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一之五篇 属灵问答()

 

问题:我不知道我应该像我丈夫一样尽力读 经,还是应该好好服事我的家人?

 事实上,主没有给姊妹一年读经五十遍的功用,即使是弟兄,也会有许多人被这样的实行给毁了,只有少数人因着主的怜悯办得到。妳如何读经完全在于妳如何接触主,妳读经的操练应该是重质,不是重量。

 质是非常重要的;妳在丈夫、孩子,以及在主身上所花的时间,都应该是重质而不重量。读经的质量是和生命相关的;妳可能一天只读三节圣经,但是这三节圣经对妳来说是活的,那么读三节就比读一整章圣经而没有摸着主更有价值。妳若是这样操练,就会在主的话上丰富起来。我不是说从今以后妳们每个人都只能一天读三节圣经;但是不管妳读多少,或一章,或一句话,都应该成为妳生命的供应,这样妳属灵的生命才能得着餧养。

 我们常常盼望属灵的事能速成。就着我的理解和经历,很少人在四十岁或是五十岁以前就可以被主使用。然而我们常常还是盼望在两三年间,就能达到某种成就,我们都太期盼速成了。若是妳能够安息,重视祷告或是读经的质量,情况将会何等不同。即使妳只祷告三十秒,但是在这三十秒中妳摸着主了,妳的灵活过来了,妳有扎实的享受了,这个时间就是有价值的,这样妳属灵的生活就会非常兴旺。

 妳不要为了一年读经一遍而感到有压力,妳只要简单的来到主话语面前,从创世记开始,每天照着主的带领尽量读,即使只有五节都好。不管是祷告、呼求主名,或是读经,妳只要注意好好在主面前花时间就好了。

 我强调重质不重量,是因为我不期望有女申言者。虽然圣经中有提到女申言者,但是这是主特别的工作,妳不要试着自己来制造,我只盼望姊妹们能作个健康的好姊妹。事实上,我对弟兄们也是这样盼望,我不期盼有使徒,若是主兴起一些使徒,那是祂的工作。我盼望所有的弟兄知道如何简单爱主、爱召会、享受主、享受生命、享受主话,每个人都得到合式的餧养和滋润,这样他们就会有一个很平顺的召会生活。

 基督徒的生活不是竞赛的生活。妳可能读了十章圣经,而另一位姊妹只读了一节;但是她对这一节圣经有很高的享受,一整天里,无论是煮饭、打扫,或是照顾丈夫时,她都在享受这节圣经,这节经节对她而言就是真实的。这样的见证要比妳读了十章却一无所得更有价值。只要有一节经节对我们是活的,这就是高品的读经。我们一定要注重质量,因为基督的质量是高的。当我们有了基督的实际,活在祂的同在里,我们就有高等的质量。

 但是,我们若是用人的思想来衡量基督徒生活,我们就太低了。我常常因着我们中间低品的情形而受搅扰;譬如说,当我们带了新人来到聚会中,我们就很兴奋,我们就好像为召会作了什么事,我们就好像成了何等人;这实在太低了。虽然我们是好意,我们爱主、也爱主的恢复,但是因着我们这个人这么低,因此对事情的看法和价值判断也常是低的。

 又譬如说,我们一买到便宜货就很兴奋;可能有样东西原价是五块,妳三块半就买到了,妳就因着省了一块半非常的高兴。当然妳要学习这样节省金钱,但是妳若这么兴奋,这就太低了。妳可以为着主的供应感谢祂,但是没有必要四处宣传妳省了多少钱。这个例子也说明我们这个人是多么的低。

 还有,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可能因为负责某项服事就很兴奋,我们可能去命令别人该怎么作,或是到处向人宣扬今天读了几章圣经,这些都太低了。妳可能从来不知道基督有多高,这也就是为什么召会中有这么多的问题;召会生活中问题的产生,都是因着我们的心思没有更新,我们这个人是低的。低的人很容易被一些没有价值的事所搅扰或是激动,而这样的兴奋或是沮丧都是没有必要的。如果妳认识主,也知道活在祂面前的价值,妳就不会被这些外在的环境所搅扰。

