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10、亚割谷

 

  约书亚记第七章

是在亚干和其它士兵进入耶利哥城时,试探遽然临到?还是长久以来未被鉴察的罪那时刚好成了气候,才使他作了遗臭万年的愚行呢?我们无法判定。只是从他悲惨的结局,显示他不仅是暂时屈服于罪。至少有一点很清楚:在耶利哥城倾覆的那个傍晚,烈焰腾空之前,他已经偷取一件以织工精巧著名的示拿衣服、一些银子和一条金子,并且秘密地带出城了。

我们可以想象他把东西带回所住的帐棚,然后可能发现必须让孩子们也知道他所作的;因为如果他们不曾与此罪行和隐藏有分,后来也不致和亚干遭遇同样的结局。靠他们帮忙,亚干在沙地挖了个洞、藏起战利品,这本是约书亚特别下令要献与耶和华的。

这整个过程都是绝对保密,而他对同谋的家人都这么有信心,在查询窃贼的过程中,他无惧于侦询,而且持守平静,直到神不失误的手把他指出来:就是这个人!

但这时他得遭受怎样的痛苦!在他的恶行还未暴露之前,良心已经不安,现在这签正抽中他的心事。他回想在耶利哥平原上所作的,一幕一幕从脑际闪过,当时并没有一群惊惧的人围观,没有苍白的脸注视着他,也没有战栗的差役跑到帐棚挖藏起的财宝。

在他一时心存侥幸的兴奋过后,继之而起便是沉闷滞重的犯罪感开始啃啮心头。时而良心在缱责;当他和别的士兵行进通过往艾城的长长峡谷,当他看到同伴掉头逃跑,而他也跟着上气不接下气他奔逃回营;当他遇见那在战场上倒下的三十六人的亲族,当他看见约书亚及以色列的长者哀痛欲绝、惊恐丧胆他明白,是他的罪导致以色列的羞辱与灾祸。当那个秘密的垒块从他胸口移去时,一定让他舒了一口气,这下子不必再一直力持莫不相干的表情了。让我们到一旁来查考亚干的罪是如何被侦询及处置;因为这样的查考,能让我们学习那一切两刃的利剑,是如何刺入剖开魂与灵,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一、我们对罪的痛悔当重于对后果的悲伤。约书亚撕裂衣服,在耶和华的约柜前俯伏在地,直到晚上;他心痛以色列百姓遭受这样的耻辱,又担心这战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别国而导致的后果。若单从人的观点判断,最坏的结果就是当迦南地的居民一旦发现以色列军队并不是坚不可摧的。约书亚怕的是迦南人和这地一切的居民听见了,就围困他们,把他们的名从地上除灭。

每当我们犯了罪,就会偷偷环视四周,看看有没有被看到;然后我们想办法防止可能衍生的一些后果,若是补救不了,就觉得羞愧难当。扫罗渴望撒母耳与他一同献祭,主要是使自己在以色列的长老面前有光彩,而不是出于他想顺服神。我们畏惧罪的后果甚于罪的本身;害怕被发现更甚于害怕作错事;害怕别人会怎么作怎么说,更甚于害怕那张从众天使中望着我们,痛苦又忧伤的脸。

但是神却不是看这个。是我们的罪,也是我们未能认清那内在的邪恶,使他伤痛,就如小推车在重负之下的呻吟一般。小男孩难过,因为生病使他跟同伴分开不能去游河、到树林里玩、穿上溜冰鞋疾滑过深兰的冰地;但是作母亲的却为孩了的病难过,为发高烧和呼吸沉重的症状心痛。在母亲的心里,为病的忧虑不安远超过她为孩子的失望而难过。

我们很少人真正了解罪是什么,因为无论从自己或者别人,我们都未曾看过一个完全无罪的例子。人们说自己已从罪中完全释放,但他们知道其实不然。没有一个从女人所生的,曾有过完全无罪的经验,一个也没有。婴见纯洁好像百合初绽,从未沾染上一点尘污;基督徒少女甜美可爱;圣人看似无可指摘又不伤害人,但他们若不曾与堕落的族类相关连,本应更纯洁、更可爱、更圣洁。

