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7、元帅基督

 

  约书亚记五1315

这事件的时间和地点不太确定,重要的是,征服迦南之前发生了这件神奇的事。什么时候发生的呢?也许就在吗哪止降,约书亚觉察此后一切粮食均需靠迦南供给的那天。发生在什么地方呢?知道在耶利哥城旁就够了。

约但河在后面涌流,了无以色列人渡河的痕迹,独留那堆石头标志着河水曾经断绝的神迹。山脚下,无数的帐幕掩翳在山影里,百姓在疲倦之后安然躺卧,喜孜孜地想着长久的流浪就要结束了。五哩之外,进迦南的要道上,耶利哥坚固的城墙高过棕榈林,巍然耸立。

对约书亚而言,这必是重大事件将临之前令人分外焦灼的时刻。他还记得四十年前,上一代的以色列人获知迦南地城邑坚固宽大,居民身材魁梧时,那付吓破胆的样子。宁可在埃及为奴或死在旷野,他们这样哭喊。今天,遇见同样的情况,他们的下一代难道不会有同样的反应?比较上说,与亚玛力、噩或西宏争战,不是那么难,因为总是在沙场上正面交锋;要攻破这座固若金汤的城,就不一样了。为了杜绝后患,这座城不能不征服,但苦扎营在城外,坐待它粮绝而投降,等于死路一条,因为时日拖久,百姓心疲力竭,敌军倒可趁机养精蓄锐,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约书亚多么希望摩西仍然健在,多么希望神差来代表他同在的天使。当年扎营在西乃山下时,神不是这样应许过吗?

沉思之际,约书亚一个人往前踱去,举目观看,不料,有一个人手拿着拔出来的刀,对面站立。多少时候我们也需要举目观看!常常我们两眼盯着地面,而错过了许多属天的异象。

这个人是谁呢?是幻影还是实相?希伯来人或迦南人?敌或友?约书亚不知道;心里正直的他毫不迟疑地向前问这人说:你是帮助我们呢?是帮助我们敌人呢?他得到一个庄严的回答:不是的,我来是要作耶和华军队的元帅。约书亚于是俯伏在地下拜,说:我主有什么话吩咐仆人?

无可置疑,我们知道他是谁。虽然有人的样子,他当然不是人也不是天使;否则,必定不准约书亚这样拜他。当路司得的居民要献祭给保罗和巴拿巴时,他们惊慌地喊道:诸君,为什么作这事呢?我们也是人,性情和你们一样。当约翰在大荣光中俯伏敬拜那向他揭开奥秘的天使时,天使对他说:千万不可,我与你,和你的弟兄众先知,同是作仆人的。但当约书亚俯伏敬拜这位神秘人物时,他并未受到阻挡,就像渔船上的彼得和被主治好的麻风病人俯拜主时未被阻挡一样。这人甚至鼓励约书亚以更庄敬的方式敬拜他,所说的话正是那自有永有的一位从燃烧的荆棘中对摩西说的话。因此,我们必须相信,与约书亚说话的这人必是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早在道成肉身之前,他已对人存喜悦的心,所以,便以肉身的样式亲临尘世,让人预瞥日后的道成肉身。

主在此自称耶和华军队的元帅,这头衔在圣经中到处随着他。以赛亚称他为引导百姓的和万民的司令。彼得形容他为王子和生命的元帅。希伯来书称呼他救恩的元帅,因受苦难得以完全。在圣经的末卷,我们看见天开了,有一队天军走出,由一位元帅带领,他的名字叫神的道,身着沾满血迹的衣袍。

、这个异象对约书亚具有什么特别的意义?耶和华军队的元帅是来取代约书亚的,他将成为以色列军队至高无上的统帅,就像一国之君亲临沙场,众位将领马上把指挥权交给他,听候他差遣。但这还不是最深刻的意义。耶和华的军队指的并非扎营在约但河旁的以色列军,而是其它看不见的军队,扎营在周围的山上。人耳听不见那里有哨兵传呼的声音,也见不到阳光下闪亮的剑刃,和他们整齐的军容。这位神奇的武士正是这些天军的统帅。

