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17、荣耀的老兵

 

  约书亚记第十四章

分配迦南地是在吉甲举行的。在这里,埃及的耻辱已辊去,以色列主要的营地坚立。这些围绕着会幕的营中,住着多年来抛妻别子为耶和华争战的战士们。吉甲很适合作为分配胜利奖赏的地点。这是以色列史上一件大事:各支派的人齐集于老约书亚周围,他和以利亚撒面前有两个筒,一个里面是各支派的名字,一个里面是一块块分好的美地,这些地就在他们身边,从山丘谷地到兰天都向他们微笑。

犹大,在作战和行军中打头阵的支派首先走上来。他们是很好的支派,同时命定要在以色列和人类历史中,担任更重要的角色。但这时一个更急迫的要求阻止他们拈阄;毕竟,信仰生活是自己的事,我们从个人言行中所学的,要比从一个支派的行动学得多。注意阿,基督徒们!希望有一天这一幕也出现在你自己身上:在这最重大的一刻,一个灰发名叫迦勒的战士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幼狮提出要求。他不仅名符其实,实际上,他更强壮、勇敢、像个英雄。大约五十年前,他曾是犹大支派里一只年轻的狮子;但当他现在从犹大支派出来要求他的权利时,仍然像当年摩西派他去窥探迦南地时一样神勇。

一、迦勒一生都保持他年少时那种全心事奉主的精神。圣经里一再告诉我们,他和约书亚专心跟从主。这一点可以从这位老战士领着以色列子民身经百战、跋涉行军看得出来。还记得当别的探子看到敌人高大、城墙宏伟、军容壮盛时,便灰心丧胆想放弃,他们不再定睛仰望神的意旨,和他手中的大能大力,因此不但不勉力跟从神,反倒惊惶气馁,而使别的子民之心消化如水。

但迦勒的心并没有惊惶。他只考虑到,神喜悦他的百姓,要带他们进入流奶与蜜之地,把这地当礼物赐给他们。当他心里这样想,就说出口来,甚至敢以战士不加修饰的言词夸口迦南地居民是以色列军队的食物;之后,又语重心长地说,荫庇那地的已经离开他们,表示他明白神已弃绝那地的居民。

这件事之后,在那段萎顿疲惫的漫长岁月里,他始终专心跟从神。他们在旷野中绕来又绕去,经过无数人的死亡,以色列人不断的发怨言,背叛的事件此起彼伏,这些漫长的年间他仍然保持坚定的目标,也就是只遵照神的旨意行,作神所喜悦的事,他绝不跟从别的领袖,也不听别的声音。要企图使这幼狮作违背摩西和亚伦的事是毫无作用的,他不会像米利暗因嫉妒而怀恨,也不受摩押女子的诡计引锈。他总是坚强、真实、纯洁又高尚;就好像在浪潮变幻莫测中的巌石,又好像在乌云、暴风、艳阳不测风云之中,始终覆盖白雪的山峰。像这样一个坚强的人,软弱者可以隐藏在他里面,得他的保护扶助;他又像一座力量之塔,是新生一代要作以色列人先锋的年轻人的榜样。从他身上,我们可以预见诗人所描述的:他年老的时候,仍要结果子;要满了汁浆而常发青(诗九十二14)。在忧愁满布的流浪时期,和纷乱的争斗中,有两件事照亮这颗伟大的心。第一,他的良心,就像是夏天海上的太阳,让神因他而欢喜;从他身上流露出神的性情,是充满了爱和喜乐;而超过人所能理解属神的平安,更是他挥不去的产业。就像神在光中行走一般,他也在光中行走。他与神有好的关系;在进入应许之地前,他一直常保纯净神圣的性格。

第二,就是想到希伯仑。自他见到那座建于橡树下的神圣古城,迄今已有四十五年了。他在那儿大概只待了一、两个小时。当时他的同伴们正忙着砍葡萄树的一枝,摘取当地其它山谷的产品;但在他心中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也看过他们砍下葡萄枝的以实各谷,但除了那座他心所想望的城,再也没有别的能吸引他了。他看过耶路撒冷,群山环绕,环境优美,但现在他以情人般的眼光看希伯仑,耶路撒冷的荣耀也比不过希伯仑。即使是由基顺河灌溉的以斯德伦平原,也夺不去他对希伯仑的响往。希伯仑,亚伯拉罕曾把帐棚搬到它的橡树下;希伯仑,留有永生神显现的脚踪,当时他带着两个天使造访亚伯拉罕的帐棚;希伯仑是埋葬撒拉和亚伯拉罕、以撒和利百加、雅各和利亚之地;每一个地点,都像是带着信靠守住这块地,彷佛已逝者一直为活着的人守住这块地,直到神的应许实现,亚伯拉罕的后裔重回宣告承继这片地业。