当然,由观察主在临死时的极大痛苦、心碎与羞辱;当我们想起神的爱那无比的代价;想到圣经中比喻罪的可怕的性质,以及想到永不死的虫和永不止息的火,我们可能稍稍知道一点罪的极端可怕;但真正了解罪的方式,乃是培养和圣洁神的关系。我们愈认识神,就愈能由他的思想完全看清我们心中最细微的罪。我们会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也看到罪隐藏在那里,例如:我们的动机;虔诚的行为;对别人草率的批判;我们缺少温和、敏锐、怜悯的爱;以及论断一些因比我们更敏感于罪而谨慎言行的人,这些人不轻易称自己拥有我们自以为拥有的东西。我们会知道若有一个眼神、语调、姿势、话语或思想,与神那完全的爱不一致,就表示罪的病毒并未从我们的本性中完全被除去;如此,我们便不会再为罪的后果哀伤太甚,反而要为罪的本身哀伤了。这就是敬虔的哀伤,是不需要悔改的。出于这种哀伤的眼泪,神要差他的使者,收在他的皮袋里。在我们为罪本身发出敬虔的哀伤时,正是我们最贴近那罪无法立足的世界的时候。在那个世界里罪被恨恶,不是因为罪叫我们失去了神所赐的园子,(我们知道如今所拥有的,远比起先那个园子好多了),乃因罪本身就是罪。

二、我们当屈服在神的审判下。耶和华吩咐约书亚说,起来,你为何这样俯伏在地呢。

这就好像他在说:你为这个结果悲伤甚于它的起因。即使所有迦南人来围攻,我都能保守我的子民不受侵袭;照样,我也能保持我名的荣耀。这些都是次要的,但是,有一只虫咬了瓜的根,疫疬已伤害我所救赎子民的要害。在你调查并除掉这受咒诅的事情时,我会用右臂阻挡那攻击你的。

每当生命中不断有失败,就可确定在我们的心和生命里一定隐藏着看不见的罪。也许我们不见得能直捣黄龙找到罪恶的渊薮,但可确定必有一件受咒诅的事在我们里面,使我们无法在敌人面前站立得住。电线的绝缘体有个地方出了差错,使得电流,也就是使流向我们的神之恩典与能力停滞不前;而在这时祷告求神更新是无用的,除非我们先修铺好这个缺口。花许多时间在公祷和个人的祷告中,不如自己顺服在神面前,让神审视我们的待人处世以及我们所走的道路。在表面上求神的赐福特别是祈求圣灵降临的赐福但在我们内心却有需要对付的罪,这种祈求是错误的,因为罪必须被对付,神的能力才能临到我们。问题并不是神乐意不乐意,而是属灵世界的律法使他不能与被纵容的罪相通。

亲爱的读者,在你的基督徒生活与工作中,是否被击败后退过?或者不断因一些小小的试探而跌倒?那么,这时候最好赶快叫停,让神来管理你的心,如果我们自己看不清那老惹麻烦的罪在哪里,他会为我们指出来,因为他的眼明亮如火焰,在他的手中有锐利的宝剑。

1)在找寻失败的原因时,我们得有一颗乐意的心,来知道最糟的情况;这大概是最困难的事了。碰上不受欢迎的消息时,我们都像舵鸟一样,要把头埋在沙里头。但有钢铁般决心的人,和有成熟经验的基督徒,会不迟疑地说道:让我知道最糟的事。但当我们裸露于这位最好的医生面前时,我们要记住:他是我们的丈夫;在他的眼中有爱与怜悯;他之所以指出我们的忧伤之源是为要挪走它。因此,对神以及对我们来说,这该是恢复灵性健康和他赐福的时刻。

他会把他的检查结果以最细腻温柔的方式让我们知道。不要太急躁,四处奔走求问建议,也不要想从喧嚷嘈杂之声中深得他的声音,只要俯耳静听。安静就能知道。若你将一切交在他的手里,向你显明你的错误便是他的责任。如果他要说什么,会说得清楚无误,且说得肯定;如果他什么也没说,就表示所定的时间还没有到。但是也许就在明天早上,他会完全告诉你;而现在,你要信靠、等候。

2)当神对付罪时,他会追本溯源。请特别注意,神圣的史家曾两次记下亚干的族谱,那总是:犹大支派中,谢拉的曾孙,撒底的孙子,迦米的儿子亚干(书七11618)。

那个清早,约书亚和非尼哈站着查明行恶事的人,用乌陵和土明作决断。以色列人按支派近前来,然后便取了犹大支派。从犹大支派里取了谢拉宗族;又从谢拉宗族里取了撒底;再从撒底的家室要取了迦米;最后取了亚干。当他看到那逃不掉的结局时,一定连心跳都停止了。

但是罪行是间断出现的。要彻底对付它,就必须追本溯源。凡曾仔细注意内心生命历程的人都能证明,罪恶的开花结果,通常始自极小的罪,这罪之细菌可能就是容许一点罪恶的思想或行动存在,但长期演进,以致无法收拾。我们通常会去对付的,是在同伴面前败露的罪之烈焰,但我们更应当去对付在火熊熊燃烧几小时之前那一星火花,以及遗下火花的疏忽。我们只有在岩石碎裂,即将掉落在我们的茅屋顶上时,才会惊醒;但是神要领我们到起初,看那一粒细小的种子,在微风中掉落,又随风飘浮,在我们心上的一点缝隙找到落脚之处;虽然土壤贫瘠,仍然够让它附着扎根,而且凝聚力量使这引狼入室的石块碎裂,危害生命。借着看到这微小的起点,神会预先保守我们抵挡极大的灾祸。

