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二之五篇 问题与回答

 

问题一:

  在这几篇信息中,多数的分享都是关于已婚姊妹在召会生活中的功用,什么是单身姊妹的功用呢?

回答:

  一个未婚姊妹必须领会基督就是她的丈夫。换句话说,一位单身的姊妹不应该有这样的观念:我是单身的姊妹。反而她应该有我已嫁给基督的观念,这两者是大不相同的。一位单身姊妹通常认为自己不过是个单身的姊妹,她应该试着不要这么想。相反的,她应该认识:我已经许配给基督了,基督就是我的丈夫。这就是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十一章二节说的:我以神的忌妒,忌妒你们,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将一个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一位单身的姊妹要认识她已经嫁给了基督,基督就是她的丈夫和她的头。

  每一位丈夫都是基督的影儿,问题是,对于未婚姊妹而言,谁是这位基督的影儿?。若是主已经为一位姊妹预备好这位影儿,到了适当的时候这个人就会出现。在影儿出现以前,就只有基督。许多时候,姊妹最大的挫折是来自于文化的压力。这种文化的压力使姊妹感觉到她必须符合别人的眼光:妳已经快三十岁了,还没有结婚。或者:妳已经三十好几了,竟然还没结婚,一定是有些问题。姊妹若不能认识主就是她的丈夫,那么许多这世代文化的东西就会来打岔她继续跟随主。姊妹不必担心太多,若是主愿意,影儿会来的。当主再来的时候,所有丈夫和妻子的关系都要过去。当实际来临时,所有的影儿都要消逝,我们都成了基督的新妇。所以今天当我们仍然在等候主的再来时,我们应当领会,主就是我们的丈夫,祂才是实际。

  单身姊妹应该懂得:主阿,你是我的丈夫,所以我要向你负责。你是我的头,所以我顺从你。若是这样,很多不必要的搅扰就会消失。我给妳最好的建议,就是不要分析太多。妳若是一位单身的姊妹,只要安息,只要认识基督是妳的丈夫。这会使妳从许多打扰中得释放,并且使妳在召会生活中能积极的尽功用。

  然而,姊妹们,一旦妳们结了婚,那么妳们的丈夫就是妳们真正的丈夫了。这也就是说,妳们一旦结了婚,妳们就不该太属灵的说:只有主才是我的丈夫。即使妳的丈夫只是基督的影儿,妳仍然必须学习接受他作妳的头,作妳的丈夫。

 

问题二:

  有时候我觉得我处理财物的方式限制了主。我为了帮助丈夫控制预算,但是我一直感觉自己限制了他,甚至使他不能跟随主。怎样才能合适的处理财物呢?

回答:

  有财物预算是非常好的,特别是对于所有的年轻夫妇。我们都需要有财物预算,而且要先分出一部分来给主,这样的实行是很好的。有预算是很好,但问题是我们都先为自己的需要作好预算,后来才发现,我们没有余款可以奉献给主了,这就是为什么妳觉得受搅扰。我们应该实行每个月有定额是给主的,这个金额应该是固定的。换句话说,从我们的收入中我们预先分出了一个定额或是一定的百分比归给主,那么,我们的奉献才是固定的。即使我们的收入比往常少了,还是应该有相同的数额归给主。不论我们的收入增加或减少,应该有一个固定的金额是一直为着主的,这才是健康的实行。

  在奉献给主之后,再预算自己的花费,这才是健康的。所有结婚时间不长的年轻夫妇,每个月都应该有预算,但必要的条件是先有奉献。有些圣徒的奉献不规律,因为他们想:如果我们先奉献给主,那么剩下的就不够我们使用了。但是圣经的原则是,你给,就必有给你的。那么怎样给你呢?我们不知道;当我们给主的时候,我们永远不知道主会如何给我们。但在这里有个原则,当我们学习给时,就会有给我们的,只有主知道怎样来给我们。在我们这一面,就是学习给。有些人可能奉献大部份的收入,其它的人可能奉献较小的百分比,两样都好。是我们在主前面的心愿算数,不是奉献多少算数。有些圣徒可能一周只能奉献两块钱,这也是很宝贵的。主所关心的,难道是两块钱或是两千块钱的差别吗?在主的眼中,重要的是你这个人。是你这个人如何,而不是你奉献的数目如何。

  我们应该学着信靠主。我们要对主说:我有心愿向你奉献,我该奉献多少?我该奉献什么给你?这其实就是告诉主:我爱你。这是向着主很好的祷告,让祂这样来带领我们。这样,即使我们只奉献了百分之一的收入,对主也是宝贵的。

  一旦我们在主面前清楚了该奉献多少,我们就该对余下的钱作预算。一个合适的预算能帮助我们管理财物。如果一位姊妹知道我只有这么多菜钱,她就不会花钱买太贵的食物。如果一位弟兄知道只能花这么多钱买一个特别的东西,他就领会到:我要省吃俭用几个月,不然就买不起。这种实行会帮助我们知道我们处理财物是否不恰当。如果我们知道:我只有这些钱可以运用。这对我们是很好的。

