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女人的地位

 

      神造男人是为着彰显,神造女人是为着隐蔽。神造男人是预表道理,神造女人是预表经历。所有的道理都是男人所表征的,所有的经历都是女人所表征的。比方说,亚伯拉罕代表因信称义的道理,而撒拉代表信而顺服,那是经历。男人该是在客观的一面,女人该是在主观的一面。

      保罗对哥林多人说,你们的本性不也指示你们,男人若有长头发,便是他的羞辱么?(林前十一14)我们的本性指示我们许多东西,不仅仅关于头发。某些东西在男人身上是俊美的,在女人身上却是丑陋的;反之亦然。今天社会上有许多女性化的男人,也有许多男性化的女人。这些像男子的女人和像女子的男人,都是怪物。

      问题不在于女人可否在聚会中作先知讲道,发表自己。问题乃在于她有否站在她作女人的地位上。我作先知讲道,但我是蒙着头讲道,就是站在我作女人的地位上,不是站在男人的地位上。女人若取了男人的地位,她就失去了某些女人所有的特质。所以作先知讲道是对的,但女人必须以女人的地位作先知讲道。―― 倪柝声《碎饼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