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二之三篇 才德的妇人

 

引言

  在圣经里最受人喜爱,关于女人的经节,是箴言三十一章十节至三十一节,讲到一位才德的妇人。我们要一节一节的来看,好使我们了解什么是才德的妇人。从这一章的上下文里,我们会看见在召会生活中什么是在主王权中的才德妇人。这段对于才德妇人的描述,也和整本箴言所题到的淫妇相对比。从其中我们看见,姊妹们要成为一个才德的妇人,有三个一般性的原则和五项日常的操练,是我们必须去实行的。至终这位才德的妇人在她的成熟里,对于主、对于她的家庭、对于召会生活,都成了莫大的祝福。

箴言的背景 ─ 王权的行使

  首先,我们要了解箴言这卷书,我们才能把这一章圣经放在合适的背景中。整卷箴言的负担是要教导我们如何过一个敬虔的生活,好使我们有一天能够行使主的王权。箴言是一卷智慧的书,至终王权要透过智慧行使出来。通常我们读箴言,都是选一两节出来作我们行为的指引,很少人有这样的眼光,看见这卷书是要带领我们进到完全行使神王权的地步。箴言的最后一章,是以一段智慧的话作开始,教导人如何成为一位合适的王;可是却以一个令人讶异的方式来结束,它用了二十二节经文来描述一位才德的妇人。这也就是告诉我们,一个才德妇人对于主王权的行使是何等必需,何等重要!

  主的王权是完全联于召会生活的,为着让主能够在召会生活中直接或间接的透过弟兄们行使王权,都需要有才德的姊妹。没有才德的姊妹,就没有得胜兴旺的召会。才德妇人是让丈夫能够行使王权的要素,她丈夫执掌王权就是预表主执掌王权。我们将会看到,因着才德妇人的操练,她的丈夫才能列在尊贵掌权的人当中:在城门口与本地的长老同坐(23 节)。为着让主直接或间接的透过弟兄们行使王权,祂需要才德的姊妹们,因此,姊妹们要成为才德妇人,是何等的重要!

淫妇

  有时候我们读箴言会觉得很受搅扰,因为其中许多讲到女人的经节都太负面了。箴言这卷书用淫妇来与才德妇人相对比。我们通常提到淫妇是指不道德的女人,但这里的定义更为广泛,是指一个不认识生命的人,她不认识神的工作,不认识神的分赐,也不认识神的经纶,因此圣经称她为淫妇。

  箴言中讲到淫妇的经节通常是和她的口有关。譬如,箴言二章十六节:智慧要救你脱离淫妇,就是那油嘴滑舌的外女。五章三节:因为淫妇的嘴滴下蜂蜜,她的口比油更滑。二十二章十四节:淫妇的口为深坑,耶和华所憎恶的,必陷在其中。淫妇所作的都是根据她的口,她所说的话也许是苦的,也许是甜的,但最后总是带来死亡。这给我们看见,我们必须懂得如何管制我们的言语,并合适的看守我们的口。我们的口可能是许多难处的根源:不论我们所说的话是好的或是坏的,是安慰人的或是得罪人的,是甜言蜜语或是批评论断,都可能把人引向死亡。但姊妹们若是先懂得如何看守自己的口,她们就学习如何在一个合适的地位上作才德的妇人。才德妇人平时是不用口的,乃是用她的双手;一旦她动口的时候,就说出智慧和仁慈的话来。

  为什么从我们口里出来的话这么重要呢?因为我们口里所说的,就是我们心里所想的,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太十二 34 下)而且当我们说话太轻易、太随便的时候,就显出我们的个性太随便,没有经过训练。如果我们的个性随便,我们就会谈论很多事,甚至包括一些看起来很属灵的事。没有一件事比讲话更不需要付出代价。往往我们的说话只是为了取悦自己的魂,讲了很多话却一点也不需要出代价。我们一定要学习,如果不懂得怎样用手,就不要动口。至终,才德妇人也相当运用她的口,但这不是她一开始的操练,她一开始是操练她的心,就是她的渴慕;并且操练她的手,就是她的劳苦。有了这些操练,才德妇人到后来就成为一个能运用口的人,她一开口,就能说出智慧的言语。(26 节)

