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一之四篇 属灵问答() ─ 为首权柄

 

问题:一个未婚的单身姊妹,应当如何在召会生活中尽功用?

 姊妹若是没有丈夫,召会就是她的丈夫。

 就某种意义来说,主是我们的丈夫,但在实际上,主就是召会。人若说他爱主,这并没有多大价值;只有当他实际的爱召会,他才是真正的爱主,否则口头上宣告他爱主只是一种迷信,并不真实。很少人真正爱主却不实际去爱其它的基督徒。一位姊妹若是没有结婚,她必须明白,主是她真正的丈夫,实际上,这意味着召会是她的丈夫。

 根据圣经,神是基督的头,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林前十一3)。如果基督不是合式的向着神,那么神就会直接成为我们的头。但是,无可否认的,基督总是那样合式的向着神,因此祂能作我们的头。

 如果丈夫拒绝基督的为首权柄,不让基督来作头,作妻子的就可以自由的直接让基督作她的头。我所说的拒绝,意思不是有软弱;没有一个丈夫是已经与基督完全是一了,所有的丈夫都会经历到软弱,这个时候妳会觉得他看起来不像基督,不像个作头的人。但是妳不能因着他的软弱,就可以拒绝他作头;而是在他拒绝了基督的为首权柄时,妳才有这样的自由。

 作妻子的是要来帮助丈夫合式的作头。有时丈夫的心很硬,以致拒绝让基督来作头,可能他不愿意跟主或跟召会扯上任何关系。在这样的情况下,作妻子的自然要学习活在主面前,这样她就可以帮助丈夫,因为她以基督作她的头。至终她对基督的顺服会让丈夫回到适当的位置,然后她就必须让丈夫作头,丈夫仍然有为首的权柄。

 认识为首权柄是一件很高的事,撒但之所以成为撒但,就是因为牠从来不明白这件事。在圣经里,我们看到牠所犯惟一的错误,就是要与神同等(赛十四14)。牠没有杀人,也没有革命,牠只是想要民主,因此牠就成了撒但。这告诉我们,认识为首权柄是一件很高的事。

 在人类所有的政权当中,民主是最高的形式,它给予所有的人有权利去成长、去发展,并且根据他们的能力来达到成功。民主政治基本的功用是给每个人都有机会,例如,你不必要有政治背景就能竞选公职。还有,只要有能力、有心愿,任何人都能成为百万富翁。然而,民主的副作用是,负面的事物也有机会可以发展,因此犯罪和贪污也会在社会中存留下来。

 从很负面的角度来说,撒但是民主的创始者。牠原是三位天使长中居首位的,位于米迦勒和加百列之上。因此当米迦勒为摩西的尸体与他争论的时候,米迦勒不敢责备他,只说,主责备你吧(9)。米迦勒知道自己的位置,他没有地位责备撒但,因为神造撒但在他之上。

 在宇宙中,撒但仅在神之下,位居第二位;一旦他想要与神同等,他就抵触了为首的权柄。他若是得到他所要的,宇宙中就会有两个头。因着他抵触了为首的权柄,就被摔在地上,使得整个宇宙都被带到审判之下。

 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可能没有看到为首权柄这件事。我们一定要记得,召会是一个生机体,不是一个组织。我们很容易以为召会是一个民主团体,没有多少人看见召会是一个生机体;这正是撒但所要的。我们认为每个人都有自由要作什么就作什么,没有人有权利告诉别人该作什么,这就是民主;但是我愿意告诉妳,这正是撒但所利用的。

 生机体有一个自然的次序,这个次序是依据生命而来的,而不是照着安排产生的。人为的组织和生机体都是有组织的;但是生机体是照着生命来组织的,人为的组织是人工操纵所产生的。举例来说,我的身体是一个生机体,我的手永远是手,它不能跳到脸上来作我的鼻子。手不能说牠和鼻子是相等的,牠们不是相等的,手就是手。这不是透过人为的操纵产生的,而是因为这个身体是一个健康的生机体。

 家庭生活与召会生活也是这样。在家庭生活中,丈夫是妻子的头,无论丈夫好或坏,得胜或失败,只要他是在基督的为首权柄之下,他就有资格作妻子的头。妻子要学习服从丈夫,如果丈夫不会作头,妻子要来成全他,而不是代替他作头。

 例如我们可以说,参议员和众议员是被选出来帮助总统,而不是选出来代替总统的。有时议会想要作总统,不管总统提什么方案,他们总是提出另外一个替代的方案,要和总统竞争,看谁的方案好。这样他们就不是来成全总统,而是来取代他,这样就会造成混乱。议会的目的是来成全总统,如果总统犯了错,或是太离谱,议会就要防犯并且监督他。

