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五之六篇 问题与回答(二)

 

问题:如果主给了我们一个特别的负担,是关于召会中的某项事务,我们应该

   如何合式的跟弟兄们交通,而不给人感觉我们是越过了自己的位置或是

   在指挥弟兄?

回答:这很难。我的建议是告诉弟兄们你的负担,却不要告诉他们该怎么做,你只要把自己的感觉交通出来就好了。有时候弟兄会因着姊妹的建议不高兴,可是主的确在姊妹里面产生一些感觉,因为姊妹能够看见一些弟兄看不到的事。例如,弟兄永远看不见灰尘,但是姊妹一看到灰尘就会去打扫。因此,姊妹若是看到一些情形,不知道如何处理,最好就是和带领的弟兄交通,她就会知道弟兄们的感觉如何。

 过召会生活,以及在主恢复里往前的秘诀,就是不要被冒犯。有时弟兄不了解你,甚至对你发脾气,你不要被冒犯了,这是弟兄们当时的情形。如果你没有学到这个秘诀,就很难留在主恢复里。在主的恢复中,我们的确强调等次,但是要留在等次里,我们必须要很属灵。无论如何,不要太在意弟兄们对你交通的反应,你仍旧是一位好姊妹,你不是因着弟兄们的和颜悦色而到召会生活中。无论你受到什么待遇,都要是因着主而留在召会生活当中。

 

问题:我所在的召会中只有一位弟兄,另外有位姊妹,她在召会生活里的时间

   比这位弟兄更久,这位姊妹很强。请问在召会里谁应该由谁来带头呢?

   我的灵里很受搅扰,当这位姊妹和我单独交通的时候,我的灵一样受搅

   扰。这次的特会对我很有帮助,我愿意与她有些交通。

回答:圣经中的确题到一些召会里刚强的姊妹。想想百基拉和亚居拉这对夫妇,他们两人差不多同时得救,在我的想象中,亚居拉是一位忠实而平凡的弟兄,他可能很能干,但是却不太说话;他的姊妹就正好相反,非常的积极,总是在说话,非常的突出。当他们在以弗所遇见亚波罗时(徒十八24-26),他们把亚波罗带到家里,百基拉就开始教导亚波罗,她所教导的可能不是很高,因为不久之后保罗到了以弗所,那时信徒才借着保罗的帮助受了圣灵(徒十九1-7)。

 也可能是因着百基拉的鼓励,亚波罗去了哥林多,那是百基拉和亚居拉得救的所在,结果哥林多召会产生了分裂。有人说自己是属保罗的,也有人说他们是属亚波罗的,因为亚波罗是个很会讲道的人。然而圣经对于百基拉的记载全都是正面的,整本圣经对这位姊妹没有任何的责难,至终她和亚居拉搬到罗马,罗马召会也是在他们的家中聚会。甚至保罗向他们问安时,他也是先题到姊妹的名字(罗十六3)。

 姊妹也是圣徒,身为圣徒,你可以尽量的尽功用,只是姊妹要知道自己的限制,姊妹有姊妹的位置。假设一个召会里有一位很属灵的姊妹,相较之下弟兄们比较幼嫩,甚至于是这位姊妹带得救的,在这样的情形里,弟兄们还是要学习带头,这位姊妹可以借着扶持弟兄有甜美的运作。

 如果召会里只有一位弟兄,我建议你们去祷告主,然后为主劳苦,再去多得两位弟兄。姊妹们应该尽力扶持这位弟兄,但是也不要伤害其它姊妹的功用。如果你伤害了任何一位姊妹的功用,召会的资源就会变得更薄弱了。一位弟兄的功用很有限,召会需要所有的圣徒一起尽功用。姊妹可以在聚会里申言,但是不应该教导;姊妹可以为主说话,甚至讲解圣经,但是不要教导,也不要去告诉弟兄该作什么。

 问这个问题的姊妹,我建议你不要太去制造话题。如果另外那位姊妹多尽功用,你就更多和她有祷告。很少人会因着我们的劝戒而改变自己,但是人会因着我们的爱而改变。回到你的召会中,在爱里和这位姊妹交通,甚至定规自己更多和她一起祷告,更多和她一同劳苦,直到你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消失了为止。这样,若是这位姊妹有任何的短处,也能被遮盖,被挽回过来。

 

问题:单身姊妹在婚前如何完全被主使用?单身和已婚的姊妹在召会中的功用

   有何不同?