神知道他的心意,便分配这块他心爱的土地给他,由他保有、管理。这是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他先教导他爱这块地,一等他返回营地,就颁布这神圣的命令:惟独我的仆人迦勒,因他另有一个心志,专一跟从我,我就把他领进他所去过的那地。他的后裔也必得那地为业(民十四24)。这句应许在他的心中,就彷佛旱地中的甘露,又好像心爱之人最后的留言,迦勒珍视无比,一直经过了许多年。常常,当他躺在营火边上,就想着希伯仑;在日正当中热气蒸腾的薄雾中,地平线的那一端浮起海市蜃楼,就好像希伯仑的青翠山冈隔着荒漠向他招手呼唤。纵然他的同伴一个一个相继逝去,然而,瘟疫伤不了他,恶病害不得他;死亡一接近他,便无功而返。

从迦勒在这段令人难忘的经节中所说的话,可以得知他多年来心中的态度:看哪!耶和华照他所应许的,使我存活求你将耶和华那日应许我的这山地给我(书十四1012)。神的应许是他的支持、安慰与至高无上的奖赏。他得等待这个应许实现,而正如等待的时间总显得很长,特别是当人等候神时;这个应许的实现似乎也等了很久。但圣经说,神为等候他的人行事(赛六十四4)。

二、迦勒如此忠心的献身,结果收获极丰富

1)只有信心培育的土壤才能产生应许的实现

求你将耶和华那日应许我的这山地给我。这样的宣告不是普通的信心能作得到的。试想光阴的流逝!试想这是何等大的一分产业!试想亚衲族人如何把这地紧握在他们巨手中!但是信心得胜了;不过若是在他的说词里,有也许,有些害怕的颤抖,我们要明白那并不是出于怀疑神,而是所有拥有崇高道德的人,所特有的一种不信赖自己的表现。具有最高贵的人格,没有一个人敢全然自信的;虽然他非常倚靠神,但当主提出有人背叛他的时,他还是轻声响应:主啊!是我吗?

你的信心软弱,并不是出于与生俱来的缺乏信心,而是因为你还没学到这话的真义:他专一跟从主他的神。有许多产业等待你承继有些是希伯仑应许之地,有些是神在基督里出于无限之爱所赐予的恩赐。你该有像迦勒一样的信心,说:把这山地给我。

2)与神有交谊。希伯仑代表友谊、情谊与爱。这是这个地名的原义。后来这个地方因为亚衲族著名的巨人亚巴而改名为基列亚巴。也许迦勒急欲除去基列亚巴这个巨人的名字,而还这个地名的本来面目。希伯仑这个名称是亚伯拉罕常挂在嘴边的,因为在他流浪生活的漫长年岁中,这个地名可以提醒他,他和那位看不见的朋友的情谊,而这分友谊至今仍未结束。就在这一块属于他的产业上,就在他所种的葡萄树和无花果树下,他和他说话,就像人和朋友交谈一样。这正预表了,当耶稣在世时,门徒拿但业的经历。

同样的,你也该把自己完全献给神,跟从他,就像登山新手在攀登阿尔卑斯山时,紧紧跟随他的响导一样;不然你可能永远进不了希伯仑。但神因为爱的缘故,把他自己给了我们。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道。我父也必爱他,并且我们要到他那里去,与他同住(约十四23)。这个世界需要爱,到处都是疲倦的面容。手足阋墙之痛,和破碎的心。只有借着人,神的爱才能临到这些人。这也就是何以道成为肉身,因为这样神才能为他充盈丰沛的爱,不光是像在阳光充足和结实的季节里,倾倒在人身上,而是要进入人的心。因此,现在已被救赎的人,和主同住的人,要成为让祝福之爱流通的管道。但若我们中有任何人渴望成为这个管道,他必须住进希伯仑,永不离开。他必承受芳香柔和的空气。有梯田的丰足山坡以及温暖的阳光。就像主所爱的使徒,约翰的第一封书信所流露的,是来自希伯仑的恬静,而非以弗所异教徒的争斗,我们必须活在神的爱中。他的爱要畅通无阻地住在我们里面。而经历这种生活惟一的门,就是不计代价、没有例外的顺服,完全跟从神旨意和律法的最高目标。

凡是跟从神的都认识他,他回头看着他们跟从,听他们探问他隐藏之处,他便命令他们:来!看!啊!何等的福中之福!他们竟和主在一起,拥有和摩西在山顶与主那样的友谊!不知不觉中,他们的心燃烧、火热起来,他们的面容因着爱的容光而改观,他们原本朴素的衣裳也因之闪着美丽的光辉。