  对于一个才德妇人所有的基本要求,都不是要她动口。我们一定要认识,没有什么比口更重要了,箴言这卷书告诉我们,女人太爱说话了:谈谈痛苦的事,又谈谈甜蜜的事;有时她们的话真丑陋,有时又像蜂房下滴的蜜。但不论如何,根据箴言来看,这些话最后都带来了死亡。当一个姊妹只会动口,意思是她不肯操练她这个人,这样的姊妹最后会变成淫妇;这与道德无关,这意思是说她不认识生命。姊妹们一定要殷勤的操练在生命里成长,才不会变成一个淫妇,才能成为一位才德妇人。

才德的妇人

  根据圣经什么是才德妇人呢?才德妇人是有真正的、实际的属灵经历的人。甚至是淫妇若是经过一个健康的过程,也可以变成才德妇人。要成为一个才德妇人的基本要求,就是要有一个清楚的异象,并且根据这个异象殷勤的来操练。她必须有一个很强的心愿追求神所要的。圣经是很平衡的,箴言里首先说了关于女人的许多情形,令人难以接受,但是最后却用一种奇妙、令人鼓舞的方式来结束。箴言的作者花了许多章节讲到淫妇,但最后这末了一章却结束于对才德妇人的描述,这样的描述,这对于姊妹们都应该是一种鼓励。

 

关于才德妇人的三个原则

第一个原则 ─ 她的价值远胜红宝石

  这一段关于才德妇人的经文,一开始有个介绍: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她的价值远胜红宝石。(箴三十一10原文)红宝石是一种珍贵的石头,在圣经里,宝石是预表一个人经过了圣灵变化的工作。一个人要成为宝石,那灵必须在他身上一遍又一遍的工作,她这个人从泥土开始,至终变成宝石。才德妇人是一个在生命的经历里成熟的人,她乃是从圣灵的工作里产生出来的。一位姊妹要成为才德的妇人,意味着她要在主的手中多少年的工夫,愿意让主在她里面安家,在她里面成长,在她身上工作,训练她、治死她,并且变化她,这一切的经历使她这个人的价值远胜红宝石。

  这整段圣经,用这样一种方式来介绍是很有意义的。这节圣经说得很清楚,一位才德妇人,不是恩赐,也不是才能的问题,姊妹有这样的美德不是天生就有的。我们不该以为有些姊妹天生就有美德,有些天生就没有美德,这不是圣经的观念。有才德的妇人是那些学会如何住在主的面光中,活在新鲜的灵里,愿意让主在她身上工作,愿意让主变化她、对付她,也允许主把她摆在各样不同的境遇中,好叫圣灵将她变化到成熟的地步。这样的姊妹才是一个才德的妇人,她是一块宝石,她的价值远超过红宝石。这节圣经告诉我们,若是一位姊妹盼望成为才德妇人,她就要明白那个代价是高的。要有才德不是便宜的事,不是与生俱来的。如果姊妹渴慕成为才德妇人,她必须在主面前经历许多变化的工作。

第二个原则 ─ 她丈夫心里倚靠她

  我们已经看见,一个才德妇人,首先是一个经历了圣灵工作的属灵的人。接下来这段圣经继续说到:她丈夫心里倚靠她,必不缺少利益,她一生使丈夫有益无损。(11-12 节)才德妇人是可以让丈夫倚靠的:她丈夫心里倚靠她。一个有才德的姊妹,就是指她的丈夫可以完全的倚靠她。这一节圣经太好了!但是其中的意义比我们想象的要深得多。这里并不是说才德妇人能够供应丈夫一切的需要,这还不仅是丈夫倚靠妻子得到生活供应的问题,这里乃是说,她丈夫的心可以倚靠她。

  这一节不一定是指妻子十分的能干,这里只说丈夫的心里可以倚靠她。才德妇人可能非常能干,然而她的能干是活在丈夫的遮盖之下的。有的姊妹很能干,她们的丈夫什么都不用操心;但很不幸的,许多能干的姊妹却控制她们的丈夫。妳若控制妳的丈夫,即使是毫无意识的,就说出妳不是一位才德的姊妹。这一节圣经所描述的,是丈夫和妻子之间那个美好的关系:妻子一点不控制丈夫,然而丈夫的心却是完全的倚靠妻子。