回答:单身姊妹和已婚姊妹最大的不同是在家庭,已婚的夫妇比单身的姊妹要有更多的功用。你可能以为姊妹一结了婚,有了孩子以后,就不能作什么了。我不同意这样的说法,除非单身姊妹是住在姊妹之家,而那个家是以一个单位来运作的,否则单身姊妹的功用很有限。原则上,结婚的家庭可以有更多的运作,因为圣经告诉我们,召会生活的运作是透过家庭的。早期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圣徒是挨家挨户聚会的,每一个家都是召会里小小的运作单位。

 因此,单身姊妹要学习和有家庭的人一同来运作。如果你住在姊妹之家,那就不同了,如果你不是住在姊妹之家,就不要单独努力去作什么,你可以和附近的姊妹之家一起,或是和一对夫妇一起,这样你所接触的人就会接触到一个家。已婚的姊妹可能不容易出去接触人,校园里单身的姊妹有无限多的接触机会,有成千上百的学生等着你去接触。即使你已经在职,你还是比已婚的姊妹有更大的空间,已婚的姊妹一下班就要冲回家去照顾家庭,因此很少有机会能和同事熟识。单身的姊妹就可以和女同事一起去吃晚餐,发展彼此的友谊。这是一个机会来运用家庭的力量,你可以邀请你的朋友到圣徒家里去吃饭。单身的姊妹若是能这样和家庭同工,召会生活会非常兴旺。我要说,主能借着这样的运作更多的祝福召会。

 

问题:蒙头的意义是什么?我应当如何蒙头而不是只作一个表面的形式?

回答:我鼓励姊妹们蒙头,虽然这不是一个定规。你蒙头不是为着自己的缘故,而是为着弟兄们的缘故。许多次我见到姊妹们合式的遮盖自己的头,我就得着光照。她们的蒙头对我说,你是位合式的弟兄吗?不仅如此,蒙头也使撒但蒙羞,撒但之所以成为撒但,就是因为他没有蒙头。夏娃所以犯罪,也是因为她在那件事上没有蒙头。蒙头是件好事。

 你们的蒙头帽应当简单、合式,表达出我们的立场,但是不要弄得太花俏。有些公会里的妇女戴帽子,每周都成了帽子大赛,比赛谁的帽子最好看,这不是蒙头,这反而是一种暴露,所以不要把蒙头帽弄得太漂亮。我也鼓励你不要戴和其它姊妹一样的蒙头帽,如果我们把蒙头帽的样式统一起来,就变得非常排外了。

 

问题:姊妹合式在擘饼聚会中擘开饼吗?

回答:只要是众人能见到的事,姊妹都不要作太多。召会里显明的事,像是报告、带聚会、或是擘饼,最好姊妹都不要作。这是根据两个男人在田里、两个妇人在磨坊的比喻(太廿四40-41),弟兄在白天工作,姊妹在夜晚工作。夜晚可以指主再来之前的时候,或者是困难的时期,当召会在艰难的时候,姊妹应该更加劳苦,将弟兄出产的粮食变为食物。在妇人找钱的比喻里(路十五8-10),她是关上门,点上灯来找钱。在这个原则里,任何显在人前的或是醒目的事,都试着不要去作。如果你真觉得主带领你去擘开饼,特别是在家庭中的小型擘饼聚会时,你可以去作,但是不要成为一个固定的实行。

 

问题:姊妹如何让主有路,与弟兄们配合预备主的再来?姊妹如何在每天的召

   会生活里来应用主的路?

回答:这个问题很属灵,也很不好回答。事实上,主在每个人身上的路都不一样,虽然祂的原则是一样的。你应当每天晨兴、读经,把自己摆在召会生活里,并且照顾圣徒。这些都是原则,但是要如何实行,就完全在乎个人。

 

问题:我们如何学习推磨呢?如何把弟兄们所出产的小麦变成营养的食品?

