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8、耶利哥的城墙

 

  约书亚记第六章

耶利哥,四面青棕环抱,由于空气澄鲜、天色湛兰,输廓格外分明;城后一片崇山峻岭,有羊肠山径从远方的耶路撒冷蜿蜒而下。城中人思虑纷扰,萎靡不振,更别说练武戒备了。对于约但河边以一顶大帐篷(神的会幕)为核心向四方辐射的野营,他们似乎视若无睹,从未想要出兵夜袭。城里的王和百姓好像中了蛊似地坐以待毙。他们的心因以色列人的缘故,就消化了,不再有胆气。

另一边的以色列人则跃跃欲试。那些骁勇善战的武士们个个盼望大展雄风,把当地居民打个落花流水,以湔雪昔日父辈在何珥玛遭迦南人屠杀的血仇。他们心里想:渡过约但河的功劳既然全归祭司们,这当儿,该轮到我们显显身手了。于是,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把耶利哥杀得片甲不留。

但是,神要他们认识,迦南地是神赐的礼物,只能以信心接受,不能全靠武力豪夺。所求于他们的,只是顺服、等候、信靠,让神所差遣的元帅带领天军进攻,一举得胜。耶和华晓谕约书亚说,看哪,我已经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并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你们的一切兵丁要围绕这城,一日围绕一次,六日都要这样行。

在围城里的戌卫看来,这真是天下最离奇的攻城战术。攻城的人既不出兵攻击,也不筑攻城墩,更别谈架云梯了。照说这应是一场激烈的殊死战,瞧,他们来势汹汹,不先差使者来谈和,只围城而转行。其实,恰当点说,应是兵丁们随着约柜围城而转,因为不管是耶和华的元帅吩咐约书亚或约书亚接着吩咐以色列百姓,约柜的位置总是特别详细指明;而约书亚获得指示之后,也首先招来祭司,随后才吩咐百姓。所以,圣经特别强调:他使耶和华的约柜绕城。

那时天刚破晓,朝阳方才蹦出东边的地平线。晨空红兰相间,南方的摩押山脉笼罩在淡紫色的晨霭中,宛若坚固的堡垒;死海阴郁的水面在山脚下粼粼发光。这一幅图画又因遍地暗红的沙漠与耶利哥所在的绿洲构成鲜明对比,更加显得色彩斑烂。从以色列的营区,走出一长队人来:领头的是带兵器的人;接着是七位祭司,穿着白袍,各吹着一支羊角,走在耶和华的约柜前(约柜用布覆盖着,免得暴露在人眼中,不管是以色列人或迦南人);最后是但营队伍在尾端。

这支奇异的军队朝城走去,肃穆异常,除了羊角声外,别无声息。听不见叫阵、嘲骂、和各样耀武扬威的喊话!整队行伍在静默中绕城一周。绕完一圈之后,出人意料之外,竟又一声不响地回营,完全没有攻城行动。一天剩下的时间平安无事地过去。六日都是这样行。

        第七天,他们绕城七次。第七圈就要绕完时,约书亚的声音划破静寂的长空发出命令:

呼喊罢!因为耶和华已经把城交给你们了!于是,祭司吹角,百姓大声呼喊,周围的山谷发出共鸣。耶利哥的城墙竟然应声塌陷,百姓们便蜂拥进城,各人往前直上,将城夺取。多年之后,有位受感于圣灵的作者评论这事,说这正是信心惊人的果效;信心像串连无数明珠的线,曾在各种不同处境中,把所有圣徒的心连结为一。以色列人因着信,围绕耶利哥城七日,城墙就倒塌了。(来十一30)。这桩令人瞩目的事件,在许多方面颇值得我们借镜:

一、在基督徒的经历中。在基督徒的属灵争战中,如果埃及象征世界,亚玛力象征肉体,迦南七国则象征在空中执政、掌权的邪灵,他们阻碍人进入属天的境界,使我们不能实际享受到基督已经为人成就的工。他们潜伏在极难克服的困境和恶习中,时时侵扰我们,使我们的灵命无法长进。一种僻好、一段感情、一桩危害身心的纠葛,只要变成无法跨越的障碍,使我们经历不到在基督里必然有的福分和喜乐,那便是耶利哥。我们当中有谁未曾受困于耶利哥呢?