  至终我们可能领会到,在我们家里有许多东西是不必要的。收入高的圣徒,他们家中不一定有很多东西,但是他们所有的,一般都是高级品。反而有些圣徒,特别是年轻的夫妻,他们的家中满了许多便宜或不必要的东西。当我们在财物上有预算时,就会知道钱不该花到什么地方。也许我们以为只不过是这里花一块钱,那里花两块钱,对我们来讲根本算不了什么,但结果却花了三、四十元,自己还不知道钱是怎么花的。预算能够控制这种花费,当我们没有足够的钱买某样东西时,就会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在财物上有预算,特别是对你们年轻夫妇是非常好的。

  也可能我们有过这样的经历:感觉到某位弟兄或姊妹有特别的需要。注意和关心圣徒们是否有特别的需要,这总是非常好的,但不是说每次当我们看到有需要时,就包一个奉献包或是写一张支票,在过程中仍然必须有主。当有从主来的感觉,是关于一个特殊的需要时,这样来奉献才是健康的。如果我们给,就必有给我们的,主的供给是信实的。当我们注意到那里有需要,并且也感觉主有带领去应付那个需要时,我们就该照着带领来奉献。

 

问题三:

  关于我们的财物,在圣经里有没有清楚的说明,不管我们的负担怎样,我们都应该先从收入里分出一定的金额奉献?或者我们应该在主面前有寻求?我们能不能照着主的带领,某一周决定要奉献给一位弟兄为着他特殊的需要,然后另一周决定把钱花在每天晚上请人来吃饭的事上?

回答:

  关于财物奉献的事记载在新约哥林多后书八、九章里:还有,少种的少收,多种的多收。个人要照心里所酌定的,不要作难,不要勉强,因为神喜爱乐意施与的人。(林后九 6 - 7)。对于这些经节我们的领会该是:不要以灵感的方式,而应当很认真并且很清明的来对待财物奉献的事。圣经在哥林多前书十六章一至三节也摸到这件事:每逢七日的第一日,你们各人要照所得的昌盛,拿出来储存着,免得我来的时候才收集。(林前十六 2)。这里的原则是,我们要在每周的第一天分别出一个固定的金额,我们应当照着我们的收入,先把一部分分别出来在主日的时候奉献。这些经节很清楚的说到我们应当奉献特定的一份给召会。

  关于我们是否应当奉献给召会,还是为着其它的用途来奉献这件事,我们应当很平衡。我们的确有自由照着我们所察觉到的需要来奉献。假设有一位弟兄每个月奉献二百元,每个月他都很忠心的奉献这笔款项给召会,后来他知道一位弟兄有需要,那么他就有自由运用他每个月的奉献来应付这位弟兄的需要,这仍然是对主的奉献。然而,我们不应当过度的实行这种奉献方式。如果我们仅仅盼望应付我们所察觉到的需要,我们会失去对召会的信托。许多时候,当我们看见一个需要时,召会同时也看见了。我们能顾到某个需要是好的,然而我们也要学习信托召会来顾到同样的需要。

  例如,在召会里常有这样的情形,有许多的圣徒很忠心的奉献财物,然而当长老们在一起处理财务时,才发现每笔款项都已经有指定的用途了。圣徒们在奉献的事上很慷慨,并且他们的奉献也是丰富的,可是大部分的奉献都是指定为着某些需要。有些奉献包指定用来顾到某一个会所,有些指定要帮助青少年工作,有些是为着应付某位弟兄的需要。这是一个不健康的情形,这也就是说,长老们几乎没有余额来应付他们所观察到的需要,例如水、电和瓦斯费用,这些召会实际的需要。当圣徒们不会学习信托召会时,这种情形就会发生。我们常常不能相信召会有能力顾到所有我们察觉到的需要,反而我们信靠自己。我们认为我们看见了一个需要,而召会却没有看见。有些时候情况也许真是如此,我们偶而也可以照着主给我们的感觉来顾到某位弟兄的需要,这是很健康的。但是这不应当成为我们的习惯,我们不应当每周到处张望,看看有谁需要我们的帮助和财物供应。相反的,我们应当以合适的方式来奉献财物,也就是我们必须学习信托召会。

 

问题四:

  姊妹传福音给男性,或是弟兄传福音给女性,到底合适不合适?我曾经听到别人给我的一些建议,使我感觉很不愉快。

回答:

  这是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传福音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一般的,一种是特殊的。一般说来,传福音的操练是很健康的,这就是说,当我们逛街或在商店买东西时,我们遇见人,就可以向他传讲。看见一个男孩子,我们传福音;看见一个女孩子,我们也传福音。这是一个健康的操练。当我们有机会向男士传福音时,我们传;当我们有机会向女士传福音时,我们也传。当我们在街上或是在公共场所时,不必太受限制。