 我们再回到问题的本身,我们不需要和丈夫比赛谁读经多。在弟兄们中间,多读经没有什么不对,多读经是好的,但若是重量而不重质,所得着的也不会太多。他们可以夸口说,我已经读经很多遍了。可是我要告诉妳,最有价值的还是质量。姊妹们,妳和丈夫相处的时候,要注意质量;妳来到主面前的时候,也要注意质量。不管妳作什么,妳所花时间的质量一定要高;换句话说,在妳所作的一切事上,妳一定要对主的同在有很强的感觉。

 最近我很受鼓舞,因为我们聚会的质很高,每一堂聚会无论是信息或是交通都很丰富,实在是好。但是我知道我们爱筵的质还不高,还非常平凡。好像大家对爱筵没有什么负担,各人只是把菜带来,然后选自己爱吃的,坐下来边吃边聊,吃完后也就散了。这证明我们都还是很平凡。

 还有,我们福音聚会时,作见证的质量也不高。不管人能不能接受主,你们总是作同样的见证,二十年以前我还没信主,那时我真坏,但是现在我变好了。这都是表演,质量不高也不真诚。为什么会如此?可能因为我们没有好好的为福音聚会来祷告。

 在召会生活里,我们一定要试着高起来,无论是读经或是祷告,都不要匆忙求多。量不能重于质,高的质是无可比拟的。例如宝石,妳知道它有高的质量,因着质高,就非常吸引人。连在新耶路撒冷里,都有十二个宝石的根基,你不能说那一个宝石最好,它们都太宝贵了,因着它们都有最高的质量,就无法比较它们的高低。

 姊妹们,如果我们都明白召会生活中质的重要性,我们就会从日常事务的压力里解脱出来。好好在主面前花三十秒的时间,要比匆匆忙忙的花三十分钟更好,我想妳们都明白我说匆忙是什么意思。妳才刚坐下来要读经,就起来开炉子,再回来读经;忽然想到忘了把水壶放在炉子上了,又去放好以后再回来读经;不久孩子回来吃午餐了,等他们吃完之后又回去读经。妳可以说花了三十分钟在主面前,可是却没有任何质量可言,因为妳跑进跑出,从厨房到卧室,换尿布,骂小孩,再去读经,这就是匆匆忙忙,一点质量也没有。

 但是如果妳不在意什么事还没有作,不管炉子开了没有,妳只是安息在主面前三十秒钟,这三十秒钟妳可以打开任何一节圣经读祷,例如妳读哥林多后书五章一至三节,主阿,谢谢你,地上的房屋是会被拆毁的,主阿,我真是叹息,盼望穿上天上的住处,我才不至于显为赤身在这三十秒钟里,妳被带到平静安息里,妳知道主与妳同在。这时候妳再去开炉子,就可以开始享受在这三十秒钟里在主面前所摸着的,这三十秒所得着的就一直持续下去,也许是一个半小时,或许是三个小时,或许是一整天,这三十秒的时间可以带你过一天的生活,这样的读经质量就高了。如果妳只注意量的话,就得不到这样的果效。

 我们要为着召会生活是这样的实际来感谢主。可能有几天妳读三节,有几天妳读三章。可能妳一连两天都没有读经,这时不用自怨自艾,只要第三天再继续接下去读就好了。妳只要坚持一件事,就是从头读到尾,不要重复一直从开头的地方读。如果两年以前妳停在出埃及记,现在妳就从出埃及记开始,下决心把圣经读完。或许妳读得很慢,一次一节,一次一章,但是妳只要照着神所量给妳的度量,妳所读的许多经节都能成为真正的滋养;这些经节可能是三、四节中的一节,也可能是一章当中的一句。

 妳若是花五分钟读一章圣经,在这五分钟内妳有许多的享受,这样所花时间的质量就非常高了。之后妳再去作每天的事,妳那五分钟的享受就会一直跟着妳。妳煮饭的时候,这节经节跟着妳;丈夫回家的时候,这节经节跟着妳;照顾孩子的时候,这节经节还是跟着妳。妳越和主有高质量同在的时光,越会带妳过得胜的生活。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对基督徒的生活有这样的领会。

问题:我不知道要不要鼓励我的孩子有属灵的追求。我鼓励他们唱诗歌,但我

 又不愿意作得太过。我应不应该鼓励他们和我一起祷告或是追求?