第三个原则 ─ 她寻找羊绒和麻

  成为一个才德妇人,第一个原则是要有圣灵的工作,第二个原则是她丈夫心里倚靠她。接着第三个原则是说到才德妇人的本身:她寻找羊绒和麻,甘心用手作工。(13 节)才德妇人寻找两样东西:羊绒和麻。羊绒是和基督的救赎有关,而麻是指纯洁的人性生活。才德妇人追求从基督生命而来的属灵丰富,也追求一种纯洁的人性生活。一方面,这位姊妹渴慕属灵的事;另一方面,她也顾到适当的人性。才德妇人必须是平衡的,如果一位姊妹结了婚,有了孩子,却说:我只在意基督!这是不健康的,她不该忽略了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她若是这样,麻在那里?合适的人性在那里?但是她也不能说:我只关心我的丈夫,只关心我的孩子。那么羊绒又在哪里?基督的救赎又在哪里?这两方面都需要。姊妹们不该过于热心追求属灵,也不该只操练人性美德,应该在这两方面都有追求。才德妇人需要注意羊绒,也需要注意麻;她需要注意基督的丰富,也需要注意正当的人性生活。

  成为才德妇人是什么意思?目前我们已经讲过了三个原则。首先,向着主这一面,姊妹们要认识:我必须与圣灵变化的工作配合。这就会使妳变成宝石,一个姊妹要变成宝石必须经历许多圣灵的工作。第二,对于自己的丈夫,姊妹们要认识:我必须与我的丈夫站在一起,他心里才会倚靠我。在家庭生活中不该控制自己的丈夫,而要让他从心里倚靠妳。第三,对于自己,姊妹们要认识:我一定要寻求属灵的丰富,也一定要寻求纯洁的人性。在妳的里头应该有一种的渴慕,渴慕追求属灵的丰富,也渴慕追求纯洁的人性。以上这些描绘,就让我们看见成为一个才德妇人真实的意义。

才德妇人的五项操练

  在我们看过了才德妇人的意义之后,现在我们必须把它应用在我们的经历当中。一位姊妹要成为才德妇人需要作些什么?怎样才能使她比红宝石更宝贵?如何使丈夫心里倚靠她?如何才能同时寻求基督的丰富,又寻求正当的人性?接下来的经节就描绘出一个姊妹,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操练成为才德妇人。

第一项操练 ─ 载运、预备、分派粮食

  才德妇人第一项重要的实行是与食物有关。她好像商船从远方运粮来,未到黎明她就起来,把食物分给家中的人,将当做的工分派婢女。(14-15 节)这是才德妇人第一步的操练,圣经告诉我们,她像一艘商船,但她不是航行出去,而是航行回来,这艘船是把食物从远方运回来。这个原则可以应用在属灵的一面,也可以应用在实际生活的一面。从属灵一面来说,召会需要食物;就着实际生活来说,我们的家也需要食物。才德妇人就是那一个付上代价去劳苦,产生食物,并从远方把粮食运回来的人。

  产生食物不是一件令人兴奋的工作,这需要付上代价。如果召会生活中没有姊妹像商船一样,从远方运粮回来,那么召会生活的丰富在那里?在每天的实行中,我们必须是那一班愿意付上代价的人。才德妇人去到远方,愿意辛勤,愿意劳苦,然后把食物带回来。她把食物带回来是为着自己吗?不!她是为大家预备的。十五节说得很清楚:未到黎明,她就起来,把食物分给家中的人,将当作的工分派婢女。在她得着了食物之后,天还未亮就起床了,把所得的食物分给家里的人。她不仅有食物,她还知道如何分派食物,这一切都是需要付上代价的。首先她要付代价到远方去劳苦得着食物,然后要付代价牺牲睡眠来分派食物。她起得很早,天未亮就起床了,为着把她劳苦所得的食物分赐出去。

  分配食物也有属灵的一面和物质的一面。在家庭生活中,姊妹为丈夫和孩子预备早餐是一个健康的实行。虽然美国的文化并不强调作早餐,但这仍然是一个健康的实行。无论如何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作晚餐多半是根据我们的口味和方便,但是作早餐就不是这样了,因为我们必须牺牲睡眠。如果想要为自己的丈夫作早餐,就一定得早起才行。属灵上来说也是如此,我们喜欢去作一些既容易又方便的事,我们喜欢根据自己的方便,照着自己的喜好来劳苦。然而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必须付上代价。要早起的意思就是要胜过自己的限制。我们要像商船一样,出代价去得着属灵的粮食,然后我们还需要早起,好把这些食物在召会生活中分赐出去。