圣经中有几处提到天军的出现。当雅各与拉班决裂,回迦南途中深恐拉班随后追赶时,圣经告诉我们,天使前来找他,彷佛一队天军乍然出现眼前,誓言保卫他。当先知以利沙的仆人发现自己被叙利亚的军队团团围住而惊惶失措时,因着以利沙的祷告,他得以看见满山有火车火马。诗人说敬畏神的人四周有天使扎营,也提到服从神命令的天军。在客西马尼园中,当主被逮捕时,也曾提及有十二营天使正等着父神差遣来营救主。因此,从约书亚记的这处经文读出有许多看不见的天军正等着对抗神和以色列的仇敌,是颇与圣经其它处的记载相吻合的。这样看来,自古对耶和华的专称便有了新义:荣耀的王是谁?万军之耶和华,他是荣耀的王。

但是,有光明的天使,也有黑暗的使者,这是圣经一再肯定的。异教神的背后都有鬼魔透过人手所造的偶像辖制人。被圣灵所感的人也能看出不敬畏神的大帝国有来自撒但堕落国度的魔君在背后活动。圣经教导我们,这世界的幽暗处总有邪灵作祟,他们是天空属灵气的恶魔。现今他们仍然大行其道,直到第二次主再临时他们要被摔下地,其后被扔进无底坑里(林前十20;但十13;弗六12;启二十23)。

因此,耶利哥城的倒塌有什么值得惊奇的?遑缩强大的敌军未经一击就四处逃窜,以及七年征伐就攻克迦南全地。这些成就正是骑着白马,穿着洁白细麻衣的元帅神的道统率天军在天上和地上攻无不克的结果。城墙倾圮是因为天军的攻击,敌军溃逃是因他们所依附的黑暗权势已在安息日的神面前败落。迦南地的降服是因邪灵在人所不知道的境域被大举驱逐。因此四十年前迦勒回来激励百姓的话便有了更深一层的意义:荫庇他们的已经离开他们,有耶和华与我们同在,不要怕他们。我们也因此较能明白主说这话的意思:我来是要作耶和华军队的元帅。

二、这异象对教会有何启示?如果照着前面所提示的思想,来读征服迦南的故事,将会发现其中含有许多耐人寻味的新义。正如我们已说过的,这不只是古事的历史记载,而是天国记事的一页,诉说着自罪进入人间之后,直到神的儿子摧毁魔鬼之前,那不断在灵界进行的激烈争战。

物质世界中不断发生争战、冲突的现象,两军交锋,随又散去修补损失,计算战利。根据最新的科学发现,阒静无声的空气中有无数肉眼看不见的电子在我们四周迅速移动,彼此互撞,拼命争取通路,但又被成千上万同性质也在彼此互撞的电子所阻扰;因此,我们的活动空间实在是原子斗技的漩涡。水潭再怎么平静,林中的空地再怎么沉寂,像颗明珠嵌在大洋怀里的南方小岛再怎么迷人,任何景致再怎么令人神往充斥其中的仍是两支敌对军伍不断的争胜。快的扑上慢的,强的吞噬弱的,在可怕的斗争中,只有适者生存。

对有心认识神道路的人而言,这些冲突幅辏成规模更大、更壮列的黑暗与光明、恶与善、撒但与我们的王之间的抗争。耶稣升天的重要性便在于此,那是他第一次降世的神迹之高潮,并且将带来第二次降临的荣耀。

主在地上事奉的时候,从始至终,都遭受黑暗权势的反击。他们在旷野中试探他;利用被鬼附的人与他作对;集结在客西马尼园阻扰他;在十字架上挑拨、离间他;他复活之后,步步排拒他。在这之前,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人能胜过他们的攻击,但是基督耶稣的生和死扭转了这局面。当他复活又升天,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超过了,就确立了一项不容置疑的事实:人的本身虽然不是仇敌的对手,但一在基督里与神的儿子联结,人就不仅是得胜者;透过那在他里头加添力量的,他凡事都能,且必制伏仇敌。

