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13、不可磨灭的一日

 

 约书亚记十14

没有像这日的(书十14)。这句话卓然突现于约书亚记征战的历史册页中。我们注意到

一、五王联合攻打以色列。以色列以往是对付分别独立的城市,像是耶利哥和艾城;但现在亚摩利人的五王,也就是耶路撒冷王、希伯仑王、耶末王、拉吉王与伊矶伦王,都联合起来与以色列为敌。

背信的基遍成为五王联军攻打的第一个目标。部分原因是其背叛使它以前的联盟对其深恶痛绝,部分原因是占领它之后,这座城可成为抵挡以色列人入侵的一道屏障。基遍这举足轻重的城市位于耶路撒冷以北不过六哩之处。

基遍人发现自己突然为一群怒气冲天的战士所包围这些人慑于约书亚的威名与战绩,不敢直接与之对抗,只好转而向胆敢与他结盟的城市复仇。基遍人相信约书亚会信守新订的约定,便十万火急地送消息去,向约书亚求援。

二、约书亚大胆的信心。在他的生命中,曾有过不少辉煌的日子逾越节那日,领着他自己那个支派,大步走出埃及;与亚玛力人作战,摩西在山顶上举手,他率领选出的战士争战;当他首次与摩西去见神,站在神壮丽的荣耀中的那日;他与迦勒窥探迦南地回来,得知自己可以存活进入应许之地的那日。不久前也有这种美好的时刻:像是过约但河后迎见天使、看耶利哥城墙塌陷的那日等等;但是在他的生命中,从未有过像这样的一日。

这是士气旺盛的一日。约书亚一接到求援的消息,便知道要马上遵守承诺的重要。太阳下山之前,全营的战土都接到准备星夜行军的命令;约书亚和军队终夜从吉甲攀过隘口到基遍去十五哩艰险的路程然后猛烈袭击那些大梦初醒的敌军,把他们杀个措手不及。神的灵能鼓舞人,使他们脉搏加速;同仇敌忾的心使他们管束本性,同心合意服从领导。

这是与神亲近的一日。刚接到求援消息时,约书亚免不了有点心惊,但神却对他说:不要怕他们,因为我已将他们交在你手里。他们无一人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书十8)。是这个应许的力量,以及在那么激烈战况的压力下,使他向神发出人类从未有过的祈求。

那天上午的战况一定十分激烈。战事始于黎明,诸王大约在下午发出撤退的号令;迦南人再也挡不住靠着万军之耶和华争战的以色列军队,他们坚无不摧,势如破竹,打得敌军如惊恐莫名的羊群一般四散奔逃。迦南人往伯和仑的上坡路逃,在陡峭的坡上攀爬近十哩,直至山脊;然而山路又陡峻,且崎岖多石,在两哩之内直下七百呎。石头被切磨成阶梯状。迦南人往这危险的下坡路逃下去,如果可能,希望回到他们驻扎的要塞去,它就在山谷中;他们渴望有个喘息的机会,暂时躲一下被追杀的痛苦。就在这个时候,天上降下大冰雹凶猛地打在他们身上,就好像天堂的巨炮突然开火;当约书亚攀上山脊时,只见山坡上全是溃败而遍体鳞伤的敌军,山谷里厚积烟云,覆盖着他的仇敌;山谷间喧声如浪起伏,有敌军的哀号、追杀者的呼喊,以及冰雹的咆哮。在他身后,基遍的山丘后面,日头正渐渐西落,再过一两个小时,它就会倏然消失,而代之以东方闪烂的星光;同时,惨淡的月亮也浮现于广大的兰紫色海面,等着掌管夜间的大地。

在这样的情况下,约书亚敢于开口向神求一个史无前例的礼物让白日延长。何不让太阳停在天上?它原是由你所造,这片土地上的人民都敬拜它,使它得了原是你当得的荣耀;现在让它臣服吧!好用来毁灭那些本应当敬拜你,却错将荣耀归给太阳的人。何不让月亮停留不前?它曾夜夜俯视亚摩利人荒淫邪恶的作为,现在让它看着他们用血来洗去不义不洁。它们都属于你,耶和华,它们会遵行你的命令;垂听我的祈求,让它们止住吧!

当人的思想和目标静静地凝聚力量,一旦倾倒而出化为行动言语或祷告时,就好像被堤坝拦阻的流水,一旦决堤而出,会拥有丰沛的冲力;这真是我们生命中的高潮。我们好像被神的圣灵充满,喜乐满盈,又拥有能力;或者是神把这种力量用另一种形式来表现,却由我们把它点燃、开启。这种属灵的高峰经验在我们与神相交的生命中,实在出现的太少了;但一旦我们了解且使用它,就好像余烬突然遇到氧气一样,会马上燃起熊熊火焰。在这样的时刻,我们才真正明白耶稣说这句话的意思:你们若有信心,不疑惑,就是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他,投在海里,也必成就(太二十一21)。

这是得胜的一日。五王在受挫败、筋疲力尽之余,就逃到玛基大的洞里躲起来。约书亚知道后并未立刻处决他们;他急于乘胜追击残兵,免得迦南人又来入侵。于是他先把他们监禁在洞里,直到以色列人得胜归来,未损失一兵一卒(如约书亚记所记),他才再来到玛基大的洞前。那五个王被带来见他,卑躬屈膝在征服者的脚前。约书亚召了以色列众人来,对那些军长们说:你们近前来,把脚踏在这些王的颈项上。当他们以得胜者的姿态站在那里时,约书亚预见了人类争战的最后结局。约书亚已看到那个日子那时万膝要跪拜在耶和华的大能之前;万王要衰微在以色列的权威下;全地都被征服了。因此,在往后的日子里,他会一再回想起在山顶上的那一幕,并且说: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应当刚强壮胆,因为耶和华必这样待你们所要攻打的一切仇敌。