  才德妇人知道如何得着食物,也知道如何分派食物。这是一个操练的两步:我们不该只是去得着食物就以为没事了,我们还得殷勤、早起,还得出代价,这样才能把食物分赐出去。我们可能从来不知道做个才德妇人这么不容易,通常我们读到才德妇人的这一段经节都会觉得很兴奋,但是读过十四节和十五节之后,才发现比我们原来的想法要难多了。我们根本就不够资格,因为我们常常懒得作才德妇人,要不就懒得去取得食物,要不就懒得去分配食物。就算我们去分配食物了,也可能是草草了事,最后总是因为食物的问题,我们失去了才德的见证。一个才德妇人乃是一个付代价的人,她愿意到远方去,愿意劳苦取得食物,她也愿意早起预备,分配她所取得的食物。得着食物和分配食物是才德妇人的第一项操练。

  十五节不仅说这位才德妇人分配食物给家中的人,她还分给婢女当作的分。这是才德妇人第一项操练的另一部分。中文翻译是将当做的工分派婢女,才德妇人知道如何服事年轻人,她知道如何帮助那些在生命中缺少经历的人。她自己先得着食物、分配食物,然后再帮助年轻人有合适的劳苦来自己取得食物。这就是才德妇人日常生活的第一个实行。姊妹们,妳若是羡慕成为才德妇人,妳必须晓得如何得到物质的食物和属灵的食物。然后妳必须晓得如何早起去分配食物。最后妳还必须晓得如何帮助婢女,也就是年轻没有经历的人,怎样有合适的劳苦来为自己得着食物。

第二项操练 ─ 得着田地,栽种葡萄园

  才德妇人的第二项操练,要比买食物和分配食物更进一步,现在需要在葡萄园里栽种食物了。第十六节说:她想得田地就买来;用手所得之利,栽种葡萄园。栽种粮食比取得粮食更宝贵。当一位姊妹刚刚被主得着,开始过召会生活的时候,她的经历最多只是获得食物而已。但慢慢的她就领会了,还有比做一个商船出去载运食物回来更深的经历,她看见她还需要有一片能在上面劳苦耕种的田地。

  在召会生活中有一些姊妹很殷勤的分配食物。譬如,她们在晨兴的时候得着了食物,然后来到聚会中借着分享见证来分配食物,然而她们在当地召会中,却没有一片可以劳苦的田地。姊妹们都需要有一片田地为着生长食物,这是需要付代价的:她想得田地就买来,田地是需要去买来的,我们都该问问自己: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我有没有花代价去买一块田地?我有没有一片田地是我可以在上面劳苦而生产粮食的?有没有什么地方是我可以栽种,是我可以收割的?妳若是没有这样一片田地,妳就是一个飘浮不定的姊妹,这也就说出在妳每天的生活里没有什么扎实的东西。妳有没有一个扎实的负担?这个负担会叫妳在田地上栽种、浇灌、耕耘,好叫食物长出来。或者妳的召会生活不过是一个飘荡的生活,就像船在海上漂来漂去?拥有一片田地要比作一艘商船扎实多了。

  姊妹们,也许在妳的家庭生活中有一片田地,妳确实的知道该如何照顾丈夫,也知道该如何照着主的智慧养育儿女。这就表示妳已经拥有一片田地。但是妳在召会生活中又如何呢?大多数的姊妹在召会生活里,从来没有出过代价去得着一块地,她们只是忠心的把从主那里得着的,分赐到召会生活中使圣徒们得着喂养,然而还是不够的,她们还是需要一片能在上面劳苦的田地。如果我们渴慕有一片田地来生产粮食,我们就必须有负担,我们也必须出代价来实化这个负担,这就是才德妇人的第二项操练。

  让我举个例子来说明这一点。假定有位姊妹明白她必须在聚会中供应生命,因此她早晨起来祷告。这个祷告是什么呢?这位姊妹的祷告就像一艘商船,她劳苦努力的把粮食载运回来。因着早晨起来祷告,又在主的话上劳苦,因此就有食物储存在她的里面。然后来到聚会中,她就可以大胆的操练灵把食物分赐出去。又因着早起,她也胜过了自己的限制,而每个人从她的分赐里都得了饱足,甚至婢女们,就是那些好像不够资格的人,也得着一些帮助。但是她的田地在那里?她的负担在那里?她的功用是什么?她在召会生活中的那一分又是什么?她都不知道,因为她没有地,没有一片可以在上面劳苦的田地!