我们所谓的罪,其实是早在几天,甚或几周前就被许可存在的罪所发展出来的结果;那段时间,它潜伏在我们心里凝聚力量。一个雪崩,是几片雪花崩落所引起的,而村民在床上被雪崩吞噬覆埋的几个礼拜之前,就已经飘落在它们的位置上。所以智者出此警语:保守你的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箴四23)。如果我们要完全与罪隔离,就得时时清理隐藏的罪;它们是那么细而又微,只有靠着圣灵的恩典常常保持敏锐的良心,才不致让它们脱逃。

在这样的光照下,我们就较能理解使徒书信中一段最深的经节。雅各告诉我们在这个主题上,再没有别人能比这初代教会的圣洁领袖,提出更深刻的见解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雅一14)。这话明显地表示,试探并不像某些人所想的,是和灵魂全然无关的东西。他继续说: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一15)注意这些话罪既怀胎,就生出这是非常深的见解,在自然界中都是有一段孕育、潜伏的时期。

因此,如果你曾从艾城面前转身逃跑,不要以发现亚干为满足,要继续寻找是谁给亚干力量来伤害你。努力循着长链的环节,在你从未起疑的地方,找到他的始祖,那就是罪的起源。亚干的话证实这个见解:我看见我贪爱我拿去。

3)能常常整个检视你的心和生命是件好事。我们得让心中的各个主要支派通过神无论是在公众面前或者私底下;还有我们在工作场合、家庭及教会中的行为让神取出那有罪的。然后检查哪部分,包括种种态度,所订的计划,从每天或每个职务来分析,分解其中各种要素;细察每一种。查帐员若到一个大企业公司去查亏损的来源,理所当然的,最赚钱的部门他会先删去不查,这样就使查询的范围逐渐缩减、变小。

最不喜欢作自我检查的人,往往是最需要的,应当劝他们多作这样的功课;而有些人则不需提醒这工作的必要性,他们便自然有内省的倾向,但应当小心不要过度或滥用。凡作自我检查的人都要倚靠圣灵,同时常常仰望那赐福的主,因为人心的本质是败坏的。转眼仰望耶稣,这是灵命成长的真正秘诀。

三、当罪被发现,我们当无遁词。约书亚和以色列众人,把谢拉的曾孙亚干,和那银子、那件衣服、那条金子,并亚干的儿女、牛、驴。羊、帐棚,以及他所有的,都带到亚割谷去。于是以色列众人用石头打死他,将石头扔在其上,又用火焚烧他所有的(书七24~25)。然后耶和华又重复在耶利哥城倾覆前所说的话:耶和华对约书亚说,不要惧怕。我已经把艾城的王、和他的民、他的城、并他的地,都交在你手里(书八1)。

然后约书亚选了三万大能的勇士从峡道上艾城去。这时众人一心,已把失败和被击倒都置诸脑后。他们有巧妙的战略准备。以色列人表面上是逃跑,让艾城人追赶,引他们离开城;如此城就落入伏兵之手。当约书亚一举起手里的短枪,伏兵就跑进城去,放火焚烧。在这曾遭惨败的地方,以色列人获取许多战利品,特别是牲畜;于是在胜利的喜悦中,把它们接回吉甲营地。

凡是神所光照的罪,我们都必须除去。而若我们的心和血气办不到,或者我们拒绝顺服自己迟疑动摇的意志,抑或罪的辖制已使我们无力举石、握刀或打火石取火,那么,他就会为我们作那当作却无能为力的工作。有些人生来坚强,敢自己抡起斧头砍掉刚开始腐烂的手臂,以免毒素侵入整个身体;有些人则等待外科医生动手术。但内心生命所学的是同样的功课,也就是乐意让神在我们身上、以及借着我们或者为我们完成他的工作。

因此,亚割谷成了指望的门。从这毫无生气、四面高山的谷地,以色列迈向胜利;或者用先知书中的华丽比喻:就好像在悬崖上开出路,使百姓唱着歌从丰收的玉米田、葡萄园和橄榄园走过;又好像在他们少年时,从埃及唱着歌出来一样。啊!这个比喻是又真实又公平的。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生命中,凡是神的审判曾被忠实执行的亚割谷,都会有这样一个指望的门

通向主的乐园;以及那首甜美喜乐胜利的歌,好像出自一个人,是既拥有少年的充沛活力,又兼备只有岁月能孕育出的经验与成熟的生命。── 迈尔《圣经人物传──约书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