升天的得胜不只属于耶稣,也属于他的百姓;他因此得以率领天军一举歼敌,使教会在地上勇往直前为主争战。当教会胜过了希腊、罗马的偶像与异教哲学时,她深深体会到这点;她的成功不在于本身的骁勇善战,乃在于与属灵的军队并肩作战。不管我们察觉与否,近年来宣教事工的蓬勃发展,原因也在此;我们看见许多福音的门开了,异教的系统随之瓦解,福音在许多地区如火燎原传开。这些结果必然导致灵界的变化,虽然灵界的事不是肉眼可见、人心可知的。我们必须认清,教会未来的得胜,不能倚靠她的财富、人数或威望,而需倚靠与属天的军队在爱和圣洁中并肩作战,也就是主自己在耶利哥平原上自称耶和华军队的元帅时所指的那军队。

可惜的是这个真理极少人知道。基督的教会常常自认本身拥有一切胜过属世罪恶的能耐,不然就是面对横阻在前的耶利哥,恐惧颤栗、束手无策。酗酒、淫佚、放纵或冷漠的世界好像一座围城,拒绝打开城门接受教会的挑战,同时还以浪笑讥嘲她的军兵。她求援于西泽人的方法,人的集团和变通措施,却徒然无功;因为忙碌一场,城墙没有崩圮,仇敌没有投降。

圣徒们需要为这方面的失败悔改、认罪。要认清属天军队的元帅已经出兵征讨众仇敌,我们所需作的,只是放下一切足以破坏或阻碍联结的事物。面对仇敌的挑衅,让我们根据这一属灵认识,执戈高喊:这是耶和华和他百姓的剑。

三、这异象对我们自己的意义。有时,我们觉得孤单、沮丧。那些向来与我们并肩作战的兵丁正各自在营中休息。没有人可以分担我们的焦虑和计划。我们的耶利哥那么难以攻克荒凉的工厂、教堂、刚硬的会聚、不敬畏神的家。我们哪来力量掳获他们,将其像攻占的城堡一样交给神?

这问题起初颇让我们惶惑,千头万绪,就是解决不了。我们发誓非解决不罢休,于是想尽办法、费尽力气。先是参考别人的作法仿效之;拚命讲出最精彩的道;使出巨人般的耐力;甚至采用宣传花招和令人争议的手段。以为以色列人曾认真学习拆墙的功夫,打算把迦南人的城墙拆毁:以为他们曾竭尽全力攻打耶利哥,决心把城墙攻出一个破口来!这样设想并不荒谬,这正是许多神儿女的作法,他们忘记脚快的不一定跑赢,力大的不一定战胜;单凭力气,绝不能亨通。

当我们使出浑身解数而依旧徒然无功,在失望中彷佛扑落在灯塔周圈的折翼之鸟,这时,最好单独向前,承认自己的无助,伫足等候来自天上的异象。极有可能我们会看见耶和华军队的元帅。他将负起我们的责任,率兵出战,奏凯得胜。他要将耶利哥的城墙履为平地,因为只有信心能将这墙拆毁;信心与全能者相联结,成为神的能力流通的孔道,像接通电流的电线。我们与神合作的时候,只需穿着祭司洁白的衣裳,吹着羊角,沉稳地绕城行走。

我们绝对要圣洁。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耶和华的元帅对摩西也对约书亚说:因为你所站的地方是圣的。神在那里,那里就是圣的。当神站在他的土地上时,即使是迦南,也是圣的。既要与神同工,我们必需圣洁脱去旧人的喜好和情感;洗净一切肉体和心灵的污秽;抛开黑暗的作为,披上光明的盔甲。

我们自己非常明白,神绝不会与不信实、不清洁的人联结;倘若我们心里有个私藏金银和华服的亚干,他也不与我们有何交往。若要他与我们的军队同往,救护我们,把仇敌交给我们,就须谨慎小心,务必使全营圣洁,免得他见营里有污秽,就离开我们(申二十三14)。

强者不一定获胜,脚快的不一定领先;只有分别为圣、全心为神而活的人才能告捷。器皿要合乎主用,必须是纯洁的器皿。清,而非精,才是成功事奉的先决条件。惟有从一颗清洁的心,信才能涌发出来,指挥那看不见的属灵、属神的力量。愿在神的圣洁和我们之中无物阻隔!愿无物居中绝缘,使神的能力无法畅流到我们身上!愿无任何沾染秽泥的鞋履,使神的丰满无法供应我们的需要。── 迈尔《圣经人物传──约书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