回答:这也是个属灵的问题,同样不好答。每一项属灵的操练都联于一个特定的原则。首先,你需要有属灵的看见。如果你想在召会生活里尽功用,但是却没有属灵的看见,那么弟兄们可能已经出产了许多的食物,但是你却一点也看不到。

 第二,这个看见必须激发我们里面的负担。在一个特会当中,你可能有一些看见,你的看见必须在你里面成为动力,这个看见成为你的负担。

 第三,从这个负担里,你应该有一些的劳苦。许多时候圣徒没有看见,或者有了看见却没有负担,甚至于有了看见,也产生了负担,但是却没有劳苦。我们可能对人有负担,但什么都不作,就是有负担却没有劳苦,这在召会生活中非常常见。最好你有了负担,就进到负担里来劳苦,照着实行。你可能很享受特会的信息,有负担要进入这些信息,你就可以把信息听抄出来,挑出要命的点来和姊妹们一同进入。

 第四,从你的劳苦里产生某种召会生活的实行。我们都应该这样操练,否则召会生活就成了聚会生活,大家只是去聚会,聚完会回家,弟兄们可能释放许多信息,却产生不出任何果效。如果弟兄所说话让你受到鼓励,你就回去劳苦,照着实行,这样许多的圣徒就能看到你所看见的,这样的召会生活就太好了。我们若是都这样实行,召会会何等的蒙福。

 至于我们要如何将小麦变成食品?你听完一篇信息以后,要先劳苦,叫这篇信息向着你说话。若是信息和你的距离很远,很快你就会忘记了。召会生活里不断的有新的丰富产生,我们很容易就忘记手边原有的,因此你要停留在其中,在主所给你的感动里劳苦。李弟兄产生了许多的丰富,需要无数的弟兄姊妹在夜间推磨,把它变成可享受的食物,我们都要这样学习。

 

问题:我们对于儿童服事很有负担,应当要怎么作?如何完成我们的负担,又

   不叫人感觉我们是负责的人?如何带领更多的圣徒进到服事里?

回答:如果你负责儿童服事,你就是负责人。我们说姊妹不能作头,意思不是姊妹什么事也不能作。如果你对儿童服事有负担,就去担起这项服事。姊妹不作头,意思不是姊妹要成为机器人,一个口令一个动作,从来不提出自己的意见。我们在召会生活里应当很轻松、很自由,该负责的时候,就把责任担起来。

 你想邀请圣徒进到服事里,只要在聚会里把这个需要交通出来。在你宣布之前,先和长老有交通,然后在聚会里,把儿童服事的需要交通出来,请有负担的弟兄姊妹和你联络。姊妹能够这样有负担,积极的来操练,实在是甜美。

 

问题:当一些负面的思想出现的时候,譬如批评、闲话、抱怨或是冒犯,我很

   难把这些东西丢开,这些思想好像一直追着我跑。如果当时硬压下来,

   之后一定会更厉害的爆发出来,要治死这些东西似乎是很难。

回答:这也是我的经历,你试着不要发脾气,如果当场没有发作,之后一定也会爆发出来。所以不要努力去压制你的脾气,当然也不要去鼓动它。

 我举一个例子,你到洛杉矶去,以为天气一定会很好,可是恰巧来了四个台风,雨一直下个不停,你觉得自己不像在洛杉矶,好像到了台湾一样,但是事实上你人是在洛杉矶。脾气就像台风一样,虽然你发了脾气,你人其实是还是在天上。你只要注意自己的生活,这样你对脾气的忧虑就会消失,因为你实际是在天上。

 不要努力去胜过你的软弱,相反的,你要去享受它。如果你不软弱,怎么能明白主的恩典?在你的软弱之中,不要一直想着撒但如何胜过你,你要专心想主,这样你就不会因着软弱而颓丧,相反的,你能够好好的享受主。

 

问题:姊妹若是有个对召会有帮助的好想法,她应该怎样交通出来?

