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三之七篇 神的行政对姊妹的保护

 

前言

  在我们的家庭生活和召会生活之中,神都有祂神圣行政的安排。关于我们的家庭生活,圣经上说: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召会的头;祂自己乃是身体的救主。(弗五23)关于召会生活,圣经告诉我们:我且愿意你们知道,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林前十一3)首先,在家庭生活的实行上,丈夫是妻子的头;其次,在召会生活的实行上,弟兄是姊妹的头。如此一来,就把姊妹们放在一个很为难的地位上。

主所安排的为难

  很少有丈夫了解自己的妻子,也很少有弟兄了解姊妹,然而他们都以姊妹的头自居,因此作姊妹要比作弟兄难多了。丈夫告诉妻子该做什么,弟兄告诉姊妹该做什么,这完全符合圣经所说的,可是似乎是个很不公平的安排。主作弟兄的头是很合理的,因为主了解他们,主能告诉弟兄说:我知道你是谁,我知道你的情形,我了解你。但是弟兄却无法对姊妹说:我了解妳。相反的,弟兄并不了解姊妹,也不清楚姊妹的情况;丈夫也无法对他的妻子说:我了解妳。因为很少有丈夫真正了解他们的妻子。要弟兄来顺服主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姊妹来顺服弟兄或是顺服丈夫就不容易了。这个神圣的安排使得姊妹们面对一些为难的事。

  无论在家庭生活和召会生活中,这都是一个实际的问题。姊妹们经常是很属灵的,然而弟兄们却不那么属灵。姊妹一结了婚,一个不属灵的弟兄忽然间成了她的头,她要怎样来顺服丈夫呢?就连我们也要问主说: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你这样安排?召会生活也是一样,似乎让姊妹们来当长老,在处理召会的事上会少犯一些错误。弟兄犯的是大错,姊妹犯的是小错。姊妹所犯的错不是那么要紧,可是弟兄所犯的错会让整个召会的行动有了偏差,而这位犯错的弟兄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可能认为如果让姊妹来带头,召会生活会更好。但是无论如何,很显然的,主从来没有这样命定,主愿意告诉我们说:很简单:姊妹们,在家庭生活中,丈夫是妳的头;在召会生活中,弟兄们是妳的头。姊妹可能会跟主争辩说:可是,主阿,我的丈夫并没有以你作他的头。主就会回答:那是他的事,不是妳的事,妳的责任只要接受他作妳的头。

主在意为首权柄的原因:自我

  为什么主这么在意为首权柄这件事?因为我们在对付为首权柄这件事时,同时也就是在对付自我的问题。一个自我强的人,很难让他服在另一个人之下;一个人的自我愈强,他就愈难让别人作他的头。为什么女人要在男人的权柄之下?为什么妻子必须在丈夫的权柄之下?为什么神在祂的行政的安排里,要这样来命定?神如此命定的原因,是因为几乎所有的姊妹都有很强的自我。姊妹可以非常的自我中心,而且姊妹的自我和弟兄的自我又不一样,弟兄的自我比较容易对付。举例来说:丈夫和妻子争执的时候,大半谁赢?外面看似乎是丈夫赢了,可是实际上是妻子赢了。表面上是丈夫赢,私底下赢的是妻子。换句话说,妻子很聪明、很有智慧,知道怎么来掌握自己的丈夫,她知道怎样就会赢。一般说来,妻子都知道怎样控制丈夫,但是大部分的丈夫却不知道怎样控制妻子,这就是因为姊妹的自我比较强的缘故。因此主在祂的行政管理中,对于姊妹很强调为首权柄这件事。

  为什么圣经说丈夫是妻子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呢?我们追根究底就会发现,不是仅仅因为女人必须服在权柄之下,而是因为在女人的个性中有一种古怪的东西,是很难应付的。姊妹不管在什么情形里面,她的自我几乎都会出现,这就是为什么她们必须摆在合适的为首权柄之下。

  姊妹可能会看着她们的丈夫,心里想着:他怎么会是我的头?他到底是谁阿?那么不属灵!这不是一件小事。姊妹们可能看看自己的丈夫,心里就在盘算:读圣经,我丈夫读得比我好;传福音,他当然很有果效;在聚会中祷告,大家都大声阿们;在实际的服事上,他也很能干。就只有一件事,他不知道召会里真正的情形,可是我知道。最后这一样就让姊妹们有话可说了:在这么多事情当中,我知道最要紧的一样:我丈夫没有看见事情的真相,但是我看得非常清楚。她可能一再的坚持这一点,一直说到丈夫屈服为止,她才觉得自己办到了,之后她甚至还会告诉丈夫说:你来作头。姊妹常常对丈夫说:你为什么不作头呢?姊妹说这种话的时候,谁是真正的头呢?这就显示出她事实上是满了意见。她如果意见不那么多,不是那么坚持,她的丈夫自然不就作头了吗?他没办法作头的原因,就是因为妻子早已制服了他。这种夫妻关系很难实在不足为外人所道,但却是非常真实的情形。这就说出,在基本上,姊妹们的自我比较强也比较固执。