  缺少一片田地是许多姊妹们最大的挫折。当她们刚到召会生活的时候,样样都是美好的。但是过了一段日子之后,她们就开始有了挫折感,她们觉得自己是在召会中,却又不属于召会。她们的确是在召会里,因为她们享受生命、接受生命、传输生命,也分赐生命,然而她们不知道在召会中她们属于那一部分,她们又不知道要把自己摆在什么地方,这就说出她们还没有一片可以劳苦的田地。我们要如何得着田地?要得田地就需要有负担,还得愿意花代价实化那个负担。我们要进入召会生活就得花代价。姊妹们,这些经节告诉我们,如果妳羡慕自己有一片地来耕耘,妳就得花上代价。才德妇人明白仅仅得着食物、分配食物是不够的,她必须要有一块地,她想得田地,然后就去买来。

  我们为什么需要一片地呢?因为有地才能栽种葡萄园。主是真葡萄树(约十五 1),葡萄园是祂的生命能够生长的地方。才德妇人用她的田地来产生生命,她付上代价把田地买来,然后用手所得之利栽种葡萄园。她手所得之利就是她生命的经历,她乃是用她生命的经历来栽种田地,这样的栽种又产生更多的生命,最后就产生出一个葡萄园来了,意思就是我们生命的经历带进了更多的生命。我们要看见这里有一个进展:首先有一片田地在那里,我们可以去买来;然后我们有手中之利,就是生命的果子,我们可以应用;当我们用里面生命的果子合适的在这片田地上运用的时候,就产生出葡萄园来;我们里面生命的丰富,结出了更多的果子,产生出更丰盛的生命。这真是一幅奇妙的图画!

  总括我们以上所说的,一位姊妹若是羡慕成为才德妇人,就必须让那灵在她身上工作,使她成为一块宝石。然后,她需要成为丈夫心里倚靠的人。最后,她需要成为一个寻求主的救恩,并追求合适的人性生活的人。这三个原则给才德妇人下了定义。接下去,要成为这样一位才德妇人,姊妹们需要在召会生活中有操练。第一项操练是要劳苦取得食物,然后把食物分配给家里的人,并且帮助那些没有经历的人(婢女)学着自己去得着食物。第二项操练是买田地。借着与主的交通、与丈夫的交通,以及与召会中圣徒们的交通,她就会接受一个负担,而这个负担就是一片田地。一旦看到了这片田地,就必须花代价买下来。这时候她就不再是一个飘浮的姊妹,因为她有了一片田地可以在其上劳苦,就会有一些扎实的东西从她的操练里产生出来。

  这位姊妹接下来该怎么作?她必须用手所得之利栽种葡萄园。她手所得之利就是她生命经历的果子,她用这些从主得着的经历,和从主得着的丰富开始劳苦耕耘,直到产生出一个葡萄园:用手所得之利栽种葡萄园。我们可能不明白有一片田地有多么宝贵,而我们是需要为这块地付上代价的。当我们有了这块地之后,就要运用手所得之利,也就是从我们的经历里长出来生命的果子,在田地上栽培、劳苦、耕耘,直到有一个葡萄园能够产生出来。这样,就不仅只有一点生命的果子在我们手中,我们还会有更多、更丰盛的生命从葡萄园里长出来。

第三项操练 ─ 以真理束腰,如灯台照耀

  现在我们来到才德妇人的第三项操练:她以能力束腰,使膀臂有力。她觉得所经营的有利;她的灯终夜不灭。(17-18 节)束上腰就是预备好要行动,预备好要走路、要争战。新约告诉我们,要用真理束腰:所以要站住,用真理束你们的腰,穿上义的胸甲。(弗六 14)姊妹以能力束腰就是以真理束腰,她的能力是来自真理。才德妇人也使膀臂有力,意思是她的膀臂是操练过的。一位姊妹即使有了真理的装备,她可能仍然缺乏操练。没有适当的操练,所得到的真理也会失去的。但是当姊妹用真理束上腰,并且根据真理来操练,她就能成为照在暗处的光。这里的光,中文翻作灯。这样一位姊妹就成了一个如明灯照耀的见证,因为她不仅有真理,她也根据真理来操练。