 这个原则也可以应用在妻子身上。姊妹们,妳的丈夫可能不是一个很好的头,但是只要他不拒绝基督,妳就必须帮助他服在基督的权柄之下,妳不能取代他的为首权柄。

 在属世的社会里,男人和女人一结婚,马上他们就开始争取婚姻生活的主控权,常常都是妻子获胜,掌控整个家庭。她有很多武器 ─ 流眼泪,发脾气,或者用回娘家来要挟。这是不健康的,妻子不应该主控家庭,她应该学习成全丈夫来作头。

 我相信成全丈夫作头,这对作妻子的并不难,因为大部分的丈夫早就已经投降了。如果丈夫一遇到不合心意的事就大发脾气,他就很难接受帮助。但是大部分的丈夫不是如此,他们只想过一个安宁的日子,而且也不重小节。男人年纪越大越简单,不管妻子作什么菜,他都不抱怨,吃了就是了,因为他知道如果说些什么冒犯了妻子,他就有麻烦了。妻子是早已获胜的一方,这无所谓好坏,大部分夫妻的情形就是如此。这种情况下,成全丈夫是很容易的。

 丈夫很难胜过妻子,就连基督也胜不过召会;我们太邋遢了,然而祂对我们还是有长久的忍耐。在家庭生活里,只要妳照着前几篇信息所说的,帮助丈夫的身体、魂与灵,那么成全丈夫的为首权柄并不困难。

 让我用这个机会也来提一下召会中权柄的问题。在召会生活里,所有的民主思想都是从撒但来的。你不应该总是问我们为什么要这么作,你不应该质疑长老的权柄,也不该怀疑他们是否在基督的权柄之下。在召会生活里质疑这些问题,就是不信任长老是在基督的权柄之下,也就是对基督为首权柄的侮辱。

 对长老有任何的怀疑都是件严重的事,不论长老是对是错,你都不该去摸。即使长老是错的,结果都会是对的;但是若是你去碰的话,即使他原来是对的,后来都会变成错的。不要把召会变成一个长老必须服从会众的地方,一旦有这样的情形发生,召会的见证就没有了。威胁长老,强迫他们作你所要的,是撒但的作为。

 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一定要认识为首权柄这件事。一旦我们知道什么是权柄,我们就会痛恨任何形式的威胁,痛恨召会中任何的民主思想。举例来说,身体生活里有人像大脑一样来尽功用,这是一种祝福,他可以指引整个身体的活动。你可能认为在生机体中,没有人可以告诉你该作什么。但是手指永远是被手控制的,而手也必须随着手臂来移动。手不能只向头负责,手若是要向头负责,它一定要向手臂负责。在你的身体中,每一个肢体都是在生命里运作,这的确是个生机体,然而也是最有组织的,它是根据生命和功用组织起来的,不是人为的运作。

 长老在召会生活中采取某个方向,而你却有民主的思想,这样你一定会因他们的决定而受搅扰。如果你明白民主对于召会生活和归服元首而言,是何等的可恨,你就会更有安息。

 我们很少人真正明白什么是归于元首之下,只有基督才完全明白。在基督所经历的一切过程中,祂的顺服是太美妙了。在万物被造之先,祂就已经完全明白在神的经纶里所要发生的事,祂也设计了整个宇宙(箴三19~20)。祂知道人所要发生的事,祂知道在祂降世为人之前,人类要有四千年的历史为祂的来临、受苦、受死作准备。没有人知道祂受多少痛苦,只有在祂被卖的那一夜在客西马尼园里,我们才略为看见祂所走的路途是何等不容易。

 虽然祂掌管了整个过程,甚至祂也知道当晚祂会在那园子里,祂仍然求神若是许可,就把这杯挪去(可廿二41~44)。祂哭泣祈祷,到一个地步汗如血点般流下来,可是祂仍旧完全顺服在神的为首权柄之下。

 就连基督的复活与升天都是在神的权柄之下;在祂复活之后,祂等待神呼召祂登上宝座。祂不因自己所成就的事,就自认为有资格升天,祂仍然等候神的呼召。腓立比书二章九节告诉我们,是神将祂升为至高,又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一切都是在神主宰权柄之下。

 在召会生活中,一旦我们明白了什么是归服元首,我们就会有属灵的敬畏,我们会害怕冒犯神。我们在民主社会里长大的人总想知道为什么,耶稣从来没有问过为什么。祂在复活之后,不需要等候神来高举祂,然而祂还是等候神。

 就着我们的领会,祂已经完成了一切,祂有权利升到天上,但是相反的,祂在那里等待。当马利亚在墓园想要摸祂时,我们看到基督的敬虔,祂说,不要摸我,因我还没有升到父那里。(约廿17)很显然的,祂在等候神呼召祂升天。