 我劝妳不要这么作。我从来不叫我的孩子读经或祷告。即使他们跟着我祷告,而只是模仿他们在聚会里所学到的祷告方式,我也会叫他们停下来,让我自己祷告就好了。我不是说我养育孩子的方法一定是对的,但是没有人知道该怎样养育孩子,只有神自己才知道。如果我们知道一个正确的方法,就不需要神了。

 每个孩子都不一样;我会警告他们不可拜偶像,也会要他们赞美这位我们所信的神。我告诉他们这些,主要是让他们明白一些属神的事。但是我很少摸到救恩的问题,我不知道这样作对不对,只有主知道。我是希望我的孩子到了十二、三岁的时候,召会中能有好的青少年聚会,他们能够到时候自己摸着主。

 在美国有许多家庭非常努力的培养孩子:作父母的,以前曾经腐败过,他们不要孩子也一样腐败;以前作许多的事,等一有孩子就不作了,并且开始上教堂,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生活是为着下一代。但是他们这样作只是在利用神,他们不在意主,他们只在意自己的孩子。以为这样孩子就会和他们不同。但是很自然的,孩子就是会和父母一样,因此父母的这些尝试很少有成功的例子。

 我很少听到孩子们作见证说,在他们小的时候,因着父亲很好的教导,因此他们爱主。如果真有这样的事,那么到了二十岁,这个孩子应该已经是属灵人了,因为他已经爱主爱了这么多年了。但是到现在我还没见到一个二十岁的属灵人,即使在召会中长大的孩子当中也没有。

 我所看到的情形是,几乎召会里的第二代都会离开召会两、三年的时间,去作自己想作的事。如果妳的家庭有很强的见证,那妳不用担心这种情形;但若是妳家里的见证是软弱下沈的,那妳就要替他们担心了。妳的家如果真是行在主的同在里,妳所拥有的就是精金,就不要担心他们暂时到世界里,等过两、三年之后,他们就会回来了。当然我们不盼望他们到世界里去,因为这段时间会叫作父母的十分挂虑,不知道孩子到底会不会回来。我们最好是祷告他们都能在最合式的时候得救。

 孩子都很聪明,从六岁起就想打败父母,常常借着问一些可笑的问题来暴露父母。他们喜欢暴露父母来显示自己的重要性。而且他们也知道什么是真的;我知道一些在召会生活里的家庭,他们过着一种宗教的生活,对主并不热心,只是来聚会。他们的生活很敬虔,不爱世界也不看电影,但是也不热心。就某种意义而言,他们是最好的基督教徒,他们把召会生活当作是最好的基督教派,他们参加所有的聚会,过很好的家庭生活。但是等到他们的孩子十几岁以后,就对召会没有兴趣了,他们觉得这只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他们想选择其它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然而,有些父母跟随主好像发疯一般,他们从一个城市搬到另一个城市,在六年之内搬了六次家,听起来真是疯狂。当然孩子要不断的转学,他们一定会抱怨,因为再交新的朋友不一定很容易。这可能很搅扰他们,甚至使他们离开召会生活一段时间,但是至终他们一定会回来的,因为孩子会想,为什么父母亲会这么疯狂?不是作父母的从不吵架,总是行事合宜,而是孩子对父母的热心感到惊讶,这样的热忱能感动人,叫他们知道这里有真实的东西。

 因此妳就可以知道,爱主实在是不容易。只要妳缺乏能力,缺乏那灵的动力,下一代就只会把妳的生活当作是一种可以取舍的生活方式,他们很可能就选择他们喜欢的生活方式。若是缺乏能力,他们就会觉得虽然在召会生活里比较有基督,可是他们还是宁可选择自己所要的方式。

 在养育孩子的事上,我们所能作的就是祷告,就像主的仆人李常受弟兄最近说的尽力而为。李弟兄也知道没有公式可以遵循,否则就不需要活神了。若是有公式可以叫孩子们都变使徒,我们一定都会去用这个公式,可是没有这样的公式存在。

问题:有一次主日聚会后,孩子告诉我儿童聚会里所发生的事,我觉得很不

   好,我不知道该怎么交通。我们应该如何处理这样的事?