  然而,在传福音给异性的事上,不应当成为我们的实行。关于这件事我们需要很注意,特别是青年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经常对异性有负担,这是不健康的。即使我们是纯洁的,另一方也许不是那么纯洁。例如,如果一个姊妹邀请一个青年人参加福音聚会或爱筵,他也许完全不明白他被邀请去作什么,他只是一个世俗的人,不会把这种聚集当作是纯粹的福音聚集。如果他来参加了,他的动机也许并不是很健康,甚至可能会拦阻他的得救。反之,当一个弟兄邀请一位女孩子参加聚会时,也会有同样的情形。因着她是一个世俗的人,她的领会与我们完全不同。 

  假使一个青年弟兄,对他学校的女同学有从主那里领受的真实负担,这个真实的负担当中并没有不纯洁的东西,那么他实行这个负担最好的方式,就是找另一位弟兄与他一起,作为他的保护。因此,这个女孩子就会知道这位弟兄邀请的动机纯粹是为着福音的缘故,她也比较有机会可以得救。

  我们与异性接触时必须小心,特别是我们中间单身的弟兄姊妹。我们都是人,无论我们多属灵,我们还是堕落的,我们需要学习在男女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甚至在传福音的事上,我们也应该要小心。

 

问题五:

  我知道我们应当尊重弟兄们,因着他们是弟兄的缘故。但是有一些弟兄同我和我的丈夫住在一起,他们都不作自己份内的整洁工作。我一直受试探,想对他们大发脾气。我应当怎样正确的处理这种情形?

回答:

  最好是经由妳的丈夫来处理这种情形,这种情形的确需要处理。尊重人并不是要过度的容忍他。若是弟兄只是在妳们家作客几天,这是一回事。因为他只是一个被接待的客人,不论妳对他说什么话都不合适。但如果弟兄是长期的住在妳家,有时候就需要严格一点。因为这是妳的家,如果一位弟兄想住在这里,却拒绝与妳合作,他就需要另外找一个住处。如果妳请妳的丈夫来处理这种情形,而这位弟兄却不听他的话,那么就应当请他明天搬走。无论他是不是在召会里,都不要紧,这是妳的家,事情必须照着一定的方式处理。否则,这位弟兄住在这里,不会得着任何帮助,同时,妳也会很瘪气。如果一位松懒的弟兄坚持他的习性不改,他的生命不会长大。如果他不能学着合适的照料自己,留在这里也没有价值。住在妳家的弟兄应当能经历正面的益处,他应当学习一些生命的事。

  当单身弟兄住在别人的家庭里,却不作整洁,姊妹应当把她的观察告诉丈夫。她应当让他知道实际的情形,因为她可能比他看得更清楚。她应当告诉他:有一些事我们需要与这些弟兄们交通。妻子有权利在合适的灵里告诉丈夫说:我的忍耐到此为止,我能应付这种情形的能力也只有这么多。然后,丈夫就应该合适的与弟兄们交通,来解决这件事。如果妻子试着要直接面对这个情形,通常都会遇到挫折,所以最好是让丈夫来解决。

  姊妹们,如果有圣徒与妳们同住,或是妳照顾弟兄之家或姊妹之家,就必须有一些规定。如果妳打开家让别人与妳同住,在实行上有时候妳必须严格一点。如果他们不愿意遵守妳的规定,他们就应当搬到别人的家里去,或是找公寓自己住。他们如果不守规矩,那是他们自己不合作,他们就必须离开。我们必须负起我们的责任,我们在这里不是为着社交活动,乃是为着非常严肃的事。我们不能承担一种情形,叫我们受挫折,叫与我们同住的人受挫折,而且没有人能得着真实的帮助,也无法在生命中合适的长大。

  在照顾人、成全人的事上,容忍他们通常没有帮助。然而,在他们的软弱上与他们站在一起是健康的。如果一个年轻弟兄住在一个家庭里,却不愿意受约束,容忍他并没有帮助。无论他的行为如何,如果主人仍然一直与他和平相处,一直善待他,这就是容忍,这是行不通的。但是,如果这位弟兄在成长的过程中,从未学习如何做整洁,也许这就是他的软弱。假使一位弟兄从未铺床,并且总是忘记收拾他的衣服,这样,我们就不应当期望他一夜之间就能改变。如果是这种情形,我们可以替他铺床,然后告诉他:请你在早上离开房间以前,把衣服收好,也把床铺好。也许他试着做了三天,之后又忘了,这是他的软弱。能够在他的软弱上与他站在一起是好的。我们可以合适并关切的与他有交通,至终他会学到的。但是,仅仅容忍他的软弱并不会帮助他,并且会让我们感到灰心。我们应当在他的软弱上与他站在一起,但是我们也应当知道在什么时候有合适的帮助来训练他。── 朱韬枢《姊妹聚会信息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