3)拥有力量。看哪!迦勒说:现今我八十五岁了。我还是强壮,像摩西打发我去的那天一样。无论是争战,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时如何,现在还是如何(书十四1011)。把自己献给神,就是这永不衰竭的力量之源,因为这样人便能不断从神支取力量。正如春天里植物的汁液流过柔软的枝条,神的能力也是这样流过那些相信他的人;这些人不仅与他结联,更完全顺服让他进入心中掌权。

这一点是以赛亚强调的,他曾将少年人的充沛精力与等候耶和华的人作一绝佳的对比。他说当少年人也疲乏困倦,强壮的也全然跌倒时,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赛四十30)。其中行走是最困难的。展翅上腾都还没那么难,在年轻的日子里,碧兰的天是那么诱人,便禁不住要乘风而起;和风催人,也无法再驻足突起于光裸巨岩的细枝上。奔跑也不难,当朝阳逐渐东升,草上的露珠还未干却,大地还一片平静时,自有欣喜的感觉,促使我们舍去原来沉静的步伐,以快速的脚步代之。但是行走就不同了!在酷热中还是要前进,要有耐心,肩负着主的使命,且不疲倦。要抵挡疲倦冷淡、怠惰、奢华享乐的试探!行走是最难的一件工作。然而迦勒在旷野流浪四十五年的经验,就学会了这功课。这不是任何血肉之躯力所能及的。人的灵应该学习支取神赐给那昏厥者的力量,也接受他加添给无能者的精神。

但这种力量惟独透过顺服才能得到。除非是经过深思熟虑,为要照他的旨意,遵行他的道以及执行他工作的目的,否则神不会赐予这种力量。但如果你是基于这个目标,那么你的身体、灵魂、心灵以及意志所需的一切力量,都将源源而至。肉身即或朽坏,但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

4)带来胜利。在所有承继应许之地的以色列人中,迦勒是惟一成功地将原先占住土地者完全驱逐的人。在面对敌人铁战车与防堵的城墙,以色列人的进攻似乎总是软弱无力。我们一再读到这令人难受的记载:以色列人没有将他们全然赶出。但是迦勒却是个显著的例外。虽然亚巴是亚衲族中最尊大的人(书十四15),虽然亚巴的三个孩子示筛、亚希幔和挞买宁可不要性命,也不放弃这个产业(书十四15),但迦勒把他们都赶了出去这并不是他自己作的,而是那位和他同在的主作的,给了他自己力不能及的全然胜利。惟有专一、全然跟从主的人,才能赢得全然的胜利。

这个结论多么宝贵而明确!当我们要逐出心中的巨人、对付内心的败坏以及抵挡魔鬼的攻击,不幸败北时,多半是败于我们未能全然委身于主的缘故。我们并没有专心全然跟从主。总有一些隐藏的破绽、一些缝隙,使力量流走。这一点是我们最需注意的。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当我们完全降服在神面前,就没有任何罪在我们面前站立得住,因为罪在神面前是站立不住的。我们只要谦卑、信靠他将事情放在神的手中,就相信他会以救恩的战车向我们的敌人进攻。

5)使我们能给别人祝福。圣经中两度告诉我们押撒他是俄陀聂冒死夺取底壁所得的赏赐过门时,劝俄陀聂向他父亲要一块地。迦勒原本给她的陪嫁是南地,但那里没有水泉;得从老远的地方引水来灌溉。新婚的小两口商议之后,发现他们多么想拥有水泉,俄陀聂腼于开口,于是她便自己向迦勒要求:求你也给我水泉。迦勒就把上泉下泉赐给他(士一1415)。

在给加拉太人的书信中,保罗提到那赐给你们圣灵的人(加三5)。这是多么宝贵的教导,只要是听信福音的人,他就能成为一个管道,把圣灵供应给别人。这是何等奇妙的能力!这并不是说,借着按手的仪式,就可以成就这样的属灵实际。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说,直到现在,人若和那些住在希伯仑的弟兄妹妹接触,往往可以透过他们,上泉与下泉也能蒙恩而流通。

专心全然跟从主:这样你就住进这地;你的心将成为一座浇灌良好的花园,其中有永不枯竭的流泉;不仅你自己得到应许之地,也让别人得到它;这样生命的活水便流过你以及熟识你的人;俄陀聂和押撒这些你的亲族们会围绕着你要求祝福,你也有能力从天上高处,每日实际服事的深处以及生活的山谷,打开属灵的祝福之泉。── 迈尔《圣经人物传──约书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