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9、受挫折与被击败

 

  约书亚记八12

进入迦南的争战长达七年,在这段时间里,以色列人只败过一次,也就是在艾城逃跑,三十六个人被杀的那一次。圣经对这个被击败的故事记载得很详细,因为它不仅使以色列人在此重大关键学到许多功课,对于我们也有无比的价值。

大多数基督徒都有被击败的经验,他们也常在敌人面前掉头逃跑。在自己里面的罪和撒但的攻击下,他们奉主名击打强大邪灵时被击败。但他们非但没有将被击败的经验谨记在心,反倒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刚开始还羞愧懊丧,但这种心情很快就消失了。他们没有在神面前俯伏,迫切寻找失败的原因,去对付它,进而求取更广更久远的成功。其实,如果我们仔细检视过去被击败的经验,这些经验将使我们的性格和生活更为蒙福,其结果仅次于胜利。

以色列人这次被击败有三个原因:

一、他们太自信,因为艾城小。耶利哥城已成废墟。城中所有的,不拘男女、老少、牛羊和驴,都被刀杀尽。残留的仅有金子、银子和铜铁的器皿,被放在耶和华会幕的库中;妓女喇合和她的亲族财产;一件巴比伦外衣、一些银币和一条金子,稍后我们还会谈到。

没有了后顾之忧,约书亚马上向内地进攻。他选了个开口朝北的峡谷,作为军队进攻的通道。出了这个通道,再经过八哩,约但河谷中就又出现一道峡谷,在靠近两道峡谷交接之处,便矗立着小小的艾城,人口只有一万两千,据估计其中能作战的男人约有两千。但因地利,又控制着隘口,所以约书亚别无选择,要艾城遭受与耶利哥城同样的命运。

用人的方法来说,探子从山谷上去窥探得来的消息可信度很高,他们说艾城比耶利哥小得多,比较起来,只要花少数的兵力和时间即可轻取艾城。攻打耶利哥可能需要整支军队,而艾城,只要两、三千人上去就足够了。不必劳累众民都去,因为那里(艾城)人少(书七3)。

但这个建议乃是根据一个假设:耶利哥城是以色列军队击败的;然而,其实以色列人本身跟那次胜利几乎毫无关系。他们绕城走,呼喊了,就只有这样。攻取耶利哥是他们的大元帅所作的,且是他把城交在以色列人手中。使耶利哥城败于静默的力量,并不出于以色列人,而是出于神。但以色列人忽视这个事实,认为胜利是出于他们自己的一些因素,说得好像使耶利哥城倾倒是他们作的;而且因为如此,所以推测他们也必能像征服耶利哥城一样,征服艾城。

在基督徒的生命中,最危险的时刻是我们陶醉在新的胜利的时刻,因为继之而来便是向自我能力与才干歌功颂德的试探。我们扩大自己在争战中的贡献以致不见一人,只见自己;我们夸口靠着自己的剑攻城略地,且靠着自己的膀臂自救。数算我们在耶利哥城的胜利,便轻视小小的障碍如艾城。当然,我们按理来推,既已胜过一个,就能轻取另一个!所以,常常在公众面前一个极大的胜利,却带来私人生活里的跌倒。在讲台上使人人倾服的,却受制于一些可悲的欲望,或者在家里的暴躁脾气;而后对罪的痛悔又抹去所有胜利时刻的喜悦。胜利的时刻是比当敌人在我们面前飞舞时,还更需要恪守儆醒祷告令谕的时候。当盛大的集会散去,众人因听了我们的声音而认罪悔改时比如以利亚的故事;或者当人群离开回家,当巴力先知的尸体壅塞基顺河时,我们就得小心登上迦密山,为这场争战束腰,同时屈身在地,将脸伏在两膝之中祈祷。

若是约书亚这么作,他就不致被探子的话说服,只单从兵力方面来考虑;他不会假想这小城力量薄弱,也不致心痛地望着他惊慌失措的士兵奔逃下山石嶙峋的隘口,或藏躲于隘口两翼的石堆中;眼睁睁看着艾城人全力追赶,砍杀那些颟顸落后的士兵。