  这两节圣经中最重要的就是灯。才德妇人在买了田地,栽种了葡萄园之后,她就成为一盏灯。她成了一个照亮的人,是一个经夜不灭的见证。有了这样一位才德妇人,即使她周围的一切都是黑暗的,仍然有一种的照亮。为什么这位姊妹能这样来照亮呢?首先,她很殷勤的操练去取得食物;第二,她出代价买了片田地,并且长出了葡萄园;第三点,她用能力和真理束腰。第十八节说:她觉得所经营的有利,经营也可翻成盈余,当我们以真理和能力束腰,当我们的膀臂经过了操练,至终我们就会有盈余,会产生出一些看得见的果效来。我们能够看到这些盈余,并且觉得我们所经营的是有利的、是美好的。因此,我们就明白我们的灯在夜间并没有熄灭,仍然在照亮!

第四项操练 ─ 供应人和照顾人

  才德妇人的第四项操练是和她照顾人有关。十九至二十节说:她手拿捻线竿,手把纺线车,她张手赒济困苦人,伸手帮补穷乏人。这位姊妹有一种特别的劳苦,她用捻线竿和纺线车,意思就是她产生出一些可以帮助人的材料。然后,她向困苦的人张手,她向人是敞开的,她一点不吝啬,只要人有了需要,她的手总是伸出去的。这位才德妇人是一个对人满了关爱的人。谁是她所照顾的人呢?这里所说的不是她家里的人,因为她的全家已经受到了很好的照顾,这里指的是家庭以外的人,这些是在召会生活丰富享受之外的人,才德妇人照顾到这些困苦、穷乏的人。

  很少姊妹明白她们的手需要伸出去。我们要操练向困苦人张手,向穷乏人伸手。当人有缺乏的时候,我们应当愿意去帮助他们;当人有需要的时候,我们应当愿意去照顾他们。为着我们的召会生活,甚至为着我们的家庭生活,这样的美德都是迫切需要的。有时候我们的家庭生活成了帮助困苦人和穷乏人最大的障碍。美国文化鼓励人要有好的家庭生活,但是在美国的家庭中,却有这么多人离婚。离婚率高的主要原因,就是大部份的丈夫和妻子都很自私,他们太顾到彼此的享受,却不懂得如何向困苦人张手。当我们操练这种美德,去帮助困苦穷乏人的时候,我们的家庭生活就会健康而蒙福。我们应当一直尽力的去满足别人的需要,这是才德妇人的第四项操练。当她有了食物、土地和灯之后,她现在也去照顾并供应穷乏困苦的人。

第五项操练 ─ 不惧怕试炼

  最后,才德妇人的第五项操练,是与试炼有关的。很少姊妹能达到这个阶段。她不因下雪为家里的人担心,因为全家都穿着朱红衣服。(21 节)她不怕下雪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她不怕试炼,她不怕黑暗、艰难、痛苦的时候来到。为什么?因为她的家人都穿了朱红的衣服。朱红色与基督的工作有关,朱红色表征王权。才德妇人不怕试炼来到,因为她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像王一样,都对基督有真实的经历,因此当试炼来到的时候,她毫不畏惧!

  要达到这第五个阶段,一位姊妹必须有前面的经历:食物、土地、灯,以及对穷乏人的照顾。达到了这样一个阶段之后,才德的姊妹就不怕试炼临到。当召会经历试炼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谁是穿朱红衣服的人。有些圣徒不知道要如何经过试炼,试炼一来就被带离开了;但有些圣徒仍然是扎实、稳固的。在下雪的时候,他们知道如何坚定的站住,这证明他们穿了朱红色的衣服。召会生活里常常会有风雪,即使是我们的家庭生活,有时也会有风雪之日,我们如何度过这些要来的试炼呢?这完全根据于我们经历了多少基督!这些经历乃是作王掌权的经历,让我们能够侍立在主的面前。当我们穿上了朱红色的衣服,我们就无所畏惧。但如果在下雪的时候我们没有朱红衣服可以穿上,那我们就有麻烦了。试炼来临的时候,我们有再多的食物和田地也没有用,因为这些并不能保护我们抵挡风雪。然而才德妇人有了前面的经历之后,就不怕风雪了。她丝毫不畏惧,因为她知道她的家人都穿着朱红衣服。

