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三之五篇 问题与回答 ─ 关于基督徒生活

 

问题:撒但怎样来攻击我们?我们要如何对付?所谓仇敌所作的只不过是叫生命的流更释放,这是真的吗?此外,如果我们犯了很严重的过错,使我们似乎不能再继续往前,又该怎么办?

回答:在原则上,恶者会从两方面来攻击:第一个是腐化,第二个是痛苦和逼迫。撒但攻击人,牠会先试着腐化败坏这个人;如果没有效的话,牠就逼迫他,使他受苦。即使在主的恢复中,我们也会受到撒但的试诱,陷到败坏里面。然而,通常我们很容易蒙拯救,因为我们的良心对腐化非常敏锐,我们一碰到腐化的事物,或不纯净、不圣洁的事物,我们的良心会有很强的反应。原则上,撒但的这个策略在召会生活中没有多大的作用,因此牠就常常来搅扰我们、为难我们、逼迫我们,使我们受苦。

  受苦会产生两种结果,就看我们如何来面对。受苦可以使我们破碎,这是正面的结果;受苦也会使我们这个人变得更刚硬,这是负面的结果。同样的困难或痛苦可能会让一个人破碎,却让另一个人硬了心。有的人经过了苦难,会被破碎而且变得非常柔软;另一个人经过同样的苦难,却变硬了。有时候你听到一位弟兄讲到他如何受苦,一方面你知道主的工作在那里,另一方面,你也感觉到这个人变硬了,他没有被破碎。

  我们不要相信自己的眼见,因为我们只能看到今天,不知道将来会如何;我们必须学习信托主,惟有祂知道一切。不管我们经历什么痛苦,至终能不能释放出生命的流,就在乎我们是被破碎了,还是变刚硬了。

  什么因素决定我们变刚硬或是被破碎呢?就在于我们的受苦当中有没有寻见主。我们经历痛苦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主的手?我们经过环境的时候,知不知道如何来寻求主,来与祂配合?如果没有,即使我们承认这是主作的,但是实际上这个痛苦会使我们变得更刚硬。生命的流能不能释放出来,就在于我们如何对待痛苦。甚至我们在仇敌的攻击之下,只要我们在受苦中经历到主了,我们就会变得柔软、柔细,我们就会被破碎,这样就能使生命的流释放出来。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我们犯了很严重的错误,使我们不能再往前,应该怎么办?假如撒但引诱我们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有任何一个过犯大到主不能赦免吗?不!没有一个错误是太大,或是太严重的;没有什么罪是主不能原谅的,也没有什么失败是祂不能把我们从其中挽回的。许多时候,姊妹会流着泪交通说,她不能再继续跟随主了,她觉得自己不够资格再和圣徒们一起聚集了,因为她犯了大错。这样的姊妹需要听见这样的话:不管妳做了什么,亲爱的姊妹,都过去了。妳只要取用主的宝血,回到召会生活中来。没有一个错误是太大,或是太严重的。如果妳犯了大错,只要简单取用主的宝血,然后继续与众圣徒一同追求主就好了。

 

问题:我们是不是有时候需要禁食祷告?

回答:禁食有它的价值,但是我们不能把它当作宗教的仪式来遵行。我们禁食的原因,是因为对某些事情心里太有负担,太过忧虑,以致于失去了胃口。许多时候,这还不光是生理或心理的作用,譬如我们心爱的人在死亡的边缘,我们还会有心情吃饭吗?我们会完全失去了胃口。在那个时候,我们只会为着健康和身体的缘故吃一点东西,而不是为着享受食物,这就是禁食。即使我们仍然吃一点东西,但是因着这么重的负担,我们实际上就是在禁食。若是我们在召会生活中过了多年,却从来没有禁食的经历,这是不健康的,这证明我们从来没有为着什么人或为着什么事有过很重的负担。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该对一些情形有负担到一个地步,叫我们来禁食祷告。

 

问题:使我们的心扩大的秘诀是什么?

回答:其实并没有秘诀,不过有一些实行会有帮助,譬如,学习吞苦水就是其中之一。妳越学习把许多事情吞下去,妳的心就越被扩大。如果妳被误会,被诬告,要试着把它吞下去,而不需要受搅扰。要领会,事情可以从许多不同的角度来看,要努力替别人找出原因和理由,但不要替自己找理由。这样妳的心就会被扩大。

 

问题:姊妹们如何决定要不要全时间来服事主?

回答:如果主引导妳全时间服事,那非常好,妳也应该与当地的长老们有交通。全时间的意思就是妳所有的时间都是为着给主使用的。我们有两种不同的全时间服事者,一种只是全时间来学习服事,另一种是接受托付一生全时间。原则上,你一开始来全时间服事都只是学习,妳把自己交出来仅仅是为着学习。这就是为什么李弟兄鼓励所有的大专生,毕业后都得花两年的时间去读生命读经、读主的话、进入真理,以及传福音,两年之后再决定找工作或是继续服事。我们当中有很多人全时间两年,他们知道自己并不是要一生全时间,但他们渴慕花两年的时间在主的话和真理上下工夫,这是很健康的。

  但是决定一生来全时间服事就需要有主的呼召,必须是主真正呼召了妳,而且当妳有了主的呼召之后,在妳的运作上也要有某种的显明。起头妳只是渴慕全时间来学习服事,并不需要在意妳的运作,来学两年就是了。但是当妳盼望一生全时间来服事的话,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妳有没有功用?妳能不能像全时间服事的人那样来运作、尽功用?如果妳不行,那么妳来全时间服事就会感到挫折,甚至妳有那么多的时间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运作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要想一生全时间来服事,妳必须在运作上有显明。── 朱韬枢《姊妹聚会信息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