三、耶和华额外的介入。那天下午,冰雹降在伯和仑的下坡路上,这不是件寻常的事。东方的冰雹体积很大,据说可重达一磅甚至一磅以上。冰块自天而降;被打到的人总难逃一死。但惊人的是这些凶猛冰雹在打死亚摩利人的同时,却能不伤一个以色列人。他们在以色列人面前逃跑,正在伯和仑下坡的时候,耶和华从天上降大冰雹在他们身上,直降到亚西加,打死他们。被冰雹打死的,比以色列人用刀杀死的还多(书十11)。

但这一日最惊人的神迹是神使日月停止。十二到十五节是引自雅煞珥诗集。因为十五节跟四十三节完全相同,文体也和约书亚记的散文体迥异。我们有足够理由相信,这些经文不光是形容战况以及彻底的胜利,比喻以色列在一天里作了两天的事;在诗集里面,一定还记着一段伟大又奇妙的情节,只是写历史书的人予以删除了。

我们没有办法限制神的大能,他自己创造了万有,他将自己的心意加之于宇宙、人类或人的意愿上,是轻而易举的事。耶稣复活的神迹就是这样神奇,它提高人的本性,使人与神和好,战胜天空灵界掌权者的势力,我们不需怀疑这个完全可信的神迹;同样,我们也不该踌躇不信:如果必要,神就能使宇宙的时钟停止。

你不要不相信神曾行了这神迹。在这一节里,毫无疑问的,圣经是用普通人的语言所写的。当时可能使用如今我们一无所知的规则或律例,不过从中我们可以推测,在夕阳余晖中,在那幅旅行者熟悉的高纬度地区、或高山地带出现的画面神能够使天光延长,直等以色列人杀尽仇敌;这是一场惨烈的大屠杀,只有极少数残兵进了坚固的城。我们不需要去想那是怎么作的,只要表示相信这个事实就够了。总之,那天日头照亮的时间长得足以让以色列人报仇雪恨。在这日以前,这日以后,耶和华听人的祷告,没有像这日的,是因耶和华为以色列争战。(书十14)。

现在我们的目标不在于随着征服者的脚步,走过一城又一城。其中有一些,像是拉吉,似乎曾顽抗一阵;别的城市,像是希伯仑,似乎所获更多,因为连属希伯仑的诸城邑都一网打尽,将城中的人、与王,并那些城邑中的人口,都击杀了,没有留下一个;还有被证实拥有高度文明的底壁城也难幸免于难,底壁意为书卷与学习之城。所有的城市全被烧杀灭尽。所有王都被杀死,其尸体都挂在树上,直挂到晚上;所有城市人都尽灭,没有留下一个,以色列人用刀击杀了他们。

我们必须记住,以色列是在执行神的制裁,他们受命来给污秽不洁的迦南人行刑。世间的万国和每个人都在一个审判的宝座前。岁月流逝,人群生生息息,那宝座依然矗立,审判也一直在进行。那全能的审判长监看着刑罚被执行。他有许多执行者制裁巴比伦的波斯军团;对付罗马的汪达尔人;对付拿破仑的俄国哥萨克人等等;就像亚摩利人已恶贯满盈、危害世界,便由以色列人行刑,将之除尽。

四、对我们人生的功课。在我们的生命中,也有些特别的日子,是纠结着最困难的苦境、别人的反对以及灵命的冲突,似乎格外可怕。当我们回首看这些日子,也几乎要引用那位圣经作者的话说:在这日之前、这日之后,没有像这日的。

但若我们一直与神亲近,奉行他的旨意,当那种日子来临时,必定也带着甜蜜的应许:不要怕他们,因为我已将他们交在你手里。惟一要顾虑的,是不要偏离他的道,不让罪拦阻了他的恩典。好像一个有智慧的将领,我们要开通返回基地的路,那儿有大元帅耶和华坐镇,指挥全局;除此之外,再不需有别的挂虑了。困难愈大,他的恩典也愈大。我们甚至应该乐于进入风暴,因为在那些特别试炼的日子里,耶稣必然会前所未有地亲近我们,使我们对他丰足的供应有更新的认识。

再者,在这些日子里,我们也更能充分体会神的同在。在整个争战中,约书亚的心与耶和华军队的元帅紧密相连,这位大元帅整日与他相伴。因此,在我们的争战中,我们的心思意念也当向上到基督的宝座那里,照自己所需不断向他支取恩典;就好像潜入河底的人,要不断通过吸管呼吸上面的空气一样。在这种时候,不光只是要求神帮助我们,因为帮助这个字眼表示仍有一大部分是靠自己;而实际上,那个时刻,我们自己早就在争战的压力下屈服让步了。神的解救将因混入我们自己的力量、精神和方法,而失去威力。让我们把帮助这个字换成保管,把整个事情都交在神的手中,求他走在我们前面,为我们争战、拯救我们,正如他在那重大的一日,为他子民所作的一样。

在那样的日子里,我们也有自然科学无法解说的明光照亮。我们的日头不落下,月亮也不隐藏,因为神要作我们永远的光。或者像在多年以后,想必是根据基遍之后这个事实所说的话:那日必是耶和华所知道的。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亚十四7)。

让我们单单寻求圣灵的恩典,好让我们在那特别的日子里,能存着一种态度和心志不错失神丰足、及时的帮助。要信靠、倚赖、使用这恩典,紧紧与他联结,这样我们才能确切地求告他,相信他必垂听人的呼求,必为我们争战。── 迈尔《圣经人物传──约书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