依照神的旨意,他实在不愿意已得救的人被排拒在属天的境界之外,失去那在基督里为他们所存留的,即使这是犯罪和偏离窄路的结果。我听过许多人惋叹由于过去的某些错误,自己再也不敢奢望体尝蒙恩的生命必有的丰富经历。虽然这些错误早已蒙神赦免,它所留下的耻辱和伤痕,以及所导致的后果,把进迦南的路给堵死了。另有些人,虽然渴望享受在黄金门的这边所能经历到的一切喜乐,却对途中的障碍耿耿于怀,牢牢记住从前那些灵命低沉、良心不够敏锐的光景;他们害怕因此永远逗留在应许地的边缘,徒然渡过约但河,却无缘进迦南。对有这些疑虑的人,我们可以同样问:有谁一辈子从未站在耶利哥前,望着迦南地兴叹?

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对赤足站在圣地的约书亚说:看哪,我已经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并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这句话对一时失足而心有疑虑的人是何等甘甜的安慰与鼓励!

你们不可呼喊,不可出声,连一句话也不可出你们的口!所有的命令中最难遵守的,莫过于此了。静默无声,一切的怨尤只能对神倾诉我们的习惯却与此相反。节制口舌是神的儿女极难学会的功课,正如死是神在宇宙中最后克服的顽敌。一有愁烦,我们总是喜欢向人倾吐;喜欢拿来和别人的处境对照看看,讨论有无可能的解决办法。在朋友再三的保证下,我们把秘密相告,事后,痛苦地发现主所说的话千真万确:你们耳中所听的,要在房上宣扬出来(太十27)。

只有安静的心才能体会出统摄万有的神对人的眷顾,才能察觉他的微声细语,认识他的恩典、权能。惟当我们安详若断奶的婴孩,才有余地让神插手协助。这指的不是对神无言,而是像鸽子一样,在陌生人中保持缄默;像羔羊一样,在剪毛人手中静默无声。你们要静默无声,要知道我是神,我必在外邦中被尊崇,在遍地上也被尊崇(诗四十六10,另译)。人若深知万军之耶和华正眷顾左右,而雅各的神是避难所,必能安然静候。对着这位至高之处的朋友,他坦然倾诉内心深处的愁苦。他的灵魂以此为家,彷佛鸟栖息在盘石穴中,是风雨袭击不到的地方。

顺服!在这个故事中,像一切使恩典得以畅行的情况一样,人必须与神同工。虽然只有神的权能可以使耶利哥的城垣塌陷,但是以色列人必须绕着城走。虽然只有神可以使榖粒生长成禾,但是人必须犁地、播种、收割、打榖和碾磨。虽然只有神的儿子可以用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或使死人复活,但是人必须提供和分发饼,必须将堵住墓穴的石头辊开。虽然只有神可以挪除那些使人无法全心归主蒙福的障碍,但是有些诫命和责任是我们必须履行的。

有时,我们迟延顺服,应该作的事不作;或者过犹不及,作得太过,两者同样危险。例如,神吩咐要绕城走,你却拚命攻城;未等命令发出,你就率先呼喊;神说一天绕城一圈,你偏偏绕它三、四圈。人很难体会事半功倍的奥妙,也不懂安息在营帐内反而节省时间;早起晚睡,焚膏继昝,其实无补于事,因为当神所爱的人安眠的时候,神的祝福就临到。

凡是神的旨意,无论要我们行或要我们止,让我们立刻顺服;其余的由他负责。有的人必须扛负约柜,为福音作见证;有的人必须不断吹着羊角预告将来的得胜;有的人则须保持缄默,处理千篇一律的日常事务。无论处何他位,人人都需效法约书亚他俯伏在地,像兵丁顺服元帅般对主说:我主,有什么话吩咐仆人?