基督徒生命中没有小事,没有什么小到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就能对付的。离了神,即使是最小的试探也会比一个强敌更厉害。我们如此软弱,即使是最微不足道的罪,一旦得逞,都会使我们最有自信的方案失败。那些在我们与神的交通中赢得的胜利,并不曾使我们继承那分能力,我们仍然很软弱;若是离了神,即使在面对最小的敌人争战时,也免不了败退。在耶利哥战役之前的信心、儆醒、与神的交通,也应是艾城之役取胜的关键。

二、他们未曾等候神。不等候神的罪,破坏了以色列人与耶和华军队之元帅的关系。纵然使以色列子民受打击必定会使耶和华神难过,但为了他们好,为了神圣名的缘故,以色列人的罪必须要审判并除去。约书亚求问:你为你的大名要怎样行呢?但这次以色列人被击败是出于非常的原因,并为神所允许。

如果约书亚和神一直保持亲密的关系,毫无疑问的,神的灵必向他指明军队中有邪恶的事,这样在进军艾城之前,就应该发现并审判亚干犯的罪。在使徒行传里,也有个类似的例子。亚干在以色列人中行的,就好像初代教会中的亚拿尼亚夫妇一样。使徒行传第五章里,若是没有圣灵赐予彼得的洞察力,审查出这对犯罪夫妇的私心,恐怕教会就会有些被击败或重大悲剧的记载了。

我们假想:若是初代教会中一些邪恶的根未曾被铲除的话,那么,我们不懂得删去当时信徒中神迹奇事、门徒合一,以及监牢牢门打开的记载;还得添上万军之耶和华日益稀少的士兵是如何在愤怒的敌军面前后退,彼得如何埋首在圣殿的灰中痛悔,领导者和信徒如何满心惊惶丧胆,主耶稣的名如何被亵渎蔑视,以及他的人格如何受诋毁。然而上述事件都没有发生,因神的灵和话语能畅通无阻。

有一件事对我们非常重要,就是听从保罗的警告,若我们省察自己就不至于受审判。神能看到水泥管上最小的缝隙;水果里的一点腐坏;以及身体中威胁着要侵触人生命力的溃疡。我们自己也许没有察觉,但他明白那是如何不可避免必定导致失败。他也急于警告我们,但对那些聋的耳、自信且自以为聪明的人,或认为胜利全是由于自己的才干而骄傲的人,对他们说话有什么用呢?在狂喜中,我们看不到示警之兆;在假先知众口一词的劝说中,我们不会查询那警告我们计划的一个声音;在早晨灿烂的阳光下、闪烁的光浪中,我们看不到正在下降的晴雨表,也不肯相信饱经风霜的水手对于天气将转坏的预告。大概没有任何一个试探是不经神的允许而临到我们的。他为我们祷告,日夜不休,在攻击来临之前就时时代祷。不仅如此,他一再地警告,还用他的手触摸我们;如果我们不是麻木、沉湎于灵性低潮的话,必定受到激动。

当神的孩子,像约书亚,因他不理会警告的声音,神就不得不让他们学功课,直到他们头破血流为止。啊!如果约书亚在耶利哥之役得胜的呼喊声中,能够谦卑,就不至于后来在惊恐军队的呐喊中才俯伏蒙灰了。如果他在派探子出隘口之前,先求问耶和华,就不致于后来才求问如何弥补这个失败了。对我们很多人而言,神的话(那把银制修剪刀)若不能影响我们,麻烦、困扰(那把铁制修剪刀)就得临到我们,那是又粗重又痛苦的。

在我们踏出新的一步之前,即使要进攻之处小如艾城,我们仍有义务其实也是上上之策回到吉甲。耶利哥城倾覆后,约书亚并没有这么作。我们应安静隐退与我们大能的元帅作属灵的交谈,询问他要对我们说些什么,恳求他显明我们所犯的恶行,在他的审判下整顿心里的大军,在赴战场之前,而不是之后,就让亚干潜匿的罪现形。