  我们看过了才德妇人必须在她每天的生活里有五项的操练。第一,她要像商船一样,从远方把食物运回来,第二,她必须早起好分配食物给家里的人。第三,她以能力束腰,使膀臂有力,使她能在夜里成为一个如明灯的见证。第四,她需要用捻线竿和纺线车来产生材料,好供应有需要的人。最后,有了前面这些项目之后,她还必须懂得如何为自己和家里的人穿上朱红色的衣服,因此她才不怕试炼的来临。姊妹们要想成为一个才德妇人,这五项操练必须成为每天的实行。

 

才德妇人成熟的彰显

  箴言三十一章接下来讲到的是关于才德妇人的成熟。我们看见了作才德妇人的一般性原则,以及她在日常生活中需要有的健康操练之后,这一章告诉我们什么是成熟的彰显。只有在经历了前面所描述的经历之后,才能产生出这样的成熟来。

成为榜样

  才德妇人成熟的第一方面是在二十二节:她为自己制作绣花毯子,她的衣服是细麻和紫色布作的。绣花毯子是照着特别的图案样式或设计编织而成的。这就是说一位成熟、有才德的姊妹是有她特别的图案样式的,这一个图案的样式,只能从圣灵的工作里编织出来。有些年长姊妹对主有丰富的经历,你看到她们,你就觉得:这里有一个榜样。基督的成分已经作到她们里头了。在这整段讲到才德妇人的经文里面,这是第一次她为自己做了些什么:她为自己制作绣花毯子。在她有了以上所有的经历之后,她现在有资格为自己作一些东西了,然而她不是刻意为自己作的,而是当她在实行前五项操练的时候,就在她自己身上织出了绣花毯子来。不仅如此,她的衣服是细麻和紫色布作的。细麻也可以翻作白细麻,这说出她的生活行动是如此的属天,她的日常生活是如此细致、如此清洁,她是一个属天的人。因着她接受了圣灵的工作,她也就有了一个丰富又美丽的图案。

  姊妹们,这意味着妳不应该小看妳所经历的每一件事。当妳经历了一些不愉快的事,要清楚是主正在妳身上编织一个图案,祂正把祂自己作到妳的里面,就像编织绣花毯子的图案一样,是需要一段漫长的过程。面对为难最好的路,就是专心注意才德妇人的五项操练:注意去取得食物、分配食物;买土地来栽种葡萄园;以能力束腰,如明灯照耀;去劳苦产生材料,并向困苦人张手;为全家人穿上朱红衣服,使妳不怕试炼临到。这五项操练产生出一个成熟的、属灵的才德妇人。在这样的过程中,妳就让主有路把妳制作成一个榜样,妳会从所有对基督的经历中,有了一个丰富、美丽的模样,有了细致、纯全、属天的生活。这就是妳成熟的彰显。

成为丈夫的祝福并劳苦的兴起年轻姊妹

  她丈夫在城门口与本地的长老同坐,为众人所认识。她作细麻布衣裳出卖,又将腰带卖与商家。(23-24 节)因着才德的姊妹活出一个成熟的生活,就使丈夫因此蒙福,在城门口与尊贵掌权的人同坐。更进一步,成熟的才德妇人也成为年轻姊妹的祝福:她作细麻布衣裳出卖。意思就是她劳苦的兴起一班姊妹们像她一样。许多年轻姊妹羡慕有年长姊妹那样的生活,可是她们必须要付上代价。年长姊妹会告诉年轻姊妹:我之所以拥有细麻布,是因为我出了代价。我为自己织出了细麻布,如果妳想要的话,就必须来买,我愿意卖给妳,但妳一定要付出代价。如果年长的姊妹有一些非常丰富的经历,是年轻姊妹羡慕得着的,那么就要像这位年长姊妹以往出过代价一样,她也必须付出代价!我们应该明白没有一样属灵的事是容易得来的,没有一样高尚的美德是容易得来的,我们一定得付上代价!