 召会生活里的秘诀之一就是敞开,但是不要求。常常我们是有很多的要求,但却是不敞开。每次妳对别人有要求,就产生定规。如果我们要求所有的姊妹都要蒙头,我们就有了蒙头的定规。

 假如我是姊妹,有一天我的孩子告诉我,他们在儿童聚会中听摇滚乐,孩子们跟着音乐在跳舞。我会找他们的老师到家里来,很友善的问他,我孩子回家的时候唱某条歌,是不是在儿童聚会的时候有人放给他们听?妳若是这样问他,他若是有错,他也不会怪你。或许他会向妳解释,那是某个孩子带来的,在老师还来不及阻止之前他就放了。妳这样来处理,即使老师有错,他也不会怪妳,而且他也会明白这样的事是不合宜的。

 所有在召会生活中的弟兄姊妹,都比妳亲生的弟兄姊妹要亲,对于自己的弟兄姊妹,妳总是可以敞开而没有任何要求。要求会杀死召会,任何一种要求都一样;但是堕落的人是满了要求的,每个人都喜欢要求别人。妳在召会生活中越久,听的信息越多,妳就越有要求,因为妳有了标准,有一把尺来衡量。妳刚到召会生活的时候,口袋里是空的,没有尺在里面,虽然妳会照着人的想法来衡量事情;但是在召会里越久,听得越多,妳就会衡量谁守晨更,谁读圣经,谁的生命有成长等等。

 有的人被论断杀死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因为没有人直接和他交通。这说明召会生活里满了政客,而不是真正的弟兄姊妹。每个人都有要求、定规、抱怨,却没有人分赐生命,没有人诚实的敞开情形来交通,这是撒但的作为。

 妳要知道,弟兄姊妹是多么愿意接受交通,而不喜欢让人在背后批评。如果我作错了什么,我不喜欢整个召会都在谈论我的错处,而我自己还蒙在鼓里。如果妳不愿意这样的事发生在妳身上,就不要这样来对待别人,总是学习向圣徒坦诚敞开,只要妳是在一个对的灵里,结果都会是好的。

 姊妹们,我鼓励妳们要动起来,要敞开一点。不要总想当人家的妈妈,告诉人要作什么,至终会叫人很沮丧,不知道如何往前。但是如果妳们给人适当的帮助,他们就不会感到被搅扰。

 我的孩子虽然有我们的照顾,但是如果其它的圣徒也来关怀他们,我和我姊妹绝不会说他们得到太多的照顾了,相反的,他们会很享受这样的关怀。关怀里没有要求,关怀就是去照顾人,妳们要会分辨关怀和要求这两者的不同。若是妳这样去关怀圣徒,妳就没有时间坐在家里想妳的问题,抱怨召会,责怪带领的弟兄。妳如果把这些都丢掉,就会喜乐起来。现在妳的功用这么有限,都是因为缺少对圣徒的照顾。

 在关怀圣徒的时候,妳要敞开,不要告诉他们该怎么作,只要和他们有合式、健康的交通。即使他们不听妳的话,那也没有关系,只要作个没有要求的人。若是有什么建议,告诉他们就好了,不要去命令人。

问题:我很喜欢请年轻人到家里来,可是我常常觉得他们在我家里很不自在,

   我该怎么办?