回答:如果姊妹有一个能对召会有帮助的想法,去找长老交通并没有错。问题是姊妹太在意要不要去作一件事,你应该学习注意如何去作它。譬如说,你觉得召会需要更多的祷告,你也知道一些姊妹没有工作,她们应该有时间来在一起祷告。你有负担请姊妹们一同祷告,长老一定不会说你意见太多。但是要实行你的负担,你要有对的做法。如果你很甜美的去和长老交通,没有人会责备你。但是如果你在聚会中站起来,责备姊妹们都太懒散了,她们应该一起来和你祷告,那么你就是自找麻烦,这样的交通会很冒犯人。一位刚强的姊妹在召会生活里合式的运作是召会的祝福,如果运作得不合式,就会导致许多的问题。

 

问题:姊妹可以化妆吗?

回答:这不是对错的问题,这完全在于主给你个人的带领。我愿意藉这个机会对作妻子的姊妹说一些话,许多妻子仪容不整,想藉此证明她们很贤慧,她们要向丈夫表示自己是何等的忠实和劳苦,因此没有时间顾到仪表。你们千万不要这样作,即使只是你和丈夫单独在一起,也要注意到外表,这样才是合式、有智慧的做法。

 说到化妆,我赞成有合式的装扮。你在家的时候,即使只有丈夫一个人在,你也要有庄重的仪表,不要邋邋遢遢的,去聚会时也是一样。但是你不要因此就开始去买新衣服,作头发,把脸涂得五颜六色的。我们要小心不能属世,但是一定要合宜的装扮自己。

 

问题:我觉得在召会生活里,弟兄不鼓励姊妹外出工作,但是就我的感觉,我

   如果出去工作,无论是对家庭或是对召会都比较好。我为此有很多的祷

   告,但是我还在等待答案。

回答:就着今天在美国的生活标准,妻子若是不出去工作是不容易的。为了要付房屋贷款,缴孩子的教育费,还要供两部车,妻子就非工作不可。如果你不想工作,方法很简单,就是不要受任何事物的吸引,以现有的一切为满足。

 妻子出外全职工作有很多理由,经济需要当然是其中之一,但这不应该成为唯一的理由。如果是这样,你就应当学习过简单的生活。另外一个理由是妻子需要自我的挑战,今天许多妇女受过高等的教育,整天待在家里对她们来说是很难的。如果妻子实在受不了光是待在家里,就应该出去找个工作。不过我强调,每天不要工作太长的时间,最好只上半天班,纾解一下压力,这样一面她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一面也还有时间为着召会生活。你能为召会摆上多少都根据于你的时间。我鼓励姊妹们过简单的生活,尽量把晚上的时间空出来为着其它的人,这样你的家才能成为身体的祝福。

 

问题:我常常不知道顺服和有意见的区别在哪,我们应当顺服到什么样的程

   度?我们应该像机器人一样,只是服从命令吗?好像不管我说什么,都

   变成是有意见。

回答:顺服是你这个人的问题,不是你作什么事的问题。顺服的人不管作什么都是顺服的,但是你可能作一件顺服的事,仍然不是个顺服的人。你要知道,作顺服的姊妹是在于你这个人,你能看到自己在召会和家庭里的位置。并不是说你就没有从主来的引导,你当然可以有很多从主来的说话。至于意见,如果你觉得你想要说的是意见,那就不要讲;如果觉得不是意见,就说出来。不要把自己弄得很复杂,只要简单、安息就好了。

 

问题:弟兄说家聚会应该占有召会生活百分之八十的时间。假如我一周已经有

   两个聚会了,我应该再有多少聚会呢?

回答:召会生活不是聚会生活,召会生活是我们和其它人一起的生活。要共同实行召会生活,意思是我的家和我的生活是向你敞开的,你的家和你每天的生活也是向着我和其它人敞开的。让主来带领你每周要有几次的聚会,但要试着在每天的生活里和其它的圣徒有联系,试着在生活里帮助其它的人。── 朱韬枢《姊妹聚会信息系列》