用她的口传输生命

  能力和威仪是她的衣服。她想到日后的景况就喜笑。她开口就发出智慧,她舌上有仁慈的法则。(25-26 节)现在这位才德妇人终于有资格开口了,她不是一个仅仅提出自己意见的人,相反的,她一开口就发出智慧。在她有了这么多的经历之后,才德妇人当然有了智慧。现在当她开口的时候,她的话不像是淫妇所说的,不是带来死亡,她的话成了全召会的安慰,因为她舌上有仁慈的法则。因着她的成熟,她的言语中满有仁慈,这也就是为什么召会需要成熟的姊妹。一位成熟有才德的姊妹才够资格开口,她开口就发出智慧,她舌上有仁慈的法则,她整个人都在传输生命,她不仅用手分赐生命,也借着她的口来传输生命。

  这是才德妇人成熟的经历。在还没有成熟之前,姊妹们应该学习不要有意见,不要说太多话,也不要太随便的说话。相反的,她应该劳苦去取得食物、去买地、去产生葡萄园,使灯不断的照亮,向困苦人张手,向穷乏人伸手,并为自己的家人穿上朱红色衣服。借着这些操练,成熟的生命就会产生出来。这样一位姊妹就可以操练开口了,因为她的话语能够分赐生命,在她的成熟里,她就能说出智慧和仁慈的话来。这种成熟的表显,完全是才德妇人从五项操练中的许多经历累积出来的。

操练她这个人的所是

  她观察家务,并不吃闲饭。(27 节)这个时候,才德妇人已经到了运用口的地步,但是她依然不断的劳苦。她不仅运用她的口,也运用她的眼,并且还运用她的全人。她观察家务,并不吃闲饭。她的口操练了,眼也操练了,她的全人都操练过了。才德妇人在她的成熟里,仍然不断的出代价去劳苦。

受丈夫和儿女的称赞

  她的儿女起来称她有福。她的丈夫称赞她说,才德的女子很多,惟独妳超过一切。(28-29 节)我们都会异口同声的说,这实在是太好了!什么能比丈夫的称赞更好?她的丈夫在这里不是被强迫去称赞她,她得到丈夫真诚的赞美是因为她是如此的有才德!才德的女子很多,惟独妳超过一切。这就是说:妳是最好的,妳实在是好极了!这样的赞美对妻子而言,的确是太宝贵了,这是才德妇人成熟的结果。

敬畏主

  第三十节开始说出这一章的结语: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这是说艳丽和美容是不值钱的,一位才德妇人不去注意这些没有价值的东西,因为她的生命比这些更高。她不去注意美容,也不去追求艳丽。这一节圣经说出了才德妇人操练的秘诀从何而来: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她的操练是来自对主的敬畏。敬畏主的意思就是对主有恭敬的态度,愿意来讨祂的喜悦。如果姊妹不这样来敬畏主,她就很难有丰富成熟的生命。但如果她敬畏主,她的操练就会健康、合适,至终,这样的姊妹就会受到称赞。

她的工作得到荣耀和称赞

  讲到才德妇人的最后一节圣经真是荣耀:愿她享受操作所得的。愿她的工作,在城门口荣耀她。(31 节)至终,才德妇人享受所有她劳苦的果实。三十节告诉我们,敬畏主的妇人会得到称赞,而三十一节说明她如何受到称赞。她的工作使她得着荣耀和称赞:她所给出去的一切,她所传输的一切,她帮助别人的各方面,都会回来在城门口荣耀她。现在我们看到了才德妇人劳苦的结果,她的劳苦没有一样是便宜的:她出了代价去得着生命、分赐生命、产生生命、供应生命、维持生命的见证,甚至经过了试炼。在她成熟的时候,她有丰富的收成:她得着丈夫和儿女的称赞,她得着工作的荣耀。她对于主,对于自己的家庭,对于召会生活,都成了莫大的祝福。至终,因着她劳苦的果实和她工作的荣耀,她自己也蒙了祝福。这是本章荣耀的结语。求主激励我们每一个人,使我们都渴慕成为这样的人,愿我们都这样殷勤的操练,达到这样成熟的地步。── 朱韬枢《姊妹聚会信息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