 我会建议姊妹们主动一点。有一位刚信主的弟兄到外地上大学,当地带头的弟兄请他到家里去。他作的第一件事就是指着冰箱和沙发,告诉这位弟兄说,这个冰箱是你的,这个沙发也是你的,欢迎你随时过来,这就是你的家。我们都要学着这么作。一开始这位弟兄可能不会去,但是一段时间之后,他就会随时过去,打开冰箱,把那里当作自己的家。因为有这位带头弟兄的主动邀请,才有这样的结果。

 妳要学着主动,但是不用作得太过。妳可能已经对几位年轻的弟兄姊妹有负担;对于青年弟兄,妳当然必须和丈夫一同来照顾,但是对于青年姊妹,妳就可以自由的照着主给妳的负担去作,并且你要主动。

 刚开始,年轻人会不好意思,他们不知道要坐那里,要说什么。妳不用在意,只要不断的邀请他们每周来,或是隔周来,这样过了一、两个月之后,他们就会向你们完全敞开。年轻弟兄可能会告诉妳和妳丈夫,他爱上了一位姊妹,可是她喜欢的是另一个人,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样的事常常会发生,因此年轻人就需要有地方可以倾诉。这时我们就要学习要有属灵的交通,不要和他们闲谈,把他们带到基督面前,使他们明白祂的主权,带他们进入对主和对召会生活的享受里。年轻人的心变得很快,但是他们正在火热的时候,对他们而言,那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因此他们需要合式的帮助。

 另外要注意的是,和姊妹相处的秘诀就是不要有优越感。和弟兄们在一起,直率一点没有关系,但是姊妺很细腻,妳得罪了她们,她们就不会再向你敞开,妳就无法帮助他们了,所以不要显示出任何的优越感。妳只要作她们的朋友,同她们在一起。如果妳真心关怀一位姊妹,她会知道的;若是妳只是把她当作工作的目标,她也会知道的。妳需要对姊妹产生真诚的关怀,而不是去作工。

问题:若是有青年弟兄来,而丈夫正好不在家,我应该如何接待他?

 最好是不要让他停留太久。虽然我们不怀疑妳的操守,但是有合式的实行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召会不断在增长之时。

 如果已婚姊妹单独照顾单身弟兄成为一个一般的实行,那就会在召会生活里引起严重的问题。我的实行是,如果我单独和一位姊妹交通,我一定会打开一扇门或窗户,让人随时可以进来,或是看到我们在交通。我这样作是因为我们都是堕落的人,因此这样的实行是很重要的。

 如果年轻弟兄来妳家,而丈夫正好不在家,妳不用赶他出去,可以有礼貌的好好招待他,但是不要有长时间的交通。照顾青年弟兄应该是经由妳的丈夫,他才是合式照顾弟兄的器皿。妳可能对一位年轻弟兄有负担,妳就应该和丈夫交通,让他有负担,这样你们两人就能一同来帮助这位弟兄。

问题:因着一些的闲话,我发现年轻人和他们同住的家之间有一些问题。

   我盼望我们自己不要批评,也不要让青年人批评他们的家长。

 通常和一个家庭同住的年轻弟兄姊妹,都可以感觉到男女主人因着家里有客人而有的压力。而且,因着和他们同住,他不会总是看到有享受的一面,有时他可以看到他们的争吵。夫妇不可能不吵架的;从来不和丈夫吵架的妻子,那可能是已经不爱她的丈夫,或者已经把丈夫放弃了。因着我们都是人,我们都会受到搅扰;我会搅扰我所爱的人,也会受到我所爱的人的搅扰,这是很正常的。

 若是有年轻人住在妳的家中,你们总是看得到彼此,年轻人因此可能会变得很敏感,深怕打搅到你们。他们应该知道,有压力是正常的,因为你们是住在一个屋子里。

 甚至你们彼此之间,或许有人也会觉得有压力,这时妳需要来恢复彼此间的交通,不需要有任何压力,透过交通,所有的问题都可以慢慢解决。

 如果妳听到年轻人在批评某个家运作得不合式,妳要告诉他们不要谈论,应该去找年长圣徒交通。只要年轻人是敞开的,他们会接受这样的交通,他们也应该操练不要有要求。

 人越年轻就越会对人有要求,越年长,越不会对人要求,因为越年长就越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大人物。人还年轻时,总觉得自己很重要,因此很会批评人。然而,我劝你们,不要有任何要求。如果你能将基督当作生命给人,那么每件事都不会有问题。如果你不能给人生命,就不够资格要求人;你若是能分赐生命,就不需要有要求了,生命的分赐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朱韬枢《姊妹聚会信息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