为首权柄是为着保护姊妹

  主之所以要求姊妹在家中顺服丈夫,在召会生活里顺服弟兄,不仅仅是为了维持等次而已,这更是为着姊妹本身的缘故。我们可以说,从一方面来看,姊妹的顺服是为了见证神行政的安排;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更重要的是,这乃是主给姊妹们的保护。举例说,基督是各人的头,弟兄们在召会生活中尽职的时候,一定要学习说:我们是在基督的为首权柄之下。当他们这样宣告的时候,只是为了维持等次,还是为了他们蒙保护?如果所有的弟兄都学到这个功课:我们乃是在耶稣基督的为首权柄之下。他们岂不受到了保护?岂不成长得好?召会生活岂不也会变得十分健康吗?神在祂的行政的安排里有等次,不是仅仅为着等次本身而已,祂的安排是为要使我们得保护。

  许多时候姊妹会向主抱怨:我不相信这是合理的,我比丈夫能干多了,为什么我必须服在他的下面?经常姊妹比丈夫更能干、更有见识,但是主的话很简单:作妻子的,丈夫是妳的头;在召会生活里,弟兄们是妳的头。如果姊妹争论说:主阿,为什么要这样?主就会说:为了妳,这是为着妳的缘故,为了使妳得保护。我们必须认识神神圣行政的安排,不仅是为了维持等次,祂的安排是为保护我们。

  亲爱的姊妹们,妳们若能明白主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为着保护妳们,那有多好!在家庭生活中,要试着这样来领会:当妳看到妳的丈夫,妳要领会不管他能不能干、属不属灵,他就是妳的保护,他的存在是为了保护妳。在召会生活中也要有这样的领会:当妳看看长老,妳可能觉得他们不知道自己在作什么,妳也可能觉得每次主在动工的时候,长老们反倒成了拦阻。其实这正是主为了使妳蒙保护所作的安排,主比妳更清楚整个情形,祂乃是从一个更高的观点来看万事。所以不管妳对长老的看法如何,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使妳蒙保护。

保护带进自由,也带来限制

  姊妹们,妳们在家庭生活和召会生活中操练的时候,应该有一个深刻的体会:我需要这样的安排为叫我得着保护,我不需要我所想要的自由。妳在合适的保护之下,的确就有真正的自由,妳在灵里的自由、释放是来自于健康的保护。妳应该明白:我在主面前是自由的,我可以在灵里自由的尽功用。同时我也要记得,我需要保护;在作任何决定的时候,我能够先和丈夫交通,和弟兄们交通,这都是为了叫我蒙保护。

  妳知道保护和限制是同一件事吗?弟兄们保护妳的同时,他们也限制妳。妳不可能只接受保护,却不接受限制;妳盼望得着健康的保护,也就必须接受限制。姊妹们,这是主为着妳所作的安排,因为妳的自我太强了,祂就用祂主宰的安排来限制妳、保护妳。妳若是认识这一点,就必蒙福。

健康成长必须有保护

  主会对我们这么说:我知道姊妹是如何被造的,因着她们被造的时候,有这么强的自我,所以我愿意把她们摆在适当的保护之下。姊妹们,一旦妳看见这个,就会感谢妳的丈夫,感谢召会生活里的弟兄们。妳会说:为着我的丈夫赞美主,他虽然不一定总是合乎我的胃口,但他是我的丈夫,他也是我的保护。我还要赞美主,在召会生活中,我有这一群弟兄们,他们看起来可能不一定总是很属灵,但他们是我的保护。这是主给姊妹们的保护,妳应当宝爱这样的保护,并认识这对于妳健康的成长是多么紧要。任何一位姊妹想要成长,任何一位姊妹想要合适的跟随主,都必须有这种保护,这样的保护越多越好。

为首权柄是活的,不是道理规条

  姊妹们,妳在考虑家庭生活和召会生活时,必须领会神不是刻意就是要把妳摆在什么人之下。不﹗神愿意保护妳,好使妳成为一个正常、健康、有用的人;祂愿意保护妳,使妳成长得好,运作得好,成为召会生活的祝福。不要把为首权柄这件事当作道理规条,要很灵活的来接受。一面妳认识在召会生活中,妳是在弟兄的权柄之下,一面妳还要知道主耶稣也在这里与妳同在。妳可以非常的自由,妳可以操练,可以祷告,可以与人来在一起聚集,可以传福音,甚至可以开始一个家聚会,请妳的丈夫扶持妳。这绝对没有问题,这绝不是不服权柄。但是如果在某些点上,妳的丈夫对妳说:妳最好现在不要这么作。那么妳就必须知道怎样停下来,这就是服在权柄之下。妳的操练可以很活、很自由,但是妳也知道妳需要在丈夫权柄的保护底下,这就是以活的方式来接受权柄。