 这样的顺服,产生了召会;这样顺服的操练,使得召会得以建造起来。这不是一条便宜的路:想想基督如何来到人间,作一个木匠,在十字架上被钉死;复活以后,祂等候神的呼召升天;之后祂被高举到宝座上,并且得到超乎万名之上的名。祂这样的顺服不是便宜的。如果基督在复活之后,没有等候神的呼召,那么整个过程就结束了,因为那就是根据撒但背叛的原则。赞美主,这样的事没有发生。

 同样的,召会也不是经由一条便宜的路产生的,这需要对元首的顺服。我们一定要明白召会建造的原则,我们一定要注意在召会生活中顺服头。我们若是这样作,就会蒙福。学习在召会中不要有声音,无论召会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顺服。

 你要学习信赖,如果你有灵,长老们一定更有灵;如果你说,主没有叫我这样作,你就是拒绝长老的灵。如果你觉得主向你说话,那你要知道,主对长老说得更多。我们都要注意在召会生活里的为首权柄。

问题:我们知道主是对的,因此顺服主很容易。可是若是丈夫认为自己是在主的权柄下,而你又知道他是错的,此时要如何顺服?

 丈夫不该拒绝任何向着主的积极的事物,例如聚会、读经、祷告、享受基督等等。拒绝这些事,原则上就是拒绝主的权柄。但是姊妹可能在实行上作得太过分了,因此受到丈夫的限制。姊妹们,我们要帮助丈夫在这些积极事物的实行上站住,然而在与神圣生命无关的事上,我们要学习顺服。

 有时我们的丈夫并不显明,我们需要成全他,帮助他显明。但是要帮助他显明,同时又要顺服他是不容易的。当妳在成全丈夫的时候,妳也要学习顺服。通常妻子对的时候,她常会唠叨个不停,这就破坏了权柄的原则。妳可能是对的,但妳是帮手,妳的丈夫才是头;因此荣耀应该归给他,而问题要由妳来处理。

 在召会中也是同样的原则。我们要知道,不论长老是对是错,若是我们能与他们是一,在这样的遮盖之下,我们就不会有事。但是在家庭生活里,妻子通常觉得自己比丈夫知道得多,她可能觉得自己百分之九十五的判断要比丈夫的好,因此她常常就必须奋斗,想办法保护整个家不要被丈夫的错误所伤害,她觉得丈夫若是犯了错,整个家就要垮了,因此她想要什么事都自己作。但是这样一来,她就触犯了作头的权柄了。最好的方法是信赖我们的丈夫,留在他的遮盖之下。留在遮盖之下犯了错,要比毫无遮盖却是对的,要更安全一些。

 很少姊妹明白,能有一位丈夫是何等美好的事,不管他是不是很显明。大部分的姊妹都对丈夫不满意,如果他很显明,就埋怨他忽视了家庭;如果他不显明,就盼望他又有荣耀,又能花所有的时间陪妻子。妻子通常不明白丈夫的存在就是对妻子最大的帮助。她们若是明白了这点,她们就知道如何合式的在他为首的权柄之下。

 知道如何尊重丈夫的姊妹,同样也会知道如何尊重召会。我不相信有任何姊妹不知道尊重丈夫,而能知道如何来尊重召会。姊妹们,如果妳知道如何尊重妳的丈夫,妳就能帮助他对属灵的事物有兴趣;妳若是不尊重他,妳就不能帮助他增长对召会的关心。姊妹若是不能和丈夫同心,我不相信她有能力与长老同心。妳若总是挑丈夫的毛病,妳同样也会找出长老的毛病,因为没有一位长老是完美的。然后妳总是对每件事该怎么作有意见,这就使一些小事变成了大事。

 妳若知道怎样宝贝妳的丈夫,到一个程度妳珍赏他是在主里面的,那么他就能成为妳的遮盖,妳也就很容易学习如何与召会配合。姊妹知道如何在丈夫的遮盖之下,是一个真正的祝福。

 真正属灵的圣徒总是会把自己摆在合式的为首权柄之下。拥有丈夫并且让他来作头是一个祝福,而不是一个限制。即使有一点为难,这个为难仍然是一个祝福,因为这会让我们所拥有的一切属灵事物都成为真实的。

 没有经历从作头的丈夫而来的为难,妳可能很轻易的拾取许多属灵的东西,却变得很固执。一个固执的人会变成一个自我崇拜的人,他因着过度的自信以致不能有合式的判断力,就很容易陷到事物里面而不能自拔。

 姊妹们很容易变得沮丧或是固执。通常姊妹都盼望自己是好妻子、好姊妹,或是好母亲,但是若达不到,她们就沮丧,而一旦有一点成功,她们就会固执起来。姊妹们,妳的丈夫是拯救妳脱离固执的最好人选,妳要为着妳有个丈夫来赞美主,妳要宝贝妳的丈夫。── 朱韬枢《姊妹聚会信息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