得救者对着被杀的羔羊吟唱赞美诗,他的宝血完成了救赎,黄金城中充满敬拜他的欢呼。

逾越节洋溢着喜庆的一面也吻合了基督徒的经验。以色列人全家欢聚,浅酌东方特有的谈酒;后来,又在哈利路亚的颂声中享受烘烤的羊肉。虽然饼是无酵的,菜是苦的,喜乐却胜过哀愁。这正是基督徒生活的写照。使徒保罗说: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所以让我们欢然守节(林前五78,另译)。他并未向读信的人提及某年某月某日应该大举庆祝,乃是意味着应让古犹太人守节的喜乐延伸入我们一生中的每个日子,好让我们恒常束腰站立,在朝圣的心情中,享受神羔羊的筵席。

主的晚餐不只是为了纪念他在加略山上的牺牲,和在宝座上的作为;更是为了经常提醒信徒,让他们知道自己有权利也有责任,按着属灵的意义,吃人子的肉,喝人子的血。若不吃他的肉,我们就无生命。若不喝他的血,我们就无法住在他里面,他也无法住在我们里面。

对于人体各部位器官和组织如何从食物中摄取所需的养料,我们仅知其然,却不太知其所以然。同样,我们也许不能说明详细的过程,但确信在安静、神圣的时刻里与基督交通,能叫我们软弱时吸收他的刚强,烦躁时吸收他的忍耐,焦虑时吸收他的宁静,无知时吸收他的智慧。但千万要记住,正如未受割礼的人不能参加逾越节的筵席,任何流连在罪中的人都不能领受为世界带来生命的羔羊之血和肉。享受逾越节之前,必须先有辊去羞辱的吉甲。

二、地的出产。逾越节的次日,他们就吃了那地的出产。钦定本在出产之前用了一个形容词:旧有的;其实不需要。虽然以色列百姓所吃的也许是去年的积榖,而非田中待割的新榖;但是,关键在于向来只吃吗哪的以色列人,这时开始吃应许地的出产。

根据犹太人的律例,这天大祭司应把割下的第一束新榖在神的祭坛前献举祭,以代表献上全部收获。这回,他们也许省略了这仪式,不过,后来年年都恭谨奉行。主耶稣是睡着之人初熟的果子,岂非就在这天从死里复活?因此,说应许地的出产象征复活基督的荣耀,实在不算牵强。他像一粒麦子掉在地里死了,却生出许多子粒来,把他自己分赐给凡相信的人。又像榖粒需被碾磨好作面饼一样,他被神的公义碾磨成精麦,喂养饥饿的世人。我们固然需要从逾越节的羔羊得生命,学习充分体认基督在十字架上受难、死亡、被埋的意义;但是,我们也需从露天的地产得供应从基督荣耀的复活和升天得生命、享福分。

道成肉身和钉十字架的重要,教会已有相当程度的认识。且看全世界的画廊充满多少刻划圣婴降生和十架受难的杰作。比较上说来,就少有讲章充分阐述主奇妙的从地的深渊升上荣耀的高天,以至充满万有。我们强调复活证明出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他的救赎已蒙神悦纳;但是,我们极少悟及复活的充分意义乃在于它是神儿子荣归天家的第一步,复活的他带着我们经历诸般的荣耀,直到与他同坐在天上。当保罗说:耶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他所强调的是什么呢?他说自己虽然凭肉体认过耶稣,但他从今以后不再凭肉体认主,因他渴望认识他复活的大能。逾越节的羔羊固然好;但地的出产更丰富,包括从复活生命的土壤中长出的果实、蜂蜜和五榖。

基督的升天可以从许多方面加以思考;无论那一面,我们总像站在他面前,从他伸出的双手领受祝福,和当日那些含着敬拜的眼神目送他离地升天的人一样。他是人又是神,享有尊贵和得胜,胜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不管是天使或魔鬼;他的名胜过一切名,无论是今生的或来世的。那将他从坟墓提升到神右边的能力正等着为我们成就同样的事。升天的他已经从神那里为我们每个人领受了各样的恩赐,其中最好的,应属圣灵的充满,正等着我们前来领受。不管我们的感情会有什么变化,我们已与他合,已蒙神悦纳和怜爱想到这一切,消沉的心随即欢然跳跃,喜乐胜过丰收五榖、新酒的世人。心灵和思想获得提升而不断与基督同住的人啊,你多么快乐!你是从地的出产得供养的人。

三、吗哪。他们吃了那地的出产,第二日吗哪就止住了。这当中没有间断。有了地的出产之后,吗哪才止住。两者重迭相续,像干草堆,又像鸟的羽毛。

神岂愿意中途断炊,让人埋怨神舍弃他们?神必须撤除不寻常和例外的份,例如原先的吗哪,但在我们尚未习于地出产所代表的日常供应之前,这事不会发生。从外在遭遇看,他有时会使我们落入卑屈中挨饿受冻,譬如基立溪水枯竭了,他才叫我们到撒勒法。但是,就内在的福分看,他绝不吝惜。在仇敌的面前,他总是为我们摆设筵席前一种灵粮用尽之先,后一种灵粮已伸手可得。

他不愿我们吃惯吗哪,在安逸中度日;他经常逼使我们步步为营,从地得出产。这是不可或缺的,惟有如此,我们才能学会忍耐、虚己和与神同工的宝贵功课。起先,面对变化,我们总是惶恐,谁不说旧鞋好穿?噢,那些使用多年的家俱、那充满甜蜜回忆的老家、熟悉的生活方式。熟悉的作事方法!要离弃这些真不容易;但这些若再也不能提供我们所需的属灵操练,就必须抛下,踏上未试与未知之地,好叫我们能更新对神的认识,成为神亲密的同工。

神何其温柔、体恤!取去旧的之前,总让我们先看见新的;他从未不待我们学会走路就遽然拿掉靠椅。倘若旧日的盛景不再,切莫黯然神伤。依照人生的常道生活其实好过活在神异和奇迹中。毕竟神的能力显在使地出产无花果和石榴、橄榄油和蜂蜜、大麦和小麦上,并不亚于降下吗哪;空气和土壤中的水分得以化为葡萄紫红的汁液,与迦拿婚宴变水为酒的神迹同样奇妙;神保守我们天天活在圣洁和公义中,所彰显的权能也不亚于在奥妙的异象中向我们说话。

除了以上的功课,从吗哪止降这件事,我们也学知当基督徒的灵程逐日进深时,思想焦点便从离开天上降在人世的道成肉身转移到复活、升天。圣婴基督之于我们,已不及升天的基督那么重要。我们的眼目从马槽里的襁褓或向天上的宝座和将来的复活。你信心的锚是抛在基督的诞生或升天上,差别极大;从平衡的角度加以衡量,许多神学系统立刻显出漏洞,因为它们不能明白为何渡过约但河进入迦南地之后,吗哪就止住了。

这就是主要的功课。我们必须学会以神儿子的生命为粮。当我们以基督为粮时,乃是倚靠他而活,像他靠着父神活着一样。同样,正如父神住在他里面,借着他的生命作工,成就了无数奇妙的事,他也将借着我们成就那看似完全不可能的事。

你是否羡慕更有力地为主作见证,把仇敌摒挡于门外?那么,请以基督为粮,默想主的话,与他交通,让主的灵充满你,使你得知属主的事。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他叫饥饿的得饱美食。他是神的粮赐生命给世界的。── 迈尔《圣经人物传──约书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