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三之九篇 问题与回答 ─ 关于召会生活

 

问题:在学的姊妹要如何在召会生活中合适的尽功用?

回答:在学的姊妹应该就是正常的尽功用。妳若是能够了解学生还是比较有时间,比较有弹性的,这样就能帮助妳正常的尽功用。妳可能觉得自己很忙,但事实上,比起将来的任何阶段,妳现在是一生中最有时间的。妳应该如何在召会生活中尽功用呢?就是正常的尽功用,妳还要珍惜时间。另一面,也要珍惜主所为妳预备的校园,要在那个校园里,好好的运用时间来劳苦。

问题:我所在的地方有一些年轻的姊妹,我对她们很有负担。但是,最近我觉得有些失望,因为她们似乎还是受世上许多人事物的吸引,没有什么心来爱主,也没有心在召会生活里往前。我如何实际的帮助她们,而不论断她们,也不控告她们?

回答:妳要得着一个人成为公会或是其它基督教团体的会友,不需要出什么代价;妳要带人来爱主并投身在召会生活中,是需要付出很高的代价。这就是召会和公会的不同。召会和公会都是尽可能的来帮助人,但公会所用的原则是:我们要给你什么,才能让你成为我们的教友?牧师的工作就是尽力来取悦他的会友,他必须设计各式各样的活动,来满足他们的需要,他要学习在主日早晨讲一篇不超过十五分钟的道。人来聚会不是为着真理,也不那么在意基督,他们只关心这里的活动能不能适合他们的需要。

  就某种意义而言,我们甚至可以说公会是在收买会员,牧师和会友之间有相互的利益关系,牧师会说:我给你一些东西,你也要给我一些东西。在永远里,我给你天堂;在现今,我给你社交生活、娱乐,和咨询的服务。所以,你得成为我的会友,偶尔给我一些奉献,作为回报。这就是利益交换。

  和公会比起来,召会生活不能给你任何东西,反而要你献上一切。一旦你进到召会生活中,不是你能得到什么好处,而是你的一切都要给主,这就是我们和公会之间极大的不同。但是许多时候我们在召会生活中,也采取了公会的作法,用同样的方式去照顾人,去带人进来。可能我们不是故意这样作,但是不知不觉就落入这种情形里。

  例如,我们请人来家里吃饭,花时间和他们在一起,这是对的,但是我们却以为这样一来,他们就会把自己摆进召会生活了。没有一个人会因着我们供应美味的食物,而把一生交给主的。我们的确应该请人到家里来,但不是为了贿赂他们。要知道只是一顿晚餐是不够的,为什么?因为我们不是公会,公会里有一些相互的东西:我配合你,你迎合我。我为你设计活动,你要来我这里作礼拜。但是当你来到召会生活中,你看见了:这是神的神圣经纶!这是神永远的目的!忽然间,一切都变得这么高,你就知道这需要摆上你的一生,需要摆上你所有的时间,需要摆上你全部的所是,还需要摆上你的全人。你不再有前途,不再有世界,也不再有娱乐,你只有基督。

  当然,我们都会说:阿们﹗这太好了﹗但是这对于那些还没有真正接触到召会生活的人来说,就不知道我们在讲什么。这位姊妹说:我对年轻人有负担。这是很健康的。但是姊妹,妳要明白这些年轻人不会只因为妳对他们有负担,把他们照顾得很好,他们就愿意把自己奉献给主,他们知道摆进召会生活不是一件小事。

  许多从前在基督教里的人,现在要进入召会生活,就必须先作一个考虑:我要不要走这条路?一旦走上这条路,一切就都完了。我一进到这里,就没有任何东西留下来为着自己,一切都属于主了。许多人在还没有进入召会生活之前,就看到这一点。在今天这个时代,年轻的女孩只要来参加几次聚会,她们就会知道走这条路会发生什么事。她只要看看姊妹们,就知道她必须要付出代价。如果她走召会的路,她的生活就会变得很简单,人不必告诉她:妳一旦进入召会生活,其它一切就了了。她只要看看姊妹们的脸就知道了。因此不管她多么享受妳的爱心和关怀,不管妳请她吃过多少次爱筵,她还是必须考虑:这样值得吗?这值得我投入我的一生吗?因为她知道若要进入召会生活,就需要付上很大的代价。

  因着这个真实的情形,我们又该如何帮助这些在我们心里有负担的人呢?我们必须帮助他们知道如何在灵里享受主。我们为了要有果子,不论是对邻居、对同事、或是对召会里的年轻人,我们都得清楚,我若不能帮助他们对基督有内里的享受,他们是不会来走这条路的。他们可能想作妳的好朋友,但是他们却又知道妳是为着主的,这样作朋友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就会感觉到即使要和妳保持友谊也是不容易的,就算妳不说出来,他们也会因妳的所是感觉被定罪。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学习帮助人享受主。如果妳对一些年轻的姊妹有负担,妳一定要帮助她们摸着灵。人愿意把自己奉献给主,是因着在灵里摸着了主;是因着他们尝到了非常美妙、非常神圣的属天滋味,他们尝到了神自己,这才会使人甘愿放弃世界,进入召会生活。他们需要一种比世上一切的享受更高的享受,然后才会撇弃一切。

  如果我们渴慕结果子,这不是一件请人吃吃饭、享受享受的事。我们必须帮助人在灵里摸着最高的享受,在这样的享受中,他们就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我们这样在人身上的劳苦,还必须要坚忍持续。题出这个问题的姊妹要清楚:我和这些年轻姊妹们在一起,是因为我对她们有负担。她们可能还是爱世界的,但是我不失望,只要我还跟她们在一起,我就要帮助她们得着最高的享受。可能她们还没有预备好,但是迟早我要和她们一起祷告,和她们一起享受主的话。等主的时候一到,我就要帮助她们摸着宇宙中最高的享受,这样她们就会爱主,并且愿意为主的缘故,付上任何代价。

  当我们爱主的时候,我们一点不感觉自己实际上在付代价。我们会觉得爱主、服事主是何等的荣耀,不觉得自己牺牲了什么,因为我们的享受太高了,我们与弟兄姊妹在一起是活在神给人最高的生活当中。我们在照顾人的时候,应该带给他们同样的享受。和他们保持良好的关系是需要的,但仅仅如此还不够,良好的关系是一个凭借,是为着认识人,让他们能够向我们敞开,并且更能够被带进这样的享受里。至终能够让人跟随主,撇弃世界的,乃是他们在灵里的享受。我们不应该信靠其它任何的事物,我们必须带他们进入这样的享受里。

  如果有新人来到聚会当中,我们也不必太兴奋,聚会本身并没有太大意义。重要的是在聚会之外的生活中,有人能够帮助这些新人进入对基督的经历。如果没有人这样带领他们,最后他们还是要去寻找合适他们的地方。对于那些我们有负担的人,我们要帮助他们在灵中摸着最高的享受,这才会让他们丢弃万事,为着召会生活。── 朱韬枢《姊妹聚会信息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