三、他们取了当灭之物。1)约书亚想把他们的失败归咎于神。他觉得神把他们引入这些困难中是残忍的。根据他的想法,与其被灾难困住,倒不如留在约但河那边好。以色列人在艾城的失败,将导至迦南人的围攻,并遭到毁灭。他在神面前说的话就好像一个丧失信心、被夺去能力的人。约书亚不再是英雄,而是像以前被击败的迦南人那样,他的心也消化如水。然而,真正该受责难的不是那位要领他百姓得到应许之地的神,而是以色列人自己。

在我们的生命中,也常有这样质问神的时候。伟大的窑匠,你为何如此造我?我为何要离开安宁的家园、教会,愉快的服事工作,却被丢入这堆困难之中呢?当我们被敌人难以抗拒的强力与智谋、巧略击败,而遍体鳞伤时,就想责问神;这其实是因我们不够坚强,或者是神要带我们离开隐密的避难所,到那风雨交加能够磨炼人的山坡上。可叹呀!我们竟忘记天父领我们过约但河,是要我们有更丰富的经验,给我们更多更大的机会,好获取神那不可测度的丰盛。所有的工作都会有足够的恩典,每遇敌人或试炼,神会帮助我们,给予我们够用的力量;而经过了这一切,就好比炼金术士的愿望一样,把最坚硬、劣质的金属,最终转化为精金。

在应许之地被击败是不必要的,它来自我们自己的失败,爱我们神也会为我们而忧伤。基督徒的生命不该被击败,随时随刻我们本都应是征服者。基督徒的战车所经之路应该像太阳一样,挟着能力向前走,按照正常的道路从东边的海波中直奔天庭。神的儿女呀!千万别为你的失败责难神,要检讨,应求神光照自已。

2)虽然只有一个以色列人犯罪,但神说: 以色列人犯了罪,取了当灭的物。我们没有单独一个人的,任何一个人犯罪都会影响到所有同伴的属灵情形。一个人冷淡必定会减低别的火热的心;我们也不可能单独向上冲而不使别人也向上。没有一个星体在太空回转时,不影响到同一系统中其它星体的位置与速度;也没有一粒砂不使整个海滩上的砂都受影响。没有人是独自生,独自死。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

如果以色列人明白整体的安稳是赖于每个肢体的顺服,那么,每一个人都会照顾别人像照顾自己一样,因为这不仅是为对方,也是为了自己;同样的,如果基督徒的团体了解其中任何一个成员的选择、决定或行动,对整体的福祸影响有多大的话,就必更多也更快去顺服新约中反复提到的命令刚强的要担代软弱的不坚定,在高处的要屈尊服事在低处的;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又要谨慎,恐怕有人失了神的恩。

读了这本书,若有人明白自己正在作亚干,就该警惕,现在就认罪悔改。这样,不但可避开一场免不了的审判,也不致给同伴招来灾祸与失败,将无辜的人拖下相同命运的漩涡亚干的手上染着死于示巴琳战场那三十六个人的血。

3)我们对神明确的禁令是多么不在意呀!再没有比宣布耶利哥城的战利品不能碰更清楚的命令了。这城和其中所有的,都要在耶和华面前毁灭,只有几样特别的东西留作会幕之用。这个命令可能是为保守以色列子民避开因获取太多战利品而生的试探。这个禁戒是要锻炼他们的性格,培养他们的信心。但是对亚干而言,神的旨意已被他心中的贪欲和世上的荣华压抑了、那如浪潮般的恶欲把他冲过由神的话所立起的界碑。

不过,我们也别批判亚干太甚了。在他之后明显违背神谕的大有其人。圣经里满是不要爱世界、爱衣饰、爱钱的禁令;还有反对论断、骄傲、不圣洁的野心;就如禁止拿示拿衣服和金条一样;然而,却有成千上万的基督徒麻木不仁地不顺服,好像神也跟他们一样不过是人,或者忽略神的话,视之加虚幻的云烟一般。也难怪以色列民会被击败,而且在我们个人的经验和教会历史上也一再印证了这话:以色列人犯了罪,违背了我所吩咐他们的约,取了当灭的物。因此,以色列人在仇敌面前站立不住。你们若不把当灭的物,从你们中间除掉。我就不再与你们同在了。── 迈尔《圣经人物传──约书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