姊妹应当谨慎─丈夫可能会成为她自我的发展的一部分

  我们已经看见了,为首权柄可以保护我们脱离自我。我们的自我会随着时间不断的成长发展,特别是在结婚之后,女人的自我可能会发展到一个地步,涵括了她的丈夫。一个女人若不是在召会生活中,她在结婚之后可能就会强迫丈夫来过自己所喜欢的生活,她会逼他有成功的事业,赚很多的钱。在召会生活中,这样的自我就更危险了。姊妹结婚之后,她盼望自己的丈夫,不是使徒起码也要是长老。姊妹们都希望嫁给属灵的弟兄,但是结婚之后,却发现丈夫并不属灵。对于每个作丈夫的,谁最能察觉到他不属灵呢?是他的妻子。他的妻子看见他生活中的每个细节,至终就会对他的属灵打问号。同时妻子也会逼迫丈夫,已婚的姊妹之所以会逼迫丈夫,是因为希望他更显明,更有功用。姊妹很容易会要求丈夫成为某种人,似乎她嫁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她对这个人的理想。她嫁的是对那个人的期望,她利用他来达到自己内心的期望。这就显示出她自我的力量,她的丈夫成为她达到目的的工具,姊妹可能会觉得:我生下来就是姊妹,不能作长老,但是起码我可以让我的丈夫作长老。

  姊妹们,妳们有多少人盼望妳的丈夫有一天终于能够改头换面、出人头地?妳们有多少人希望妳的丈夫更显明、更有功用?妳可能希望丈夫成为长老;如果他已经是长老,妳可能希望他更显明。妳可能下意识里希望他像某某弟兄一样会释放信息,可是他似乎没有这一份。在妳的想法里,妳和丈夫是一个人;他有什么成就,妳也有同样的成就;他当了长老,妳就成了长老夫人,甚至想要在幕后操纵。在这件事上妳们要很小心!不过也不要因为这些话太被定罪,只要明白这是一般的心态。妳的确应该希望丈夫成长、爱主,甚至于有某种程度的显明和功用。但是如果妳盼望他在召会生活中拥有特殊的地位,或有某种的显明,这就显示出妳的里面有些东西不是那么纯洁,这样一来妳的丈夫不但不能作为妳的保护,妳自己反而成为召会的拦阻。

  姊妹们,妳们一定要小心,这就是为什么主要说:丈夫是妳的头。不要强逼他,不要想办法去改造他,或去变化他,不要尝试把他作成另外一个人或另一个样子。妳嫁的是他这个人,不是嫁给一个盼望,也不是嫁给一个理想。我再说,妳一定要小心,要看见主的安排。如果妳有从主来的智慧,就会说:主阿,谢谢你,给了我这个丈夫。如果因着你的怜悯,他有一天成为带头的,我感谢你;如果他永远不是那么显明,主阿,我还是一样感谢你。他若能在聚会中分赐生命,主阿,我感谢你;但是如果他似乎一直不能分赐生命,主阿,我仍然感谢你。我嫁的是这位弟兄,谢谢你把他给了我。

  这并不是说妳就不在乎丈夫的成长和他的功用,妳当然应当和他站在一起,鼓励他,帮助他成长、显明。但是妳一定要明白,妳不是在逼迫他。妳可以与他一起成长,并且鼓励他,但不可以控制他。他是妳的头,妳不是他的头。姊妹们,要安息。作为一位姊妹,妳不仅在丈夫的保护之下,妳也在弟兄们和主自己的保护之下。作姊妹实在太好了﹗妳不需要挣扎,妳只要注意生命!注意活在主的面光之中!如果妳学习在生命里,在主的同在里,妳的丈夫就会从妳得着属灵的帮助,妳的家庭也会成为召会生活真正的祝福。

结语

  我们现在都能明了神神圣主宰的安排,为什么神把妳们亲爱的姊妹们安排在丈夫和弟兄们的权柄之下?这是为着妳们能得到保护。姊妹们,要接受这些保护,在召会生活中,妳的运作必须在这样的保护之下。要学习在召会生活里与弟兄们站在一起。也要学习和丈夫站在一起,不管妳觉得他属不属灵。不要去强迫或是操纵妳的丈夫,要知道他是为着叫妳得蒙保护,所有的弟兄都是为着叫妳得保护。为此,愿意我们都蒙主的怜悯。── 朱韬枢《姊妹聚会信息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