要有信心!从你一切的预备工夫,甚至从神所吩咐的行动中,转眼仰望神自己;这样作的时候,你的困难仍然会消除石头会从墓穴的穴口辊开;监狱的铁门会自行打开;高大的城墙会轰然崩毁。

把一切拦阻你享受基督已买赎得来的上好福分的困难,不管大小,都交给你的救主;在他面前安静等候,直到清楚他要你作什么。同时,务必把过去的种种丢开,涤尽一切肉体和心灵的污秽;然后,照着他的吩咐去作,不计任何代价。要相信他正在为你动工,弯曲的地方要修成正直,崎岖的地方改为平坦,你的心和你的生活将见证主的荣耀,以至所有认识你的人不得不承认主已为你成就了大事。他已把耶利哥赐给你。愿你的心信靠这应许。虽然城墙仍耸峙,却是如同崩毁;不久,你将转背离开这废墟,往前拥有应许地。

二、在基督徒的事工中。使徒保罗曾提到我们必须攻破某种坚固的营垒,和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自高之事;并且强调,我们不是凭着血气争战,争战的兵器也不属乎血气,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因此才能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顺服基督。

所有从事基督教事工的人都应仔细思量这段话。现今教会的弊病在于失落了初期教会的单纯。初期教会对当时猖獗于世的迷信和罪恶抗争到底,未曾稍有松懈,所使用的武器正是这则古老的故事所启示的:祭司阶层持守纯洁(身穿白袍),高举基督的代赎(扛负约柜),以朴素无华却发声震聩的信息传扬福音,引人悔改(吹着羊角)。在这些武器的攻击下,邪恶这巨兽颓然溃亡,各种偶像崇拜如晨雾般消散在煦阳中。

可是,今天的教会用什么方法对抗千奇百怪的现代罪行呢?一睹之下,恐怕会让初期教会中的信徒、殉道者、先知和使徒大失所望。酗酒有坚固的营垒,社交习尚和国情为其后盾。淫亵到处流行,公然张狂于街头巷尾,从富丽堂皇的歌厅、剧院向我们搔首弄姿。药物的倾售更是一大讽刺许多人积习成僻,不惜花费鉅资以求过瘾。人心的败坏也是另一个耶利哥躭迷灵异、冷漠、骄傲、和野心等,无一不在敌挡着神的律法。对每一个神的工人而言,耶利哥更以许多不同的面貌出现,譬如同工间的淡漠、其它基督徒的敌视,以及种种使事工受到侵扰的罪。

对付这些事,我们往往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采取属血气而非属灵的对策。这真是大错特错。我们惟一的希望是谨守属灵阵线,因为我们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而是与潜伏在人事物背后的邪灵争战。一旦这些黑暗的灵被推翻,他们所支持的系统便会随之瓦解,如云彩被风吹散。

让我们过单纯、圣洁的生活,多花时间在基督面前,让他鉴察我们的内心;高举主耶稣的牺牲和工作;吹响福音的号角,引人投靠主;时常在神面前默祷;彼此保守合一和相爱的灵,正如以色列的众支派在讨伐同一仇敌的前提下,忘记彼此的差异。此外,最重要的,让我们相信神的同在和同工,这样,我们便能目睹古老的神迹重现,耶利哥城被夷为平地。

三、在教会历史中。耶利哥城的占领当然也可当作未来将发生之事的比喻。我们都知道世界正握在那恶者的手中,他仗恃着高大的城墙和城门,长期违抗神;就外在情势看,似乎诗人和诸王用欣喜的辞句所歌咏的那日子永不会临到。

其实,基督教会的各个宗派一直都在绕着城走,不顾多少揶揄和讥嘲;而那些随从世界的人偶而想到将临的审判,也不免恐惧战兢。一千九百多年来,城已经被包围,号角也已吹响,见证一直持续着。不容置疑的,七天已快过去了。

从攻克迦南这件史事的叙述,我们或许只能预见不久的将来就要发生的那件事的影儿。神已经把地上列国交给他的儿子;但在他制服一切执政的、掌权的和主治的之前,神的选民所组成的圣军必须将列国包围。── 迈尔《圣经人物传──约书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